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一盆兔肉引发的血案
    李金贵和席墨也凑上来要叫囡囡和他们说话, 可席宝儿这会哪有心思理会他们俩, 她为了帮小舅舅擦尾巴,得好好地安抚她太奶奶呢!想想她太奶奶发现她不在家时可不是担心坏了, 她太奶奶最在意的就是她了,有时连她爸都不能随意对待她来着。

    于是就一直在太奶奶的怀里卖着萌, 还撅着小嘴要去亲太奶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是一只小花猫。

    席林奶奶看着这小花猫撅着嘴亲过来, 想要拒绝可是又不忍伤孩子的心, 于是就让那小花猫给亲了个正着。

    小花猫席宝儿亲完太奶奶后还觉得自己棒棒哒,这么卖力地哄太奶奶高兴不就是个再好不过的乖宝宝,所以以后还是得带她出去玩呀, 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

    席宝儿就这样一路卖萌地被抱回家,太奶奶也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连太爷爷这么矜持的人也被她给逗笑了。

    一回家席林奶奶就打了水来给席宝儿和席墨洗脸, 这个时候席宝儿才看到席墨的小花猫脸, 想来自己也是一样的, 难怪太奶奶和太爷爷都笑得那么开心, 她还以为是自己卖萌的功力渐涨,原来是自己拿着小花脸儿卖萌,感觉好羞耻呀!

    因为席宝儿之前说话就是说了吃, 所以席林奶奶指挥着自家老头去收拾兔子, 今个囡囡都会说话了, 怎么也得庆祝一下, 而且看囡囡的样子也很想吃, 怎么也要满足一下不是。

    李金贵和席墨在一旁看着席林爷爷料理兔子, 男娃子胆子大,只要有肉吃,可不会觉得场面有点血腥。

    等席林爷爷把兔子料理好了,席林奶奶就让自家老头看着囡囡,然后自己就准备施展自己的手艺,让囡囡好好的吃上一顿,她现在已经七个多月了,也可以吃这些个肉食,就是要炖得烂些。

    她家的祖传在御膳方面会擅长一些,尤其是调理身体这方面,看她现在都六十的人了,可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她们家也就是因为这一点被别人给盯上了想要抢方子。

    不过其他的也是有一手的,毕竟祖上传承了那么久方子也积累了不少。

    这兔子要是拿调配好的材料一腌制,然后再那么一煮味道可是好吃得能叫人把舌头给吞下去。

    因为席林和她学厨艺所以家里的这些材料都备得足足的,席林现在也会配置这些秘制的调料什么的,这些可都是很重要的。

    席林奶奶不急不缓地用密制的材料把兔子腌制好,这兔子得有时间入味,味入了进去才算完,煮的时候再找对方法然后注意一下火候就好了。

    到了傍晚下工回来时,席林和李秀兰还没走到家里就闻到了一股子肉香,这股子肉香可以把人肚子里的馋虫给勾引出来,还觉得奇怪今个怎么有肉吃。

    进了家门后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可把席林给吓坏了,他现在可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呀,可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带着去玩儿,要是不小心伤着可怎么办,于是在心里给小舅子暗暗记了一笔,等到了合适的时候要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做事情不考虑清楚,让老人家担心,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护着小的。

    不过等席林听到了自家闺女会说话了以后,那心情可叫一个飞扬,真不愧是自己的闺女呀,这么早就会说话,可不就随了自己。

    席林一把抱起了闺女:“来,爹的小乖乖叫一声爹来给爹听听。”

    席宝儿被他爹抱着想着爹也是要哄好的,她现在明白了他爹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比较二,可实际上腹黑的很,看他忽悠小舅舅就知道了,所以他爹可是一定要哄好的。

    于是她张了张口吐出个“爹”,其实她早几天就发现自己好像能说话了,就是能发些简单的音,还有些含糊不清的,只是懒得开口,正好今天拿来哄人了。

    席林听到了闺女嘴里吐出来的爹,心里感觉幸福极了,一颗心都软软的甜甜的,整个人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激动得不行的席林在自己家闺女的脸上使劲地亲着,好像这样就能表达出内心的感动一样。

