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母女
    到了中午王建国媳妇回到了家, 还是有些气不过就在自个闺女面前说着席林媳妇的不是,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出点气一样。

    她现在也不敢明着挑事了, 她男人嫌她惹事生非,而且席林媳妇怎么说也是队长家的侄媳妇,人家只有帮亲的理, 她可不敢把人给得罪死了。

    王建国的闺女王桃花听着自己娘的抱怨,心里很是阴郁,想她求而不得的人家却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她不明白自个到底哪里不如那个李秀兰了,就是先来后到的话,也是她和席林先认识的。

    她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席林了,每回一起上工干活时她都会看到席林,她觉得席林很有一股子精神气,天天笑呵呵的,干活也利索。

    后来有一次她给一个混子盯上想占她便宜, 也是席林帮她赶走了混子, 可以说席林就像阳光一样照亮了她的心房。

    可惜她使尽了所有的手段都没能够和他在一起,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就是现在想起他来还是会有些心痛, 同样的对她的媳妇她就更是厌恶得很。

    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 有时候她都有些活不下去的感觉, 虽说她并不在意现在的男人, 可是她觉得她也太命苦了, 没有席林还嫁给了这么个人。

    原本当初答应时就有些意气, 看席林订婚了知道无可挽回了,就想着嫁给个城里的自个也不算太掉份儿,谁知道会摊上这么个人家。

    她已经不想回那个家了,本来就不是自己想要的,何况又还是那么个糟心的一家人。

    李秀兰下了工就回了家,她可不知道有人在背后怨着她,她想这自己闺女现在都能开口叫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路。

    家里的人都宠闺女得很,所以她这个当娘的可不就会在有时候扮个黑脸,可是黑脸都扮不成,奶奶一直护着呢。

    有时她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就一个闺女家里人还都宠着,就她知道的人家里疼闺女也就多给点吃了,怎么到了她们家就像一个地主家的小姐一样。

    不过她就算反对这么宠着孩子也是没有用的,她只是怕孩子会被宠怀的,女娃娃总是要嫁人的,以后的婆家可没这么千依百顺的。

    到了家看见她闺女在院子里坐着,奶奶手里拿着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喂着她闺女,她闺女看样子吃得挺高兴的,一口才刚进嘴里,手就拍打着然后小嘴又一张,为了快点吃到,好像都来不及嚼吧嚼就光往下咽了。

    要说起她闺女这股子馋劲也真是好笑,小小的那么一个娃,怎么就那么爱吃的,每次一看到有肉吃就两眼放着光,平时不哭的人,为了吃就会耍赖装哭了。

    不过还别说她这闺女可是够机灵的,这股子机灵劲可能是像了她家男人,她自己小时候可是笨得很不会讨喜,就只会一天到晚干着活,她闺女这样以后可别像她大姨了,她大姨就是小时候装乖,卖嘴皮子讨大人的好,都不要干活的,到现在都还不爱干活来着。

    想到这里她可就有些坐不住了,想着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能把她闺女给养成那个样子了。

    席宝儿美美地吃着爱心午餐,她太奶奶可是把她照顾得很好,吃食方面尤其精心,她最爱吃她太奶奶给她准备的吃食了,那叫一个好吃呀,而且还不重样的,吃着这样的吃食,她浑身上下就感觉到了幸福。

    可是吃得美美时却突然感觉身子打了个激灵,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并不知道她娘准备以后好好打磨她,就怕她会变成一个懒姑娘。

    可她娘不知道的是她的理想就是当一个米虫呀,想想末世前人家都喜欢的一句话,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那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呀,她可就想躺着,不想干活来着,话说就想做个懒癌患者怎么破?

