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杀猪菜
    随着年关的到来,日子仿佛热闹起来。今年年景不错,过冬前负责养猪的队员打的青草足够多,混着些树叶放在水缸里发酵然后喂猪。

    到了冬天就用干草面,红薯根和秧面喂猪,因为猪食充足今年队里的养猪场里的猪个头都还不错,除去今年上交猪的数额指标,也没剩下多少,煮一次杀猪菜让队员们打打牙祭也就差不多了。

    过了腊八这天也就是杀猪的日子了,一大早队里的晒谷场上就热闹的不行,场子上用石头搭建了简易的灶头,大锅里的水烧得滚开。

    席林来到场上时就看见待宰的猪已经被队员们用特地搓好的麻绳把四腿和嘴巴都绑的结结实实的,放在了大桌子上。

    负责杀猪的的老胡嘴里咬着发亮的尖刀,一只脚踩在猪的身上,一只手在猪的脖子上摸着,找准了位置就猛地下手一捅,随后又大力的把刀子一抽,猪血就喷射了出来,早有队员拿着大盆子接起了血。

    一边接一边用特制的大竹筷用力地搅拌着,这些血就是拿来做血肠的的,里面放些肠油和花椒面就往洗好的肠子里灌。

    肠子要洗得干净,一般要用盐和着些面粉这样洗出来的才干净,还要反复搓揉反复冲洗。

    老胡熟练地给猪开膛破肚,边上围着好些小孩,队里的小孩是最喜欢看杀猪的了,这年头也没有什么娱乐,到了杀猪这一天就像过年一样,不但有刺激的场面看,还能吃到香香的肉。

    卫国在人群里看到了席林,忙挤了过去拍了拍席林的肩膀:“你今个怎么来晚了,我还一直在人群里找你呢!”

    席林得意地笑了笑:“我也想早点来的,可是我家闺女抓着我不放,我好不容易才挣脱了跑出来的,你没看我闺女哭得那个可怜呀,我都想抱着她来了,还是我奶说怕吓着我闺女,她还小被惊了魂就不好了。”

    席林哪里知道席宝儿是看上次出来溜达得逞了,所以这次故技重施赖着她爹,怎么知道这回不灵了,她都祭出哭招了也没能出来看她心心念念的杀猪菜,这会正在家里郁闷着呢!

    卫国看着席林那个得瑟劲气就不打一处来,生了个闺女就把尾巴翘上了天,虽然说这个闺女确实看着标志极了,可是整天这样得瑟也是会讨人厌的。

    两人边看着杀猪边唠着嗑,场上的人也忙的热火朝天。

    吴红梅正领着自己家的大媳妇灌着血肠,手里活忙不停嘴里也没闲着:“壮子媳妇你前一段不是刚想吃杀猪菜,今个好了能如愿了,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葛壮媳妇闻言笑了笑:“可不是娘你可说对了,我最近可是特别的馋,做梦都想吃这顿杀猪菜。”

    吴红梅以为媳妇只是犯了馋也没有往别处想,两婆媳有说有笑地忙着手中的活。

    另一边的席木媳妇和席森媳妇也在切着酸菜,席木媳妇是被她娘劝回来的,本来她还等她男人去接她回来,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来接,她有些没脸也堵着气不回来。

    后来还是她娘好说歹说,再加上她也惦记着这顿杀猪菜就回来了。

    她看见葛壮媳妇和婆婆那个亲热劲不由得有些眼热,要说她也是个能说会道的,可是和婆婆却没有像嫂子那样亲热。

    她捅了捅弟媳妇道:“你看嫂子把咱娘哄的多高兴呀!也不知道两个人说啥呢嘴都笑歪了。”

    席森媳妇听了也很无奈:“你怎么能这样埋汰娘和嫂子,仔细娘听到了捶你。”

    席木媳妇回过神来:“我就随口说说,你可别和娘说,上次的事席木到这会儿还不理我呢,我也没做错什么,如果没我那一遭,你们可不是也分不到东西。”

    席森媳妇摇摇头,这个嫂子人不坏可却是有点小心眼,于是劝道:“奶奶那样的人如果愿意给你她自然会给你,你去要了不就掉了份。

    再说那些可是三叔寄给两老的,也不是我们这些小辈该惦记的,三叔孝顺老人应当应份,可是却没有道理养着我们这些小辈。”

    席木媳妇听了也觉得有些道理,不过还是回答道:“我们不拿不就全都便宜了席林家了吗?你又不是不知道奶奶有多疼她这个大孙子。”

    “奶奶多疼大堂哥是因为他从小没了父母,所以才偏疼他的。”

    席木媳妇可不认同弟媳妇的话,不过也没再多说什么,就安静地干起活来。

    今天负责煮杀猪菜的就是在食堂掌勺的王大娘,她的杀猪菜做得挺不错的,其实说起来席林做得杀猪菜才叫一绝,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大家并不知道他的手艺。

    王大娘早就着一锅开水开始烀肉了,得先把肉切成大小一样的方块,放到烧开水的大锅里煮,然后把切好的晶莹剔透的酸菜放下锅,最后放入血肠。

    煮血肠可是个技术活儿,得一边煮一边给刺着小洞,血肠得嫩但是又要煮熟。

    席林看杀猪菜煮得差不多了,和卫国说了声就往家里赶。他家老的老小的小,这么大冷天的可不好来凑着热闹。

    不过现在都快煮好了,还不得赶紧家去叫她们来趁热吃,毕竟是难得的牙祭呀!

    席宝儿被太奶奶抱在怀里哄着,自从她爹出了门后她就一直撅着小嘴,谁也不爱理,李秀兰看她这样说道:“奶奶你别惯着她了,就一个小娃儿气性还这么大,长大了可不还要上天了。”

    奶奶可不爱听这话:“我囡囡可乖着呢,你当娘的可不许这么说她。”

    李秀兰莞尔好了这恶人还做不得了:“好好好,我不说了现在囡囡可是你们的小心肝儿,我这当娘的可不就是路边的野草了。”

    “你这么大的人了还吃女儿的味呀,囡囡还小偏疼些也是应该的,你就让你男人疼你吧!”

    李秀兰被奶奶说得不由脸红起来,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就在这当口席林正好走进屋来,奶奶指着李秀兰道:“你媳妇等着你疼她呢!”

    席林被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奶奶看李秀兰羞得那个样子也就不在打趣自己孙媳妇了。

    这一幕就是连生气的席宝儿都忘了接着气下去了,她太奶奶可真是厉害专治她娘,以后她可有对付她娘的法宝了。

    一家人到了食堂,刚好杀猪菜煮好正上桌,热腾腾地冒着香气,血肠被切成片装在盘子里放在了桌上。

    这个时候不用人招呼,所有的人都坐好对着桌上的菜大快朵颐起来,席宝儿也尝了点血肠,血肠比较嫩好消化,还被允许喝了汤。

    这杀猪菜吃起来还是不错的,有一种另类的美味,虽然不那么精致可是味道却是足足的。

    正当席宝儿在那儿回味时,忽然听到“恶恶”的声音,原来是席木媳妇在那发出的声音,好像要吐出来一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