    席宝儿向来不喜欢他爹这糊口水的行为,她可是有洁癖的好不好,可是看着她爹激动的样子,也就暂时不去计较了。

    家里的其他人都听到了囡囡喊的这声爹,大家都有些吃惊,原本以为今天的那个吃是无意识喊出来的,现在看来囡囡是真的会说话了。

    席林奶奶不待见自个孙子把这第一声的叫给夺走了,就一伸手把囡囡抱了过来:“乖囡囡叫一声太奶奶来听一下。”

    席宝儿现在发单个的音比较好发 ,两个不同的音连在一起还不会说,只好叫了声“太太”。

    这一声可把席林奶奶高兴坏了:“我们囡囡可真聪明呀,一教就会。”

    席林不甘心被忽略开口道:“我闺女这是像我呢,我小时候就是这么聪明来着的。”

    席林爷爷本来在一旁也高兴地看着,听了席林的这话好像有些不对,席林小一点的时候好像是挺机灵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变得愣一点了。

    现在听自个孙子的意思他小时候的事都还记得住,那这样看来小时候变愣就有点奇怪了,席林爷爷就脑子里这念头一闪就被打断了。

    原来是他老伴儿把囡囡抱了过来叫她叫太爷爷,囡囡嘴里也发了个“太太”把大家都逗笑了,不过会叫人就好了,以后说话利索了自然就会分得清太奶奶和太爷爷的。

    接下来席宝儿就像个吉祥物一样被大家抱来抱去,然后边抱边叫她叫人。

    席宝儿觉得自己悲催极了,一个人要哄全家高兴,多不容易呀,晚上的兔子她应该要多吃一点安慰安慰一下。

    席林奶奶把兔子做了一大盆,里面放了些存下来的土豆,这样看起来就分量十足。

    她先用一个盆装了些起来放着,打算明天给李金贵带回去给他爹娘吃,这兔子可是李金贵打的,怎么得也得给他留点,让他孝敬一下爹娘不是。

    还另外拿了点腿肉出来炖了个兔子羹给囡囡一个人吃,她还小牙才刚长了四个,还不会咬,就是会咬也不好消化,所以就做成了适合小孩吃的羹汤。

    李秀兰把菜端出来摆好,大家就坐着吃起饭来,晚上有好吃的席墨就没有回去,在这里吃饭,孩子还是要多补补的,也不差他一个小孩儿的饭。

    一家人围着桌子就开始吃起饭来,席宝儿也被放在炕桌上,面前放着她吃的羹汤,李秀兰坐在一边喂着她。

    席宝儿喝着香香的羹汤,心里别提多美了,这可是她的劳动成果呀,这么好吃的东西,应该经常吃才行,就是不知道山上的兔子多不多,要是多的话她不是就有口福了。

    她都忘记了以后不知道出不出得了门,今天这事可把家里的长辈吓坏了,就知道一心想着美事。

    太奶奶做的东西可好吃了,虽然有放了点药材,但是味道没有因为药材而变得不好,还是美味极了。

    席宝儿吃得香桌上的人也吃得香,李金贵嘴里塞得满满的还一个劲地说好吃,席墨也像个小松鼠一样吃得可爱极了。

    大人们还好一点,都吃得比较矜持,一家人就只顾着埋头吃都没时间说话,就在大家都吃得香时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叫声。

    这可把大家吓了一大跳,这个时候大家家有些好吃的都是藏起来偷偷吃的,这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可不就让人一惊。

    席林听了听好像是席木媳妇的声音,起了身去开门,一看果真是她。

    原来席木媳妇自从怀孕后就经常找借口去自己婆婆家,就为了那一口吃的,想看看婆婆那里有没有好吃的,别的没有鸡蛋还是能三五不时吃上一个的。

    今天回了家后她想了想就又到自己婆婆家,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结果还没走到婆婆家就闻到了一阵肉香,闻着肉香就走到了席林家门口。

    香味太香让她忍不住嘴馋得不行,于是想也没想就大声地叫人。叫了门之后又觉得理直气壮,说不定东西是爷爷奶奶拿来的,凭什么席林家的能吃,她却不能吃。

    席林开门时就看到她的这个表情,想着这个弟媳妇是又哪抽了,也不多搭理她就把人让进了门。

    席木媳妇进了屋就看到桌上摆着的肉,近着闻起来更是香了,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肉,整个人像呆了一样。

    席林奶奶也看到她这样,不过这个兔子肉怀孕的人是不能吃的,所以她就开口道:“这兔子肉是秀兰弟弟今天在山上抓到的,你是怀孕的人这兔肉是不能吃的。”

    席木媳妇听了就不高兴了,什么兔肉不能吃该不会是不想让她吃肉吧!她朝奶奶笑了笑:“奶奶,你看我自怀孕后都没吃几次荤腥,肚里的娃也没油水这肉闻起来这么香怎么就不能吃呢,我就尝个几块,行不?”

