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旺舅舅?
    李金贵不知道自己外甥女对自己的吐槽, 他现在的心情可以用兴奋来形容,想着抓到的两只竹鼠,不但可以好好吃点肉, 而且自己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以后想吃肉时就得带上自己的小外甥女一起, 小外甥女的运气加上自己的能力, 不就什么样的肉都手到擒来。

    好吧,可以说这李金贵已经有一点膨胀了,他以为自个真的就那么厉害来着,不过他有一点可是真猜对了, 没有他的小外甥女的话,他可是连竹鼠毛都摸不到的。

    席宝儿这时候也没在为她小舅舅费神了,她这时候已经开始幻想着晚上能吃到的美味了,就她太奶奶的那个手艺,晚上还不得好吃的把自己的舌头给吞下去。

    本来她对这竹鼠的外形不感冒, 也没有什么食欲, 可是听了太奶奶对自己小舅舅说的话,原来这竹鼠还真是个好东西,太奶奶都这样说了那指定差不了的, 她太奶奶的话她可是绝对相信的。

    而且这还是自己的劳动成果,自己不吃不就便宜了那个自以为是的小舅舅了吗!

    到了席林回来时知道李金贵又抓到了竹鼠,他夸奖了李金贵, 但是心里也觉得奇怪, 他也没觉得这李金贵哪里厉害了, 怎么两次都可以抓到东西,不管是野兔和竹鼠,哪一个都不是好抓的,或许李金贵这是运气好吧!

    席宝儿不知道她爹都有点怀疑上了,不过没有亲眼看到那场景是无法想象到了,所以她还是很安全的。

    席宝儿的异能和空间是金手指,她这人谨慎惯了,这可能是一个人呆久了,一般都会下意识地防备别人,虽说她爹对她很好了,可是对于这匪夷所思的能力和空间,也许不知道才是好的。

    席宝儿也没想好怎么说,她的潜意识里也许根本就没有想要说出来,说出来后也许会要面对一些麻烦,光是解释什么的,想想都头疼,还是以后再看看,她现在可还不会说话呢!

    晚上吃饭时,李金贵终于吃到自己心心念念的肉了,奶奶今天煮的是清蒸竹鼠。

    在煮的时候李金贵都没舍得离开一直在旁边看着,一边看还能一边闻点肉香不是。

    他看这奶奶把杀好的竹鼠上用火棍给燎尽绒毛,再刮洗干净。家里自己种的菜心洗净,切成一样的长段,红萝卜也在开水里焯熟后切片,葱,姜都拍破。

    接着就把竹鼠用开水猛烫一遍捞起,放到家里的大砂锅里,放入盐,料酒,葱,姜,蒸三个小时。最后在砂锅里注入上汤旺火烧开,加入菜心,发好水的山菇,红萝卜片,煮两分钟,撇去浮沫,再用调好的调料,浇在竹鼠上面,淋上香油就可以了。

    虽说这中间蒸都蒸了三个小时,可李金贵都没舍得离开,就在厨房的门口等着,感觉闻肉香也是一种享受一样。

    所以当肉吃到嘴里时,李金贵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果真是美味无比呀,在姐夫家,第一能让他服气的就是奶奶的厨艺了,他的胃已经被奶奶给征服了。

    虽说他姐夫煮的也好吃,可是他姐夫也煮得少,不过他姐夫在他的心里还是可以排在第三位的,第二位他决定给自己的小外甥女,谁叫小外甥女有运道呢!

    可以说里金贵在姐夫家过得那叫一个乐不思蜀的,一点也没有想回家的意思。

    席宝儿晚上也吃着这清蒸竹鼠,因为是清蒸的没有什么火气的,她的那份她太奶奶还特地多蒸了些时间,她现在都八颗牙了,能咬一些东西,不过嚼是不行的,所以一般她的吃食都会煮得烂一些,怕她不好消化。

    看着席宝儿这么一个小小的娃娃,两眼放光地吃着喂到嘴里的肉,席林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闺女了,看闺女这个样子,可是爱吃肉得很,可他这个做爹的却没有为闺女弄来肉吃。

