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后续
    李金贵一大早出了门, 席林也一大早出了门, 他出门可是有任务的。奶奶看几个孙媳妇都怀孕了没有什么补的,叫他抓鱼来着, 其实他还是有点舍不得的,这些子鱼留给闺女吃不是好好的。

    不过奶奶从小就教他做人要大气, 特别是男人不许小家子气来着。山里的水潭里的鱼都是有数的, 为了不只出没进, 他有时会去逮些小鱼放进去,然后加上水潭里本来的鱼繁衍生息,只要不可劲地逮, 还是有得吃的。

    自他家闺女出生后虽没有正经地买过肉吃,可荤腥还是有吃的,比起其他人家是好多了。

    之前媳妇怀孕的时候他可是把攒着的东西都一股脑儿地用了下去, 加上做月子, 这手上可不就没存下东西。

    现在还有几个月就是自个家的闺女周岁了, 所以爷奶都把肉票攒着, 这肉票也不多,一个月才那么几两肉的,可不得攒久些才够吃上一顿, 到时可是一大家子人吃的, 三叔说不定还会回来的。

    李金贵回来没多久席林也到了家, 背上背的篓子里装了几条鱼, 好不容易上趟山可不得给闺女也整点补补。没得便宜了别人, 自个家闺女饿着的道理。

    席林这人怎么说人家对他好, 他也会对人家好,不过他可不是烂好人,什么事心里都有谱的。

    席林把鱼放到了厨房就赶着去上工了,今早他可是耽误了些功夫的,因为还割了些草到水潭里喂鱼。

    席林奶奶把鱼放到水里养着,打算中午时让席林送到他大伯家里。其实她也是看这几个孙媳妇怀着孕没有吃的,可人家席林媳妇怀孕的时候也是自己想办法弄了东西来的。

    自个家的媳妇自个疼,想要媳妇吃得好,可不得自个想想办法,她年纪大了也不爱操这些个心。

    现在就一个囡囡就够她操心了,那些个成了家的,可不得自己把家给撑起来,她还能管他们一辈子,老话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

    不过她也知道其他的三个孙子可没自己这个大孙子那么灵活,都有些死脑筋,所以也就让他们在家里呆着。

    席林不一样可是从小被她教着的,她还会不了解这个大孙子吗,那可是一个机灵鬼,脑子好使得很。她打算以后时局好了,可是要这个孙子把她家的祖业给撑起来的。

    现在可不得好好地练练手艺,说起来她的囡囡也有她爹那股子机灵劲,还这么小就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可能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这句老古话说的还是很有些道理的。

    席林奶奶早上蒸了个蛋羹给席宝儿子,现在大了点也可以吃蛋了,原来怕不好消化,都没给她吃,把蛋都攒着,亏着谁都可以 ,可不能亏着这个宝贝疙瘩。

    席宝儿嘴里吃着太奶奶喂的鸡蛋羹,可真叫一个香呀,嫩滑的不行,她吃得那叫一个幸福。

    看她爹刚回来时背上背了背篓,好像是上山去逮鱼去了,晚上她又有香喷喷的鱼肉吃了。

    其实原本她也不是那么贪吃的,可毕竟经历了末世,怕再有那些没吃的日子,所以对吃特别的执着,慢慢地就变得贪吃起来。

    她想着她马上就快长大了,等她长大了可不就得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至少让家里人能三五不时吃上肉不是,就是不知道山上的这些肉多不多,她的新技能可是好用得很。

    等席宝儿吃完了蛋羹,席墨也被送了过来,昨晚那么一闹,后面席墨就被席爱国给接回去了。

    席墨来了家里就热闹了些,一个小小孩加上一个奶娃娃可不就有了伴,席墨可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小妹妹的,经常在席宝儿面前找存在感。

    席宝儿虽然对他的长相有些不满意,不过有个小哥哥一直讨好自己心里还是有些受用的。

    到了中午,席林回来就把鱼送到了大伯家里。吴红梅看着席林送来的鱼,有些不好意思:“这鱼你还是留给囡囡和你爷奶吃吧!”

    席林既然送来了就没想再带回去的,于是笑着说:“家里还留了有,您想我能亏着我闺女吗?”