    只能说席林奶奶的兔肉煮得太香了,席木媳妇肚子里的馋虫被勾起了了都下不去,自从怀孕后她就比原来更会吃了,所以经常往婆婆家跑就想能多吃那么一口。

    可是多吃的那么一点也没有肉,能有个鸡蛋就不错了,现在看到有肉她才不管那么多就想吃到自己嘴里。

    席宝儿在一边看着这个不太喜欢的婶婶,这个时候也觉得她有些可怜了,孕妇可不就会贪吃点,毕竟肚子里是两个人吃不是一个人吃。这个年代不管是粮食还是肉食都太少了,就她们家这样的,都有补贴的也没看她们家有多少肉票,都没看到换肉来吃。

    席宝儿不知道的是家里补贴的肉票都被放了起来,打算她过周时给她做个周岁,也就能请自家人好好吃一顿

    。

    席林奶奶觉得这个时候可不能由着席木媳妇乱来,她坚决道:“木子媳妇这兔肉你是不能吃的,这可是有忌讳的,你别在这看着看了还更想吃,还是赶快家去吧,一会天黑透了就不好走了。”

    席木媳妇听了这话愣了愣,她没想到奶奶居然这样说,不让她吃肉还赶她走,她这时眼睛正好看到了席墨,顿时心里的火更大了,凭什么大哥家的娃就能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她想吃点肉也不行,面上下不来,心里窝着火,席木媳妇一气之下,招呼没打就出了门。

    李秀兰看她这样有点担心:“奶奶她这样出去会不会出什么事呀,我看她的脸色不对。”

    席林奶奶对席林道:“你跟出去,到你大伯家和你大伯母说一下,叫她看着点。”

    席林听了就出了门,一出门看席木媳妇走得飞快他叫了两声也没见她停下来,还有些纳闷一个孕妇咋能走得那么快呢。

    到了大伯家和大伯母说了这事,大伯母一听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这个媳妇就是这样的,来家里要些东西就算了,又跑到席林家算怎么回事,成天就知道盯着老俩口的东西,也不知道有些东西是你想要也要不来的,每次记吃不记打的,都不知道怎么说她好。

    吴红梅叫席爱国去二儿子家一趟看看那个倒霉媳妇是不是回家了,她现在怀着身子要是出了事就不好了。

    席林看自己完成了任务就准备回家了,他走时对大伯母说:“大伯母要不要家去尝尝,奶奶今个做的兔肉可香了。”

    吴红梅摇了摇头她又不是小孩子,还贪那口嘴再说这兔肉可不是席林抓的,是人家小舅子抓的,她家有个席墨在那吃着,可没有一家人过去把人家的肉吃光的道理。

    席林看大伯母不去就转身回了家,好不容易吃顿肉都没法吃得安心,席林觉得席木家的媳妇真是个搅屎棍,每次都要找点不痛快来。

    不是自个的媳妇就不会心疼,想当初李秀兰怀孕时席林可是知道孕妇馋嘴的,想方设法地弄来吃食给李秀兰补着,也是这席木媳妇经常东一出西一出这么来一下,让人对她没有好感。

    家里的大人被席木媳妇这么一搅吃得也没有那么美味了,可小孩子可不管那么多,毕竟难得能吃到肉,可不得放开肚皮来好好吃。

    等一家人吃好了饭在收拾的时候就又听到大门被拍得“砰砰”响,席林一开门看是席木问道:“你咋来了?”

    席木着急道:“我媳妇没回家,你刚有没有看到她往哪走呀?”

