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手段
    席宝儿听了她爹心心念念就是想要给她吃好吃的,于是决定大度一点原谅她爹,而且好像刚才她爹也没有咬得很重,是她自己心理有问题,当时被丧尸咬的阴影还留着,所以才会条件反射哭出来。

    席林奶奶看席林说完后就道:“你刚说了个好消息,现在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家的小舅子在家里闯了祸,你丈母娘要把他送到我们这里躲躲。”

    席林一惊:“什么?怎么送到我们家里来,她不是更疼她家的大闺女怎么不送到她大闺女家里去?”

    席林奶奶道:“本来我还想拿吃大锅饭来拒绝你丈母娘的,怎么知道她又要磕头又要下跪的,所以先应承了下来,现在好了唯一的理由也没有了,你就等着你丈母娘把你小舅子送来吧!至于你那大姨子,你还不知道她的为人,没便宜的事她会做吗?”

    席林听了耷拉着脑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小舅子有多混,来家里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呢!”

    席林爷爷在一旁听了沉声道:“你该想点办法管管你那个小舅子了,是人都有弱点,你找着他的弱点然后好好管教他,他可是囡囡的舅舅。这样下去可不行的,会丢囡囡的脸的。”

    席宝儿在一旁听的暗暗点头,姜还是老的辣有大局观,不过什么时候她的脸有那么大了,怎么是丢她的脸,她可是个小辈好不好!

    李秀兰回来后知道了她弟弟的事气得不行,差点想去找她娘理论,真是柿子拣软的捏,这时候该是去找她那宝贝的二闺女,而不是来找她。

    最后被席林给劝住了,也说了爷爷的想法,李秀兰虽然和她弟感情不深,不过也希望自己弟弟变好,毕竟打着骨头连着筋呢!

    再说以后囡囡长大了,要是有个这么混的舅舅,万一闯出了祸不是会连累到她家囡囡,而且有这么个舅舅以后说亲也不好说。

    不愧是当妈的,现在自己闺女还是个小奶娃就想着以后嫁人的事了。

    到了第二天席爱国在上工时就把大锅饭取消的事说了,还宣布了一个大消息,就是以后各家各户自己养猪了,队里要上交的任务都摊到每个人头上。

    然后自己家还可以多养一只猪,到了年底时杀了可以换成肉票,也可以自己留着,当然要把上交的任务完成了以后才行。

    这样安排是为了提高大家的积极性,自己的东西就会更上心,更积极努力的完成。

    因为队里每年的这个猪指标都将将完成,完成了也没剩什么,这样一改看看情况会不会好一些。

    再来每家每户都自己养猪了,也就都利用自己空余的时间去打猪草来养猪,队里也可以省下些工分。

    刚好这次下来的文件也是提倡多养猪,养了猪不但有肉吃,而且猪粪也是很好的肥料,有了肥料地里的收成也会更好一些。

    不得不说席爱国还是很有些老谋深算的,所谓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就是这样,官当久了自然会有些手段,不然那么多的队员该怎么管好。

    队里的队员听到大锅饭取消并没有什么打想法,毕竟大锅饭也就是一起煮一起吃,吃的还是自己家的口粮,又没便宜可占。

    可这养猪就不一样了,自己养的话可以多养,这多养出来的不是可以给自己家里打打牙祭,现在一年也没吃上几块肉,老人孩子都没油水的很。

    所以大家对养猪都特别感兴趣,七嘴八舌地问席爱国问题。

    席爱国也都很有耐心地一一回答,希望今年大家都能过个好年。

    晚上是席林家也讨论起这件事,席林爷爷一脸欣慰,这个大儿子看来能独当一面了,遇到了事情会想办法解决,而且有魄力敢于尝试。

    对于自己的孩子做父母的一般都是望子成龙的,可谁知他那能干的二儿子就是因为太成材了,居然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有时候他甚至希望他二儿子平庸一点就好了,这样还能看到他,这三个儿子里他最喜欢的就是老二了,可是老二却是让他伤透了心。

    所以到了席林这,他就希望席林普通一点不要像他爸,还好席林继承的是自己老伴那的天赋,这样可以平平安安到老就好。

    席林对着爷爷说:“队里每家至少要养三头猪才能完成任务,然后加上可以多养一只的话就是四只,这样一来我们家就人手不够了,我和媳妇都要上工,奶奶要带囡囡,总不能叫爷爷你去打猪草,那样的话我可是会被唾沫星子给淹死的。”

