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解释
    到了晚上休息时席林就让奶奶把囡囡给抱走, 他打算今个晚上把那糟心的事给说了, 早点说了省得惹出麻烦来。

    其实他身正得很,就怕那不安好心的故意搬弄是非, 歪曲事实万一媳妇听了相信了那可就麻烦了,得把一切隐患都消灭在根里。

    李秀兰还奇怪自个男人今个怎么了, 居然让囡囡去和奶奶睡了, 看着自家男人的脸色有些不好, 她心里一紧:“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吧,怎么感觉你怪怪的。”

    席林听了马上保证道:“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呢,我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除了你我可没正眼看过哪个女的。”

    “那我怎么觉得你不对,好像做错事一样。”李秀兰不信道。

    “其实都是以前的事了,就是我有一次不是救了王建国家的闺女, 然后不知怎的她就缠上了我, 想给我当媳妇来着, 我可被她给吓着了都躲着她来着。”

    李秀兰一听马上揪着席林的耳朵:“好呀, 还说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旧情人都有了,我说她好好的瞪我做什么, 我都不认识她, 原来是你惹的祸呀!”

    席林耳朵被揪着说:“媳妇你揪着老疼了, 我耳朵疼是不要紧要是把你手给揪疼了, 我可是会心疼的。”

    李秀兰看他这个时候还在贫嘴, 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手却是松了下来:“你还不快点坦白从宽,不要在这里打岔。”

    席林正了正色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她不知看上我哪点老缠着我,我可不都躲到你们那去,要不我能认识你,娶上你这个好媳妇吗!”

    当时他躲过了王建国家的闺女,觉得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于是就到自己亲戚家去呆了一段时间,刚好就那时亲戚介绍了李秀兰给他认识,于是两人就这么好上了。

    李秀兰听这么一说想起了俩人当时的情形,心里还是很感触的,席林可以说是她的救赎了:“让这么说我还得感谢她,她可是我们的媒人喽!”

    席林也想起了和媳妇刚认识的时,不觉得心情有些激荡,一把搂过了媳妇:“不相干的人管她做什么,我只是怕你从碎嘴的那听到些乱七八糟的,现在你什么都不要管还是管管你男人我吧,今个闺女不在正好可以放开些。”话说完就搂着媳妇胡天胡地起来。

    到了第二天席林两口都神清气爽地上工去了,席宝儿起来看他爹一脸荡漾,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什么,想想以后还是不要和她爹娘一块睡好了,打搅人家恩爱可是很不人道的。

    自从前天尝到了甜头,可以用异能抓兔子后,席宝儿老想着故技重施,看能不能再抓到些什么,可是出不了门,什么也是白搭,她现在被看得可严了,小舅舅都没法抱她

    。

    这会席宝儿在太爷爷的怀里,眼珠子一转拍了拍太爷爷,然后指着门说“玩,玩”。

    席林爷爷看着怀里的小不点,还是个小奶娃居然就会想着去外面玩了,有些好笑道:“外面可是有坏人的,我们囡囡可不能随便出门的。”

    席宝儿又不是真的小娃娃,哪会上当受骗,就一直指着门,嘴里叫着。

    席林奶奶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对老头子说:“你就带囡囡出去逛逛,小娃娃就喜欢去外面玩的,也别天天关在家里,等过两天小推车打好了,就可以推着出去玩了,这样也不回累着你。”

    席林爷爷可不觉得他连一个小奶娃都抱不起,不过还是听自个媳妇的话,把囡囡给抱了出去,也没抱到村子里去,人太多了他嫌麻烦,看到了又要问东问西的,这些个人没事就爱嚼舌根。

    席宝儿被太爷爷抱着往山边走,正合了她的意,她一边看着风景一边仔细着动静,想看看有什么东西是她可以抓的,尝到了肉味就老想着吃,感觉馋虫被勾起一样。

    可是一路下来也没看到什么东西,她有点失望,想想就觉得上次可能是运气好,那只兔子为了吃野莓撞上来的,要是兔子真的这么容易就看到的话,大家也不会这么缺肉了。

    她可是忘了她自己有异能才好抓的兔子,普通人的话这野兔可是很会跑的,哪有那么好抓。

    所以最后席宝儿就被遛了一圈,然后乘兴而出,败兴而归。

    李秀兰上工后和葛大壮媳妇一起干着活,她们俩关系好所以老搭着一起干活。

    葛大壮媳妇拉了拉李秀兰的胳膊,神秘兮兮地说:“你昨个看到王建国家的闺女了吧,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回来的?”

    李秀兰昨晚才知道王建国家的闺女惦记着自个家男人的事,今个一听是她的事忙精神道:“她怎么了,这会儿回来干啥呢?”