    席林说:“我就看到她在前头一直走着,一会功夫就不见了,你别着急看看你媳妇是不是回她娘家去了,她可是经常回的。”

    席木一听也觉得是,他刚是急昏了头,都把这个给忘了。

    原来席木媳妇还真是回了娘家,话说她从席林家夺门而出后,气得眼泪都流了下来,觉得他们家的人也太欺负人了,心里一把火下不去,就想找个地说理去,也没别的地方去,只好回娘家让她娘给评评理。

    她就这么风风火火地进了她娘家的门,她娘还觉得奇怪:“你这大晚上的来做什么,路也不好走要是一不小心摔着肚子里的娃可怎么好?”

    席木媳妇委屈道:“你闺女都快被欺负死了,你还在这里担心这些没有的。”

    她娘看闺女这样估计是老毛病又犯了,她也很想不通,这闺女咋就这么左性,心眼那么小也老想占些便宜,还偏偏做得那么不好看,有时她都怀疑这是不是她的闺女,可这张脸却是长得和她一样,只能怪自己没把闺女教好,所以没办法嫁了人还得接着教。

    ”你这又是咋啦,怎么像哭过一样?”

    “娘,你给评评理,今个我路过席林家闻到了肉香就进去想吃上两块,你也知道我已经很久没吃肉了,就是我不吃我肚里的孩子也要吃是不是,可是奶奶却不让我吃,还叫我家去,你说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她娘听了觉得不该这样,亲家奶奶可是个明理的人,又问道:“你奶奶没说其他的?”

    席木媳妇气鼓鼓说:“说是犯什么忌讳,你说不就吃点兔肉还犯什么忌讳,不想给我吃就明说呀!”

    她娘这下明白过来了,一把拍了闺女一下:“你这倒霉孩子,你不知道怀孕是不能吃兔肉的,你没见那兔子可是三瓣嘴的,怀孕的人可不就不敢吃,万一生个娃是三瓣嘴的,可不就坏了事,我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也不问清楚,还委屈了这么大晚上的还跑回来,我怎么生了你这个闺女,气都要气死我了。”

    席木媳妇听了自家老娘的话,不禁吓了一跳,这时才仔细想想可不就是这个理,要说她也就最听自个老娘的话,别人就说破了嘴,她还觉得人家是在糊弄她了。

    这下看老娘像是被自己气的不轻,忙上前替自个娘舒了舒气,嘴里讷讷道:“娘我这不是不知道嘛,要是知道我能这样,您就别气了,我一定好好听你的话。”

    她娘也拿这个闺女没办法,每次都说可还没次都犯,真是有这么个闺女心累得很,可也得受着谁让这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呢!

    “你要是听娘的话你就家去,然后去你奶奶那道个歉,这事可是你做得不对现在这样跑回来家里人该担心了。”

    席木媳妇听了有些不情愿:“又不是什么大事还道什么歉。”想想要当着李秀兰的面道歉她就觉得没脸。

    “你要是认我这个娘你就给我好好道歉,要是不道歉你以后也别家来了,我是你娘我可以惯着你,可你婆家的人可不会惯着你,这样下去你把人都得罪光了,以后看谁还会帮把手。我看你那大堂哥是个厉害的,以后你们可不得靠着他,怎么来说也是自个家的人。”

    席木媳妇听了不服气道:“他怎么就是个厉害的了,不就是爷奶偏疼他,什么好东西都给他。”

    他娘叹了口气,跟这闺女也说不清楚,只好道:“我可跟你说了,你以后再不许去他们家占便宜,这大堂哥得罪了你以后可没好果子,你想想他以后要是有出息发达了,可不得带着你家的那个傻大个,毕竟打断骨头连着筋不是。”

    “娘,你怎么说大堂哥以后会出息呢,他现在不也就在队里上工干活,能出息到哪呢?”

