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掉进坑里
    李金贵被席林勾引的刚吃饱的肚子又快饿了,于是忙上前拉着姐夫的袖子摇起来:“姐夫,好姐夫,有什么好办法你倒是快说呀,我都快被你给馋死了。”

    席林看关子卖得差不多了,就故作愁眉道:“办法有是有,不过可能也行不通。”

    “姐夫你倒是说说看,别磨叽了。”

    “你还不知道吧,我们队里把养猪的任务发了下来,现在是每家每户自己养猪,除了任务上的猪外,还可以多养一头,我看你这么爱吃肉,倒想养上一头,这样以后杀猪时你不就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

    李金贵听了激动起来:“那姐夫你还等啥了,赶紧多养一头呀!

    席林为难道:”你不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和你二姐都要上工,家里奶奶又要带着囡囡,总不能叫爷爷去打猪草。”

    李金贵想了想也对,没人打猪草可怎么喂猪,突然想到了自己:“姐夫,你看我行不,打些猪草我还是会的,”李金贵为了有肉吃也是拼了。

    席林就等这句话,可是还是故意为难道:“怎么能叫你在我家干活呢!”

    李金贵不在乎地说道:“不就是打些猪草吗,再说我在你家不是白吃饭吗,正好可以帮忙干点活。”

    席林还故作推辞了一下:“那可不行,要是被娘知道我让你干活,娘该要说我虐待小舅子了,你在家可是什么活都没干的呀!”

    李金贵急了:“我在家也不是什么活都没干,有时也会搭把手,就是没去上工而已,我娘那我会去说的,保管她不会找你麻烦。”

    席宝儿看着小舅舅像个二傻子一样被自家老爹忽悠,真是不忍直视,小舅舅你这么贪吃,把自己都卖了都还浑然不觉,这智商也没谁了。

    既然做了决定,行动也是很快的,席爱国当时想到这个办法时就想好了对策,其它生产队里也有养猪场,自个队里的小猪不够,就去借上一借,如果借不着就拿粮食来换。

    事情也进行的很顺利,不到几天的时间席爱国就把小猪给准备好,然后挨家挨户地分了下去,一时间村里的气氛出奇的好,估计大家都看着小猪乐开了怀,就想着吃猪肉的情形了。

    只要不是个懒人,打猪草多大的事,就是家里的半大小子也是能干的,这不就等于猪肉是白吃的,这可是自己家的肉呀!

    孩子们也因为这样忙了起来,本来孩子还小不能上工,这不正好有些事给他们做。

    于是到处可见孩子背着个篓子搂着草,还有点抢地盘的意思。

    李金贵也是这样的一员,不过李金贵脑子还没傻透知道自己是外来的,就没有和那些个孩子抢,他姐夫家离山里近,他就往山底下去打草。

    看着那些村里的那些孩子抢草的样子,李金贵有一点危机感就怕草被这些个人打完了,家里的猪没有草吃。

    席宝儿看着她小舅舅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就想着去哪里能多打点草,这也真是没谁了,敢情她小舅舅是个一根筋呀,难怪她爹想要拿东西吊着他。

    这段时间她也没闲着,每天趁着到屋外放风的时间,偷偷地对院子里的菜施异能,她的异能好像也进步了一点点。

    这天晚上吃了饭后,李秀兰对奶奶说道:“奶奶你有没有看到咱院子里的菜长得老好了,真是奇怪感觉今年的菜特别会长,我还看了看别人家的菜,可没法跟我们家的比。”

    席林奶奶也应和道:“我也觉得今年的菜特别水灵,这样种下去,我们可就能改善一下了,这么水灵的菜做出来肯定也好吃的。”

    席宝儿在一边得瑟得不行,那可不是也不看看是谁催生出来的菜,这木系异能催生出来的菜,不但看着水灵,煮起来那也是一个美味的。

    要不是有这个功能她在末世时能有那个好日子过吗,就是因为不但能让菜长得快,而且里面还含了些木系的灵气,虽然只有那么一丝,可是这么美味又能调理身体的菜,谁会不爱吃呀。

    到了第二天中午,奶奶去菜地拔了点菜,然后午饭时大家就吃到了最时新的菜。

    李金贵吃着菜真是好吃呀,他长那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这二姐嫁到二姐夫家可真是幸福呀,姐夫做菜好吃,奶奶做菜也好吃,这不是生活在蜜里吗!

    “奶奶你做菜可真好吃,这菜好吃的都快赶上肉了,我决定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像你一样的媳妇。”

    众人听了不由的大笑起来,这小子都想娶媳妇了,毛都还没长齐呢!

