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开荤
    转眼就到了猫冬的日子,一般这样的日子大家都没啥活,家里的男人会砍砍柴。年轻人会聚在一起结伴上山打打猎,套套野兔子。女人们就开始打些浆糊,把家里的破布一层层地粘起来开始纳鞋底。

    自个纳鞋底就有些无趣,于是女人们就窜门子岛关系好的家里头,坐在炕头上一边纳着鞋底子一边唠嗑。

    这一天吴红梅领着自己的两个媳妇到了席林家来窜门子,李秀兰正和奶奶坐在炕上忙活着,一看到人来了忙招呼人上炕,冬天冷得很到了炕上还得拿旧年里的破被子盖在脚上才够舒服。

    吴红梅上了炕,感觉进门时没看到家里的男人,就问道:“爹和大侄子出去啦?怎么不在家呀!”

    李秀丽笑了笑:“这不看见囡囡也四个多月了,可以给她开荤喝点汤,就去外头寻摸东西去了。”

    “哟,时间过得忒快了,我们囡囡眼看这就要长大了,我们家的囡囡可算是蜜罐里长大的,不是我说大侄子对闺女可真是没得说的,我还没见过哪个当爹的这么宠闺女的。”吴红梅感叹着。

    李秀兰故意酸道:“可不是你说的这样,现在家里就闺女是他的心肝儿。”

    席壮媳妇听了笑她:“原来的心肝儿是你,现在心肝儿都换人了。”

    李秀兰听了可不依笑着捶了她一下,席宝儿在一旁可委屈了,她傻爹那是爱逗她好不好,她可经常被她家爹娘塞一嘴狗粮,这黑锅她可不背。

    席森媳妇还没有孩子,这会看到席宝儿一个人躺在炕上乖巧的很。忙上前抱了起来:“娘你看囡囡越长越俊了,这小模样看了叫人心里软得很,难怪大哥那么疼她,要是我也能生这么个闺女,我就知足了。”

    大伙儿听着她这样说都不由地笑了起来,葛壮媳妇笑她:“那你真该好好抱抱囡囡,据说抱着这些刚生没多久的娃容易怀上孩子。”

    席森媳妇听了一喜:“那我今天就不纳鞋底子了,我就抱着囡囡好了。”

    “你也就能在这会儿抱着囡囡,等你大哥回来了可是抱着不撒手的,就怕人家和她抢闺女呢!”李秀兰打趣着弟媳妇道。

    席宝儿被抱在怀里也是乖乖的,她还挺喜欢这个婶婶的,长得温温柔柔的,说起话来也是轻声细语的,让人感觉挺舒服。

    不像她的那个三婶婶人不聪明就算了,还眼皮子浅都跑到家里来要东西了。真是丑人多作怪,听她娘说,因为要东西的事,她三叔不高兴着呢,然后她那三婶婶就跑回娘家去了。

    她们这一大家子人都还好,算得上是相处得和睦的了,可世事总是这样不可能样样都是好的,比起她娘的娘家人来,这个三婶还算是好的了,就只敢暗地里要些东西。

    吴红梅看了看婆婆手里做着的东西,问道:“娘你这做的是啥呢,怪好看的。”

    奶奶年纪大了,家里的小辈都怕她累着,不让纳鞋底子,于是她就拿了以前的旧衣裳,准备拆了然后做成小衣裳,囡囡眼看就要大了,得穿更多衣服了。

    前面她家老三拿了两块布来,她打算等周岁了再做给囡囡穿,这年头什么都紧张一个小娃娃也不好太出格。

    家里的人还好顶多觉得她偏心就是了,如果外人看到了就不好了。

    “我把以前不穿的旧衣服拆了,给囡囡做衣裳穿,一个女娃儿怎么也不能穿得太丢人不是。”奶奶一边忙活一边回答。

    “还是娘的手巧做起来就像是新的一样,我们家的闺女就得好好打扮一下,这可是我们家头一个闺女呀!

    一屋子的女人还不知道有几台戏在唱着,突然席壮媳妇来了一句:“马上就要年底了,该杀猪了吧,到时候煮了杀猪菜就可以好好地吃一顿了。

    吴红梅听了就笑道:“你是不是馋了,人家说小孩子嘴馋,你都是孩子她娘了,怎么还这么馋?”

    “一个冬天都是咸菜白菜,一点荤腥都看不到,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可不想得紧。”

    席宝儿一听到杀猪菜就立马精神起来,她只在书上看到过还没见到过,现在有机会亲身体验一下,感觉好兴奋呀!

    她一激动起来就忘了她现在还是个小奶娃,怎么能吃口味那么重的东西。

    正当席宝儿被自己脑子里想象的杀猪菜馋得口水直流时,就被外面她爹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

    李秀兰听到自家男人的声音,忙走出去一看,好家伙只见她男人手上提了好大一条鱼,估计得有个五六斤的样子。

    “媳妇你看看我手上的鱼大吧,今天可以一家人好好开开荤了。”席林得意道。

    “你去哪抓了这么大一条鱼呀?”李秀兰疑惑道。

    “爷和我一起去了大河那里,在冰上开了个大口子这鱼就跳了出来,往年也没抓到这么大的,今天奇了怪了一抓就抓了这大头的,袋子里还有几条小的,今个可以来个全鱼宴了。”

    李秀兰听了好笑:“你忘了现在是吃大锅饭了,还全鱼宴别想得那么美了。”

    席林一听自己都忘了还有这一茬,不过没关系家里还有酸菜,用酸菜炖鱼那滋味可老好了,可以去食堂把那些个玉米碴子饼领回来,在家里就着鱼汤吃,光想想就觉得很美了。

    心动不如行动眼看着就要到吃饭的点了,席林叫自个媳妇去地窖里拿酸菜出来,自己就忙活着杀鱼了。

    屋里的人早就听到了这外头的动静了,这会儿都出来帮着忙,今天可真是开荤的好日子,大家都不由的这样感叹。

    大家伙一通忙活,一大盆香喷喷的酸菜鱼做好,还放了辣子那滋味可别提多带劲了。

    于是一大家子的人都围着桌子吃了起来,席森玩笑道:“上次吃得这么香还是再囡囡的满月宴上,这回囡囡开荤我们大家也蹭她的光,开一回荤我们家囡囡是不是命里带肉呀,这么到了她的好日子我们都有肉吃。”

    席林听了得意极了:“那你可得好好巴结我家闺女一下,让你以后有肉吃。”

    此时的席宝儿却是没那个好心情,换做是谁恐怕都开心不起来,今个儿明明是她开荤的日子,她都还没吃上怎么这些当长辈的还在她面前大吃大喝。

    这样你们真的会失去我的知不知道,可大家也不知道席宝儿的怨念,就是知道了这会也没功夫理了,还是给肚子添点油水要紧。

    到了晚上席宝儿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鱼汤,原来是因为要炖久点才会把肉也炖得烂烂的,然后把刺给挑了才能喂给她。

    喝着美味无比的鱼汤,席宝儿终于觉得人生圆满了,你说她容易吗,口水都不知道流了多少才喝到了这鱼汤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