    “你忘了席木他爹可是烈士据说老有关系了,你们家的那个三叔也是因为他的关系才在城里站稳了脚的,而且你不是说你奶奶家祖传的手艺都给他学去了,你奶奶可是个厉害的,你想想她的祖传手艺能简单吗,有关系又有这好手艺,以后他可不就得飞黄腾达,他们发达了就是指缝里漏点给你们,你们以后也是有好日子过得。”

    席木媳妇觉得自己娘说得很有道理,谁让自己嫁了个木头疙瘩,一点也不开窍。

    他娘怕她没听懂继续说道:“你看你奶对他的看重就知道,其他人都学不会的手艺,就他席林一个人学会了,可不就说明他脑子好,而且我看他平时处世,可不是个好糊弄的,你以后可再不能得罪了他。”

    席木媳妇一听吓了一跳,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以后看看来更不能做什么,得听娘的话,她娘可是个精明人。

    她娘看她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总算放了点心,这个闺女可是要时常敲打的,趁她现在还没把人得罪光时好好的看着她,可不能让她把好好的日子给过坏了。

    当初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她闺女嫁进去的,她瞅着也就席爱过家条件不错,席木又是个憨性子不会欺负人,他们家可是有几个能干人的,闺女以后日子指定坏不了,当然前提是她闺女得好好听话,和家里人处好来。

    就在两母女唠着嗑时,席木走了进来一看到媳妇在总算放了心:“媳妇,你咋又会娘家来了,我还以为你跑哪了,把人给担心死。”

    席木媳妇看到自家男人来了,知道自己得走了,还得听娘的到奶奶那去道个歉。

    她娘又叮嘱了她几句,小两口就一起出了门回家了

    。

    席宝儿看着她爹进来说了才知道她的那个婶婶又闹脾气回娘家了,真是对这个有点奇葩的婶婶佩服得不得了,没事就爱作一下,可老是在她们家作就有些让人讨厌了。

    本来一家人吃兔肉吃得好好的,给这么一闹不是膈应人吗?你说她抓只兔子容易吗,这可是好不容易撞上来的呀。

    她看爷爷奶奶倒还好也没被气着,想来看的事也多了,不会像一般老人那样爱为小辈担心。

    一家人吃了饭后就逗着席宝儿说话,席宝儿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装个伪小孩,还要彩衣娱亲。

    李金贵和席墨吃了肉很是高兴,可不管大人们的事,这会儿也在席宝儿边上逗趣着,惹得大人哈哈大笑。

    就在这气氛正好时席木领着媳妇上门了,席木媳妇恭恭敬敬地对奶奶说道:“奶奶对不起,刚刚的事是我不对我不知道兔子肉是不能吃的。”

    席林奶奶看她那个样子也知道估计回去被她娘说了,也不和她计较就叫她快点回家去,时间也不早了得顾着肚子里的孩子。

    其实当初她本来不太赞成席木娶这个媳妇的,一看就有些小家子气,不过想想她有个聪明的娘,而且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儿,也就没有管太多。

    现在看来她当初果真没看错,她们家也就她爱计较,还好亲家母能治她。

    席林奶奶把席木夫妻打发出去后就对席林说道:“你明个去弄几条鱼来,给你三个弟媳妇一人一条,这年头条件不好怀孕也没个好东西补补。”

    席林爽快地答应了下来,都是没有吃闹的,谁让这年头就缺吃的呢。

    席宝儿觉得她太奶奶还是很厚道的,虽说对她们家偏了点,可对家里的小辈还是很宽容的,有些好东西也会拿出来分点。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李金贵就起来了拿着昨晚奶奶准备好的兔子肉,要回去给爹娘尝一尝,要不是奶奶提醒他他都要把自个爹娘给忘了,因为在家时爹娘一向都是把东西留给他吃的,他都习惯了忘了爹娘也是要吃的。

    可是奶奶说得也对,这兔子可是自己抓到的,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给自己家的爹娘肉吃,想想爹娘都把好东西省下来给他吃,也怪不容易的。