    再说他那么混,哪能找到像奶奶一样的呀,人家奶奶可不是一般人。

    话说另一边的李秀丽自她娘来找她,让她收留她家小弟时她可被吓了一跳。

    她一向不待见她家小弟,在她小弟没出生时家里所有好的东西她都能想办法弄到自己的手上来。

    可自从她家小弟出生后,家里的东西她就极少能占着便宜了,每次搅尽脑汁才弄那么点东西,她可是把她家小弟给恨上了。

    就这样还想让她家小弟来她家白吃白喝,可别做梦,她自己家的娃都还吃不饱。

    还好她脑子转得快一下就把这麻烦给甩到她二妹那里去了。这都过了有段时间了,也没见她娘来找她,看来肯定是她二妹那收留了小弟。

    不然就她娘的那个性子还不得来家里抱怨,李秀丽暗自寻思了一下又觉得有些不甘心。

    记得当时叫她二妹给点吃的给自家儿子吃时,她二妹那油盐不进的样子,怎么到了她小弟这就给白吃白喝的,这也太偏心了。

    想着想着李秀丽心里这股气下不去,决定先去她娘那探探口气,然后再去她二妹家看看能不能拿些好处。

    李秀丽想到就等不及了,忙往她娘家赶去。她嫁得离娘家更近一些,来回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到了娘家时她娘刚好下工,王春花看到闺女时可开心了,她大闺女都好久没来她家了,自从她的老儿子送到她二闺女家后,家里就冷冷清清的,她还真是想她家的儿子了。

    李秀丽一边看着她娘做着午饭一边聊着天,在听到她二妹真的收留了小弟后,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跑到她二妹家里去。

    可是她娘却留住她,硬是要让她在家里吃了再去,她没办法只好留下,再来也是怕到了那没饭吃,毕竟现在多了她小弟,一般人家都是算着做好饭的。

    吃过了饭李秀丽就赶紧往二妹家去,好像怕去迟了就占不到便宜一样。

    席林奶奶看着囡囡有点犯困正打算拍拍她,让她睡个午觉时,就听到大门被拍得砰砰直响,席宝儿刚酝酿的一点睡意就这么被拍没了,她也是有点好奇,看这拍门的阵势,指定没好事。

    果真过了一会她太奶奶把一人给领进了屋,她一看可不就是她的那个大姨吗,这可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家伙呀!

    李秀丽进了屋后,笑眯眯地说:“囡囡都长这么大了,看看养得可真是好呀,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娃娃呀!”

    席林奶奶谦虚道:“你可别夸她,她最喜欢人家说她漂亮了。”

    席宝儿暗自撇撇嘴,她也是看人的好不好,像她大姨这样哪怕把她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她也不会开心的好不好,一看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得很。

    李秀丽看了看四周道:“亲家奶奶怎么没看到我家小弟呀!我是听我娘说小弟送了过来,特地过来看看的。”

    席宝儿吐槽还以为人家不知道,还不是你使了心眼才把小舅舅送来的,现在还在这装作不知道,这戏也太会演了。

    席林奶奶也觉得奇怪,怎么一吃完饭就没看到李金贵了,就答道:“吃完了饭就不见人影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那我等他一会儿,他来这可真是麻烦你们了,我这小弟皮的很,你们可别惯着他,他呀就是被我爹娘给惯坏的。”

    席林奶奶觉得李金贵确实是被惯了点,但这李秀丽自己可不是也被惯的,就道:“我看金贵在我们家还好,挺乖的,也没什么坏毛病。”

    李秀丽以为亲家奶奶是在和她说客气话,也没理会笑了笑:“我看您可真是会养孩子,我们囡囡被您这一养可不就像城里的小姑娘了,我以前进城是就看见城里的小姑娘就是这样白白胖胖,水灵得不得了的。”

    正在她们聊着时,外面传来了声音:“奶奶我回来了,你看我给囡囡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屋里的人都出来一看,李金贵背着一篓的草,手里抓着一把红艳艳的东西。

    李金贵兴奋地说:“我刚去打猪草时看到那山边有这野莓,尝了尝酸酸甜甜的可好吃了,就带了点回来给囡囡吃。”

    席林奶奶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说道:“这大中午的你怎么跑去打猪草了,也不怕晒得慌。”

    李金贵擦了擦额上的汗满不在乎道:“奶奶你不知道现在村里的人都抢着割猪草呢,中午热没人出来我就想着能多割点,这样猪吃了也能长得快一点。”

    李秀丽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这还是她家小弟吗,她怎么觉得像做梦一样,难怪亲家奶奶不嫌弃自己家小弟,有这么一个免费劳力帮自己家打猪草,可不是赚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