    吴红梅听了也是笑了起来,这大侄子可一天到晚把他闺女给挂在嘴边,宠在手心的,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个宝贝闺女似的。

    “那我就替你那三个不成器的弟弟谢谢你了,真是的自个媳妇还要你这个堂哥来贴补的,怎么就没一个有出息的,你看以后谁再敢出什么幺蛾子我可就不饶她了。”

    席林贫道:“大伯母可别这么埋汰三个弟弟,他们知道了可不得跟你急,我毕竟更大些,帮着点他们也是应该的,我从小可得了你们不少好处呢,大伯还不是把我当儿子一样来疼。”

    吴红梅听了可不是这个理,当时席爱国是老大,可是婚却结得晚,说是家里还有弟弟得先顾着家里,后来结了婚没多久,席林就出生了,她们那时没孩子,可不就把席林当作自个孩子一样来疼的。

    席林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这孩子是个什么人他们都清楚的很,她家的老头子可是像对儿子一样对席林的,谁叫席林机灵又孝顺,哪像他们的那三个木疙瘩儿子,也不知道随了谁,都一根筋得很。

    吴红梅收了鱼就去叫自个男人去把家里的孩子都叫了来,把鱼放在桌子上对他们说道:“这是你们堂哥给你们的鱼,看你们的媳妇都怀孕了也没一口吃的补着,就弄了这些鱼来,你们可得记得他的好,以后可不许再到他家去要东西的,你说你们三个出息的,都有媳妇了也不知道把自个家媳妇给顾好了,还要人家来操心。”

    三个儿子听了都有些脸红,也不是他们不想给自己媳妇补补,只是都没门路不是,天天就上工的,山上的那些个野物也不是那么好打的。

    不过现在听娘这么一说,以后可得再上点心,野物抓不到,可这鱼还是能逮着的。

    席木媳妇听了更是心虚的不行,婆婆这些话好像就是说给她听的,看来她娘还真说对了,这个堂哥是个能干的,以后得好好跟着处好关系,关系好了东西自然就有了。

    还是她娘脑子好有眼光,她决定好好听她娘的话,她娘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她娘总不会害她的。

    吴红梅打发走了自己家的孩子,对自个男人担忧道:“你说这三个儿子怎么长的,怎么就这么木呢,脑子一点都不会转弯,以后可怎么办呀!”

    席爱国对自家媳妇的担忧有些不以为难:“聪明人有聪明人的活法,老实人有老实人的活法,我看爹的意思现在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好,你没看到大侄子都被爹拘在家里,再说大侄子是个仁义的,就他那脑子以后指定发达,到时候你还怕他不拉拔一下这些兄弟。”

    吴红梅听了自家男人的话也觉得是这个理,大侄子的人品她还是信得过的,自家儿子什么样她也知道,只要肯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就好,其他的就不要指望太多了。

    晚上吃饭时,席宝儿果真喝着香喷喷的鱼汤,她娘还挑着鱼刺把肉喂给她吃,本来她爹想要喂她的,可她娘嫌他一个大男人手粗,要是一不小心把刺给喂进去可怎么办。

    因为留了一条大的下来,所以席宝儿吃的是小部分,其它的煮了一家人吃,这可把李金贵乐坏了,昨个刚吃了兔肉今个就有鱼肉吃,所以他说还是姐夫家好。

    看来他大姐有时候也会说实话的,就姐夫家有好吃的这话可不就说对了。

    李秀兰边喂着席宝儿边说道:“今个看王建国家闺女回来了,她看到我时还瞪了我几眼,我寻思着我又没得罪她,怎么她朝我瞪眼来着。”

    席林一听就心里咯噔一下,媳妇还不知道王建国家的闺女可一心想要嫁给他来着。

    要说他也觉得自己倒霉来着,好久以前时帮来王建国家闺女一次,不过就是举手之劳而已,怎么知道就被缠上了,她家的人烦人的很,都不是些省油的灯,他可不想跟他们家的人打交道。

    于是就远着她,寻思着这样她就会知难而退,谁知这王建国家的闺女也不是个省心的,想方设法地接近他,和她都明说了还像牛皮糖一样粘上来,他一个大老爷们总不好动手打女人。

    虽然他有时被烦的都有点想动手了,更可气的是那王建国家的闺女看明的来不行,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居然想算计他,还好他机灵躲了过去,没着了他们家的道,现在想来他都还有些庆幸。

    也不知道他们家看上他哪了,这么一门心思地扑上来,他也没觉得他身上有什么可图的。现在都各自成家了,本来也没有关系,可别整什么幺蛾子。

    她媳妇可还一直不知道这回事,看来还得和媳妇坦白从宽一下,不然要是从别人的嘴里知道了这个,他可就是隐瞒不报到时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