    他以后可不得好好地孝顺爹娘,而且他觉得自己现在老能干了,都能逮着兔子了,有这第一次以后还怕没有第二次第三次吗,他以后可是会多多拿肉回来给这些个对他好的人。

    可以说李金贵现在自信是空前地膨胀了,他压根不知道并不是自己有能力逮兔子,而是他有小外甥女这个金手指。

    李金贵一路走得飞快,他想着在爹娘上工前赶到家,让爹娘一大早就能吃到肉,像他要是一大早能有肉吃,可不得高兴坏了。

    还没走进村,就在路上碰到了村里的李大叔,他们这个村的大部分都是姓李的,所以叫来叫去也就叔呀叔的。

    “哟,金贵这是回家来了呀,听说你被送到你二姐家去了,看你现在吃得白白胖胖的,看来你二姐对你可老好了。”这个李大叔可有些瞧不上李金贵的爹李疙瘩。

    不就是个儿子呀,村里谁家还没个儿子的,可谁家像他家一样一个儿子像个宝一样供起来的,不给干活这么宠着,可不就经常闯祸,要他说还是棍棒下面出孝子。

    看他家的小子比别人家的小子白胖,爹娘就瘦的一把骨头,可不就是都省给孩子吃,这样惯下去可是会惯坏孩子的,大家家的孩子都是一样的,就他家的是金疙瘩。

    他表面好像说着好话,可心里可是想的却是另一回事。

    李金贵可不爱搭理这些人,他老早就知道这些人不待见他,随便回了句:“我二姐可不就对我好,那可是我亲二姐,不对我好对谁好。”说完也不理人,径直往家走了。

    话说李金贵的爹李疙瘩自老儿子走后,想老儿子想得都快睡不着,他可是40岁时才得的老儿子,本来以为自个这辈子都没儿子的命了,可突然儿子来了,可不得放在手心里疼着。

    也是没办法才把老儿子送走的,他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好去看儿子,给人家看见了还会说闲话,本来他们家的事就老被人拿来说嘴。

    他家的那个婆娘倒好自个见着了老儿子,上次儿子回来也没叫他进家门,让他看看儿子有没有瘦了。

    他才在想着自己家的老儿子,就听到院门有响声,转过头一看可不是他家的老儿子,他还怕自己看花了眼,又揉了揉眼睛,还真是老儿子回来了。

    这可把他高兴坏了,大声叫道:“孩子他娘,你快过来,咱老儿子回来了。”

    李金贵看到他爹也很是高兴,他爹可是宠他的很,什么好吃的都给他吃,。

    王春花也听到了自家男人的叫声,忙从屋里走了出来,手往围裙上一抹就上前来,捧着自个家儿子的脸:“我看看瘦了没有,你二姐对你好吗,可有给你吃饱?”

    李金贵把他娘的手从脸上拿了下来,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这样,怪难为情的:“娘你看我的脸都胖起来了,二姐对我可好了,你就不要为我担心了。我今个回来是给你们送肉吃的,我昨个逮着了只兔子,叫奶奶烧了这不奶奶还留了点叫我拿回来给你们吃。”

    王春花和李疙瘩一听都感动坏了,对于亲家奶奶就直接忽略过去,就只记得自个家儿子给自个儿带肉吃了。

    老俩口都异口同声说:“爹(娘)不吃,你多吃点。”

    李金贵看爹娘还是和往常一样都舍不得吃要把这吃点的让给他吃,不过这回他可是专程送肉给他们吃的,怎么能让他们糊弄过去。

    于是李金贵就板着脸道:“这肉可是我特地回来送给你们吃的,你们儿子现在出息了,以后你们就等着享福好了,这点肉不算什么,你们快点吃了,要是不吃的话,以后我可不家来了。”

    王春花一听以后不家来了还了得,于是推了推老伴,两个人就和儿子一起进了屋,坐在桌前吃起肉来

    。

    “还别说亲家奶奶这手艺还真不错,这兔肉烧得老好吃了。”王春花夹了块肉进嘴里嚼了几下道。

    她已经很长时间都没吃荤腥了,自从有了这儿子,家里吃的都省着给他吃了,自己就混混过去。现在好了,儿子都懂得孝顺她了,她一边吃肉一边感动着。

    李金贵听了他娘的话高兴道:“我就说奶奶的手艺可好了,就是粗娘都烧得老好吃了,哪像娘你烧得就像猪食一样。”

    王春花听了儿子的埋汰也不恼,好像儿子说的都是对的一样。

    李金贵看着爹娘吃,心里也觉得有些满足,忽然想到什么问他娘道:“我大姐有没有上家里来,我可是叫你不许拿东西给她的,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的。”

    王春花一听心里一咯噔,大闺女前几天还真来过,也想要东西来着,可她听儿子的话,硬是忍住了没给拿。

    想想觉得自己没什么错就回道:“你大姐来过了,不过我听你的话,可没有给她拿东西。”