    葛大壮媳妇小声地说:“要我说这王建国家的闺女也是个可怜的,你应该也知道她嫁给了一个鳏夫,虽说那个鳏夫条件还不错还是个有工作的,可是那个鳏夫可是有两个孩子的。这不王建国家的闺女不是怀上了娃,可是居然被那俩孩子一推,肚子的孩子就没了。”

    李秀兰一听也觉得有些可怜,虽然她不待见王建国家的闺女,可是大家都是女人,她自己又是结婚了八年才有了孩子的,太明白女人想要孩子的那种心情了。

    “那她男人没啥反应,怎么说也是自个的娃?”李秀兰问道。

    葛大壮媳妇撇了撇嘴:“能有什么反应,一个是还没见着影儿的,一个是自己跟前养了几年的,当然是就这么不了了之,再说她嫁给她那男人也算是高攀,人家可不把她当回事的。”

    李秀兰听了感慨:“我们女人可是要嫁对人才能有好日子过的,你说她一个黄花闺女可不是大把的人嫁,她又长得那么水灵,怎么会嫁给一个鳏夫,那鳏夫就是条件再好可也是有孩子的,做人家后妈可是不好做的。”

    “你可不知道他们家的人心可高了,一心就想攀高枝来着,原本好像听说看上的你们家席林的,可是席林却看不上他们家,所以不是卯足劲找来这么个条件好的女婿,这不就害了自个家的闺女。”

    李秀兰觉得奇怪,她家的人如果一心攀高枝的话怎么会看上席林,席林也不是城里人有铁饭碗来着,她自个觉得她男人的条件还达不到他们家高枝的要求。

    其实李秀兰不知道的的是,这都是因为席林的英雄救美让王建国家的闺女芳心暗许,然后在自家爹娘那使着劲,她爹娘才同意的,谁知道却被打了脸,所以才和席林这么不对付的。

    葛大壮媳妇说完了才发现自个说漏了嘴,好像席林媳妇并不知道这回事,忙看了看李秀兰的脸色,看她没什么反应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问:“你都知道了?”

    李秀兰回道:“昨个晚上才知道的,敢情我像傻子一样都被你们给蒙在鼓里。”

    葛大壮媳妇说:“也不是故意瞒着你,就是这也没什么事,都是人家一厢情愿来着,说来还是你家席林好,自个儿告诉你,我和你说呀夫妻之间可不就要敞亮点,要是什么事都藏着掖着,那做夫妻还有什么意思,一点都不贴心。”

    李秀兰笑着道:“我看你家男人也很好,对你那叫一个言听计从的,还是嫂子你能干。”

    葛大壮媳妇听了可不干了:“我那不是也是逼出来的,你可不知道我家那个憨子呀,老实的不行,人家可不就爱欺负这样的,人善被人欺不是,我再不顶起来,家里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下去了,其实我倒想像你那样,凡事男人都给你解决了,多好省了不知多少的心。”

    李秀兰也觉得葛大壮媳妇说得有道理,虽说她也不是个怕事的,可也懒得总是应付些糟心的事。她自从被自个家姐姐在婚事上要摆她一道后就彻底觉醒了,知道一味退让人只会让人家得寸进尺,所以有时该泼辣时还是得泼辣些的。

    王建国媳妇在另一边干着活,看着席林媳妇和人家说说笑笑的,心里怎么也不舒服,席林媳妇倒好小日子过得舒心得很,可是她可怜的闺女却是受了那么大的委屈。

    想当初要是席林娶的是自家闺女的话,那闺女可不就过得也这么舒心,现在倒好,找了那么个女婿好处没得到,可是闺女却算是赔了,看着闺女瘦成一把骨头的样,她也是很心疼的。

    虽说当时是想让闺女嫁个好人家,然后可以帮衬一下自家,可也没想把闺女往火坑里推呀,她这闺女从小就长得好,她可是也有几分疼的,所以当时她闺女看上席林时她也就答应了下来。

    谁知道人家还看不上,都躲出去了,这一躲就找了个李秀兰,等她们家知道时都太迟了,人家都订亲了。

    所以她气不过就想给闺女找个好的,就找了现在这个女婿,人家可是城里上班的,怎么说条件也比席林的条件好吧!

    闺女当时也是同意来着的,可谁知道还是没摊上个好的,她觉得都是李秀兰把自个家闺女的姻缘给抢走了,不然闺女不会过现在的日子的。

    只能说有些人就是这么的自以为是,好像地球就要围着她们转,她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从来不会反省自己,是因为自己的选择所以带来的后果,就一味地把错处往别人身上推,什么都是怪别人,自己就是个受害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