    席林爷爷一听也是这个理,想了想:”我们屋后不是有一大片空地,看看能不能寻些比较野的菜种来,就洒下去然后让它自己长,长得好的话就可以解决一些猪食问题。”

    席林听了觉得很好,就决定这样办,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一拍大腿:“我小舅子不是要过来吗,这可来得真及时。爷爷你还叫我好好管教他,这第一管教就从打猪草开始,在我们家可没有白吃白住的。”

    席林爷爷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小看自己这个孙子了,脑子转得这样快,虽说平时爱贫嘴了点,可听自己老伴说它可是有一个好舌头来着,可以好好把她们家的传承发扬光大。

    这可是说明那小子非常有天赋,自己的老伴可不是个爱夸人的人。

    看自己这个孙子的样子,席林爷爷觉得也许以后这个孙子会有大前途的。

    席宝儿看着家里人讨论,自己在心里得瑟:只要有我在还怕没猪食,催生杂草什么的不要太容易,以后就是想开养猪厂都是没问题的。

    不过那传说中的极品小舅舅还是要让他吃点苦头的,就让他老老实实地打猪草好了。

    到了第二天王春花一大早就把自己儿子送了过来,没办法她还得去上工,家里养着个半大小伙子,就老两口的工分可不就紧巴巴的。

    李金贵对于自己被送到二姐家来还很不高兴,自己家呆的好好的跑到人家家来有什么好的,要知道在家里什么好吃的都是他的,这到了他二姐家可没这么好了。

    李秀兰看着自己弟弟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敢情他还当自己是什么香饽饽,人家还请着他来。

    要不是听自个家男人讲会好好想办法管管这无法无天的小子,为了她闺女好她才懒得搭理他呢!

    王春花对李秀兰谁:“我把你弟给你送来了,你可得好好照顾他,你可就这么一个弟弟。”

    李秀兰听了有点冒火:“你那能干的大闺女呢?有事时怎么不是找她去,来找我干嘛?”

    王春花被说得一噎,她当然是头一个想到她大闺女的,她大闺女怎么说也更贴心一点,哪像小闺女就会怼着来的。

    这不刚好不凑巧,她大闺女说自己有些不舒服了,不知道是不是又怀上娃了,她怎么能累着她大闺女。

    然后又听她大闺女说她小闺女这条件好,当时坐月子时吃的老好了,连鸡都不知道吃了几头。

    要知道她儿子犯事就是因为抢鸡腿引起的,要是早知道自己小闺女这有鸡吃,可不得早早就把儿子送过来。

    看来在占便宜这一点上,王春花和李秀丽不愧是两母女,想法都一样一样的,好像别人家的好东西都是自己的一样。

    王春花不理李秀兰又对席林说道:“我闺女是个粗心的,我说席林呀我把金贵放这儿,你可得帮我好好看着,我还要去上工就不多留了,你记得要对金贵好一点,他可是你的小舅子。”

    席林心里打着坏主意,嘴里却是说道:“好好好,你就放心吧,再怎么样看在秀兰的份上我也会好好对金贵的。”

    王春花听了放心了,又转过头对着儿子依依不舍道:“金贵呀,你就好好呆在你二姐这,妈过几天就来看你。”

    金贵老大不情愿的,不过还是很会看自己娘的眼色的,知道自己肯定是得呆在这,就答应了下来,而且他娘可跟他说他二姐家这里可是有好吃的。

    就这样李金贵留了下来,席宝儿早上起来时也看到这个传说中的舅舅,看起来长得还不错,虽说她的那个外婆人品不怎么样,可生的孩子都还长的好,李金贵一看就是被家里娇养长大的孩子。

    这年头大家都说黑瘦黑瘦的,哪像李金贵还有点白胖,一看就是没做过活的。

    她哪里知道人家白是本来就长的白,至于胖就是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大人都舍不得吃,都留给他吃了,这样不胖才怪。

    席宝儿觉得自己的这个小舅舅就面相来看也不像那么混的,可能是被家里宠的太过了,不知道凡事都要讲道理的。

    看在她小舅舅长得还不错的份上,她决定得帮着她爹一起管教他。

    李金贵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这个外甥女,他还没见过这么小的娃娃,而且这个娃娃一看就这么漂亮。

    这舅甥俩第一次见面,脑电波出奇的统一,都觉得对方长得不错。

    这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