    李金贵听了满意地笑了,不过还是提醒道:“娘你可要一直记着,不要我大姐多来几趟你就把东西给她了。”

    王春花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李金贵还想再说什么时,冷不丁地嘴里被塞了块肉,一看原来是他爹夹了块兔肉塞他嘴里了。

    被爹塞了一嘴的肉想要说什么也得把嘴里的肉吃下去了再说,李金贵嚼了嚼嘴里的肉,虽然过了一个晚上可是吃起来还是那么的香,一点也没有因为冷了就不好吃。

    李疙瘩看着老儿子吃得香,自己嘴里的肉也更香了,儿子长大了都懂得孝敬爹娘了,看来这老儿子还是没有白疼的。

    他哪里知道他儿子早就把他们抛到脑后了,就因为他们老是让着他吃,这样习惯了吃东西时也不会想起他们,要不是席林奶奶的提醒,他们可没办法吃到肉。哪有这会儿的美滋滋,所以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是很有道理的。

    王春花边吃边夸着儿子:“我家金贵现在可厉害了,连兔子都能逮着了,娘看你以后可是有大出息的,现在就能给爹娘吃肉了。”

    李金贵听了心里得瑟的不行,这都被他娘看出来了,他觉得自己以后指定是个能干的,那必须要能干呀,不然怎么能娶到会煮好吃的媳妇儿呢。

    王春花不知道自己儿子现在就在想媳妇儿了,就是知道了可能也还会高兴,可就是不知道她儿子是不是个娶了媳妇就忘了娘的,虽说现在没娶也没见得有多惦记娘。

    所以小孩子的教育还是很重要的,很多观念得从小就开始培养,等到大了再来纠正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还好他们算命好 ,摊上了席林家这么个好亲家,只是他们自己不那么认为而已。

    李金贵督促着爹娘吃完了肉,又和爹娘叮嘱了几句后就要走了,他爹娘可舍不得他了,都想让他别走。

    可是看着儿子现在这精神样,也不闯祸了还吃得白胖,而且队长那里不知道气消了没有。

    所以老俩口只好忍痛送儿子走,就叮嘱儿子多回来家里看看。

    李金贵这下心满意足了,爹娘看起来还好,他也孝顺了爹娘,还是赶紧回姐夫家里,今天的猪草还没打呢,他还指望把猪养得肥肥的,到了过年就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再说现在在姐夫家过得也舒心,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又能逮着兔子那不是可以又打牙祭了吗。

    边想着边走得老快,不久的功夫后就回到了姐夫家。话说席宝儿今天一早起来没看到自己的小舅舅家觉得奇怪,后来太奶奶看她像是找人的样子就告诉她,她小舅舅是送肉回家给爹娘吃了。

    她还以为她小舅舅现在是浪子回头了,居然会孝顺爹娘了,哪知道这些都是她太奶奶的功劳。

    她还在那美滋滋地脑补,看她家的人人品多好呀,她小舅舅来她家可不是有了重新做人的感觉,这么改造下去她小舅舅以后说不定能改成个十佳好男人,先拿她小舅舅练练手,以后她可是要给自己改造一个十佳好丈夫的。

    上辈子没有机会找个男人成家,这辈子怎么也要结个婚生个小宝宝的,最好还是生个可爱漂亮的小宝宝,这样的话孩子的爹可就得找个颜值高的了,谁叫她这人是外貌协会的呢。

    不是她肤浅,而是如果天天对着一张丑脸估计饭都吃不下去的,没听过什么叫秀色可餐吗?

    再说了能找个颜值高了不好吗,就是为了后代的基因也要找颜值高的呀,就是这颜值高的有个弊端,怕那些花痴女扑上来,一天到晚要灭桃花也是很累的。

    看来以后得找个冰山型的高颜值男人,这样那些女的靠近可不就被冻着了,就不会飞蛾扑火了。

    她倒忘记自个儿到时候会不会被冻伤了,所以脑补是病得治呀。

    李金贵可不知道他的亲亲外甥女把他当作实验对象了,还一心地想自己以后能干了,可得好好对这个外甥女,谁叫这个外甥女像他呢。

    当人家舅舅也是很烦恼的好不好,得找好吃的讨好小娃娃,还要带小娃娃,虽然这是甜蜜的烦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