    可以想象这母女俩的观念是如此的南辕北辙,以后还不知到会爆发怎样的战争,就不知道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看着闺女快要吃完了,李秀兰就对奶奶说道:“奶奶,你看囡囡都吃好了,您还是赶紧吃饭去,我在这看着囡囡等席林回来再一起吃。”

    席林奶奶看着自个孙媳妇要看囡囡,以为她是想和闺女培养感情,就进了屋吃饭去了。

    李秀兰看到奶奶进了屋,就把闺女一把抱起来,放到椅子前面站着:“刚刚吃饱饱,囡囡还是站一会儿,这样好消化,多练练站说不定就更快学会走路的。”

    李秀兰可不想自己闺女是个懒闺女,这不就开始训练上,从小就开始以后就不会变懒了。

    席宝儿刚吃得饱饱的,又被太阳晒着,暖洋洋懒洋洋的,不知道有多舒服,被这么一把抱起还要罚站,她可不愿意,就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任她娘怎么哄都不起来。

    李秀兰看闺女这一股子赖皮劲,又好气又好笑也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正在这时候她男人进了家门,看到了她男人她就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原来根在她男人这呢,不由得就“扑哧”笑出了声。

    席林刚进家门呢,就看见她媳妇朝他笑,他被笑得莫名其妙的,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刚想问一下,就看见闺女怎么坐到地上了,忙走过去抱起闺女心疼道:“囡囡怎么坐地上了,不会是摔了吧,你说你这个当娘的看到闺女坐地上还笑啥呢?”

    李秀兰看着男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心疼闺女,闺女可不就是这样被惯着赖皮的。

    她没好气地说:“我笑什么还不是笑你闺女学了你那股子赖皮劲,我看她吃完了就想叫她站一会,可谁知道她懒得很,一下也不肯站,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你说说看她这不是在耍赖皮吗?我还纳闷这哪学来的,你就进了门,我看到你可不就明白了。”

    席林听了还挺得意:“那是我的闺女不像我像哪个,要我说我闺女那不是赖皮,那是机灵来着,肯定是不想站,然后你又要她站,她拿你没办法不就只好坐下来了。”

    席宝儿听了开心地拍着她爹,嘴里也叫唤着“爹爹”看来还是有爹的孩子像块宝,她还这么小她娘就想训练她,这娘是亲的吗?

    席林看闺女叫他了,笑得更是开心:“你看到没有,闺女都赞成我的话,我看你还别折腾闺女了,闺女想什么时候站就什么时候站,就是不想站想躺着也行,我的闺女我还惯得起。”

    席宝儿听了那叫一个感动,这才是亲爹呀亲的,感动之余忙把自己小嘴凑到亲爹的脸上“吧唧”一下。

    这突如其来的亲近可把席林高兴坏了,抱起闺女也“啾啾”地亲了起来。

    李秀兰在一旁看到这父女俩的亲热劲,气不打一处来,敢情这俩就是亲的,她就是那后娘呀,看她闺女那个样子,以后可不是个勤劳的主,现在见天的就被抱在怀里,看她还开心得很。

    席林可不去管这母女俩的官司,他只知道闺女爱亲近他就好,他把闺女抱了进屋,看他闺女这样子可能是想睡了,他闺女每次只要吃饱了就会犯困的。

    席宝儿不知道自己在爹眼里就像家里养的猪一样,吃完了就想睡,不过她现在可不就是了,吃完了睡,睡醒了又吃。

    席林奶奶在屋里早就听到了外头的动静,她一把抱过囡囡,姿势娴熟地哄着她睡嘴里说道:“孩子时候想站就让她什么时候站,现在还小不要对她要求太高,我们囡囡可是个顶乖顶乖的小孩,要我说懒就懒点,是女娃娃又不是男娃娃,我们家统共就这么个女娃娃,还宠得起。”

    其实席林奶奶和席林这么宠着席宝儿还是有原因的,几年前碰到了一个算命的来村子里,当时席林好心给了些吃的,那个算命的就说了,席林命中只有一女,这一女还是因他上辈子的功德才能有这一女的。

    当时她们听了都不怎么相信,不过那算命的却把她娘家的事说了个**不离十的,还说了她娘家有一线生机。

    她听了才觉察出那个算命的是有些道行的,心里也希望算命的说得是准的,这样的话她的亲人就还活着,这可是比什么都好的消息。

    后来席林果然几年也没生出个娃来,媳妇好不容易怀了娃,生出来的也是个女娃。

    这可不就应验了那个算命的说的话了,所以她们都特别珍惜这女娃娃,再说囡囡长得那么的可人,又乖巧又聪明的,谁见着都会喜欢的。

    本来他们家就没有女娃娃,所以对囡囡也就格外的宠。

    李秀兰听了奶奶的话也是没辙了,这和她男人的话说的一样的,可真不愧是祖孙俩呀!她觉得她以后教闺女的路还长得很,现在就听他们的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