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挑拨
    席宝儿被奶奶抱在怀里,眼睛却是盯着小舅舅手中的野莓,一脸的渴望,这可是传说中的食物呀,还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呀!

    太奶奶看着席宝儿一直盯着野莓看,也知道这是又犯馋了,于是叫李金贵把野莓放下,她一会就去洗了给囡囡吃。

    还是李金贵更了解席宝儿,看着那样子应该是等不及吃了,于是把背篓放下,自己捧着野莓去洗了。

    席宝儿美滋滋地吃着小舅舅孝敬的野莓,心里满意极了。看来吃货舅舅还是有点好处的,至少自己吃了还知道剩些给她吃。

    李秀丽在一旁看着席宝儿一个小娃娃吃着野莓,心里止不住的有些眼热,看她那小弟在这二妹家,不但会帮忙打猪草还会找吃的给小闺女吃,一个小闺女吃得那么好做什么。

    她觉得自己亏了,要是小弟去她家不是也会帮忙她家干活,还能帮她带娃呢!

    想着想着不由地有些心急起来,应该想些办法让小弟到她家去,这样就多了一个免费的劳动力了。

    这样想着也就没什么心思呆在这了,于是对她小弟说道:“姐今个是来看看你的,娘也真是的,也不和我说一声,就把你给送了过来,要照顾也应该让我来照顾你的呀!怎么能麻烦二妹呢,二妹家还有个小娃娃要人带着的。

    李金贵最是了解她家这个大姐了,看她大姐这个样子,指不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呢!该不会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吧!

    想了想也不知道他大姐到底是想做什么,反正她想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要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就好,他的便宜可是没那么好占的。

    “亲家奶奶我家里还有些事,小弟也看了就不在这多呆了,我先家去了。!”李秀丽说完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看着她这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都不明白她这趟是来做什么了,说是关心弟弟,可也没见她体贴地嘘寒问暖。

    李秀丽匆匆忙忙地走了,因为心里有事连便宜都忘了要占。她早打好了主意,得快点去娘家才能把事情做下来。

    王春兰还在地里上着工就看到她闺女急急忙忙地走了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忙迎了上去。

    李秀丽看见她娘就把她拉到了一边,对着她娘道:“娘,可出大事了,你不知道我可怜的小弟在二妹家里可是当牛做马呀,我刚过去看小弟,你说这大中午的他还顶着个大太阳去外面打猪草呀!”

    王春花一听差点没跳脚:“你说什么,给我说说清楚,我在家什么事都不要做的儿子,到了她家还要帮忙打猪草,这不是把她弟弟当长工在使,这可不行,我要去找他们理论一下。”

    李秀丽看了她娘这样心里暗自高兴,看来她的目的达到了,只要她娘跑到她二妹家一闹,估计他小弟就没法在她二妹家呆着了,到时候她就在她娘面前说一下,让她娘把她小弟送到她家去。

    想想家里有人帮忙干活又有人帮着看孩子,她心里就开心。一心只想着占便宜,却忘了她小弟还是要吃饭的,这半大小子可是最会吃的时候了。

    王春花听了她大闺女说了儿子在二闺女家受苦后,干活也没心思了,心里窝着一把火,连忙到队长那请了假就往二闺女家赶去。

    一边走一边冒着火,她就知道这二闺女不是个好的,心狠的很,自家的弟弟也不看顾好来,真是白养她了。

    正走了一半时就听到有人叫娘,她看了看原来是她家儿子,她忙上前:“儿呀你是不是受不了了跑回家来了,娘真对不起你,要是知道你二姐是这样的白眼狼,自家的弟弟都狠得下心来做牛做马的,我哪会把你送过去,都是娘不好你受委屈了。”

    李金贵被他娘说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哪跟哪呀,不过听他娘话里的意思就知道了,肯定是他大姐去他娘那里说了什么,看他娘这样指定是去二姐家找麻烦去了。

    还好他在二姐家时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他大姐在憋着什么坏,这不还好他回来了,要不给她娘这么一闹他哪有脸在他二姐家呆下去。

    他大姐还真不是个好的,专和他过不去,想想她在二姐家说的话,明明之前是她在娘那里说了叫他来他二姐家的,现在倒好却想要他去她家,真是脸也太大了,也不想想他会不会答应。

    “娘你是听我大姐说了什么吧!我大姐那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她说得话哪能相信的,你不知道我姐和姐夫对我多好,姐夫为了我还特地去弄了鱼来煮给我吃,姐夫家的奶奶饭煮得也好吃,我哪有受什么委屈。”李金贵安抚着他娘。

    他娘不信道:“你大姐可是说了你大中午的还被使唤着去打猪草,你在家娘都没叫你干活,你姐多狠的心呀居然叫你干活。”

    李金贵无奈道:“娘那猪草可不是我二姐叫我去打的,我二姐队里养猪的任务分下来给各家各户了,还让多养一头,我姐夫听我说想吃肉,就多养了一头,可是又没人打猪草,我为了有肉吃就把打猪草给包下来了。”

    王春花一听原来是这样,可还是心疼儿子:“他是你姐夫给你肉吃是应该的,怎么还答应你去打猪草?”

    李金贵看他娘的火下来了些也松了口气:“娘你就别替我担心了,我好着呢姐夫家里待我好得很,奶奶也不怕我多吃饭,叫我爱吃就多吃点。你想想现在哪个人家的粮食不紧张呀,就说我大姐家我长这么大还没在她家里吃过一顿呢!”

    王春花听了觉得这样还差不多,可是见儿子好像对大姐家有点意见,忙到:“你大姐家也不容易都两个儿子,日子也过得紧巴巴的。”

    李金贵听了可不干了:“我大姐哪次不是说得好听,你看她有给过家里什么没有,娘我可告诉你了,要是以后大姐去家里要东西,你可不能给。你要是给了,以后就让我大姐给你养老好了,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了。”

    王春花被儿子这样一说吓了一跳,这还了得儿子不认自己了,自己老了可怎么办。她心里也明白大闺女就嘴上说得好听。

    于是忙指天发誓道:“娘以后肯定不给她拿东西,有东西娘都留给你,你可是娘的心肝儿呀!”

    李金贵听他娘这样说了才满意下来:“那好吧咱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能骗我,现在你先家去吧,我也要回二姐家了,今晚二姐家可有好吃的,我得赶紧回去多吃点。”

    王春花听了也觉得在理,儿子能多吃点可不是最重要的,就催着儿子快回去吃好来。

    李金贵总算把他娘打发走了,自个也转身往二姐家赶去,这个点走回家可不就刚好赶上了饭点。

    席林奶奶看着姐弟俩先后走出了门,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她这么大的年纪了,看得也多了。

    对于李秀丽那点小心思怎么会不明白,只是觉得李金贵这小子也不傻,还是有点小机灵的。

    席宝儿到了晚饭时就听着李金贵在抱怨他大姐,也知道了她大姨原来的打算。

    她想她大姨可真是奇葩一个呀,想法怎么就那么与众不同。有这么多算计别人的时间,拿来做什么不好呀,自己勤劳的干点还会怕没吃吗,就贪那么三瓜两枣的能上天呀!

    席林也被他大姨子也恶心到了,他想了想光是李金贵一个人打猪草也不行,养着四头猪呢!而且叫小舅子打猪草养家里猪说出去也不好听,指不定丈母娘哪天又被撺掇着来找麻烦。

    还是就按爷爷说得那样,干脆拿点菜籽洒在后院空地上好了,这样还方便一点。

    因为当时房子盖在山脚底下,村里的人都不爱来这建房子,所以他家的地盘很大,现在把菜种洒下去,又不费什么人工,到了时候就可以喂猪了。

    还好他家媳妇种菜是个好手,每年留下的菜种也多,这样也就费些菜种子而已。

    到了第二天,李金贵看自己的姐夫一大早就到后院忙活,还有点奇怪就跟了过去,他现在跟他姐夫感情挺好,他觉得他姐夫是个大大的好人,只有给他吃的都是好人。

    “姐夫,你在后院忙什么呢?你不会是在种菜吧,前院可是种了一院子的菜呀,也够吃了吧!”李金贵看着他姐夫的动作纳闷道。

    “我这不是听你说了昨个的事,觉得这样累着你也不好,还是在后院再种些野一些的菜,也不要费很多神去管理,就让它自个长着也好添补着喂猪,反正地盘也大,放着也是浪费。”席林对小舅子解释着。

    李金贵再一次被姐夫给感动了,这姐夫可真好呀,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姐夫了,什么都替他想着,他以后指定听姐夫的话,好好孝顺姐夫。

    吃早饭时李金贵对着席林表忠心:“姐夫你对我这么好,以后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等我长大了就好好的孝顺你。”

    席林被他小舅子说的有些心虚,他也就忽悠一下他小舅子,想让他改好了以后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罢了!怎么他小舅子还是个实诚人呀,以前也就看到他混的时候,现在看来还是个天真的小伙呀!

    席宝儿旁观着,看来她小舅舅又被她爹给忽悠了,都掏心掏肺了,孝顺这种事有她这个正牌闺女来就好了,这小舅舅没事凑什么热闹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