    他觉得自己真不是个合格的爹,应该随时注意自个闺女的需求,这样闺女才能把他放心上不是。

    所以席林决定以后得抽些时间找找肉,闺女可是得放在第一位的,再说他为了练药膳什么的,经常还是要上山去找一些药材的,药膳药膳可不就和药材有很大的关系 ,这药材可是很重要的,不能出一点儿差错。

    到了准备去睡觉时,李秀兰又想把自个闺女给抱过来,可席宝儿死活也不让自己娘给抱去和她们睡,自从上次知道自己的存在会妨碍爹娘的恩爱后,她就再也不和她们睡了,她觉得自己可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闺女。

    李秀兰看闺女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愿和自己睡,只好作罢。等大家都回屋睡了,李秀兰躺在炕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突地坐起身,摇了摇身边的男人:“你说囡囡是不是不喜欢我这娘了,你看她最近一看到我就躲,晚上也不到我们屋里困觉了。”

    席林有些困了被自个媳妇这么一推都把那瞌睡虫也推没了,他觉得自个媳妇是想太多了,开解道:“你咋会这么想,我看囡囡躲着你是怕你叫她站来着,我看我们这个闺女可有点儿懒劲的,你别总是叫她要勤快什么的,她还小着呢!”

    李秀兰听了也觉得她闺女就像她男人说的那个样,还是有点担心地说:“我是怕她被大家宠着,这样懒下去的话万一长大后成我姐那样,可咋办。你看我姐那性子可不就是小时候被宠的,到现在都是孩子的娘了还那么懒,就想着占便宜来着。”

    席林可不爱听这话,他的闺女怎么是自己那个混不吝的大姨子可以比较的,在他心里他闺女可是顶顶好的,就算懒点有什么关系,不是还有他这个爹吗,只要有他这个爹在,闺女想懒就懒吧!

    不过他媳妇是为了闺女操心,虽然这操心在他看来没什么必要,可自个媳妇现在就开始为闺女操心上了,席林觉得自个媳妇是太闲了才有心思想这些,为了让媳妇不这么胡思乱想的,席林决定牺牲自个了。

    于是一个翻身压上了媳妇,媳妇累着了自然就没时间想东想西了,夫妻俩就这么恩爱上了。

    第二天李金贵又提着吃的回了家,他自从上次提着肉回家后就没再回去过了,一回到家就受到了爹娘的热烈欢迎。

    王春花看着好久不见的儿子,又吃着儿子带回来的肉,想想自己儿子现在能干着呢,都能弄到肉了,可是这儿子弄到的肉可不就便宜了,自个女婿家了吗!

    她觉得自己家有些吃亏了,自个儿子在他们家还要帮忙干活,还能弄肉给他们吃,他们这可是占了多大的便宜呀,想着心里就不得劲。

    于是王春花对儿子说道:“贵啊要不你还是家来吧,你看你现在都出息了,在你姐夫家还得干活,可不得把你给累坏了。”

    李金贵一听他娘这么说,就把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娘,你可别叫我回来,我要是家来了可就吃不到肉了,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出门去时,半点肉影子都不见的,只有带着囡囡和我一块出门,才能逮着这些吃上肉的。”

    王春花不傻一听就听出了话里的意思:“这样说来你姐的那个囡囡还是个有运道的?”

    李金贵猛点头:“可不是就像娘你说的那样,我看这囡囡就是个好运道的,我们出了两次门,两次都逮着肉了,我看囡囡旺我的很,一和她在一起就有肉吃。”

    在王春花的心里她儿子可是最重要的,听儿子这么一说她也认同了儿子的话:“那这样的话你还是呆在你姐夫家好一点,我儿子可不就得多旺旺,多沾点好运道来。”

    李疙瘩在一旁听着,对于儿子他的想法也是和自己家的婆娘一样,只要老儿子好了,就比什么都好 ,就是不能经常看到老儿子有点想得慌,才这么想着,他就听到自个婆娘又对儿子说了话,顿时把他喜得眉开眼笑的。

    原来王春花也赞成儿子能多沾点运道来,但是想想儿子总不回家心里不得劲得很,于是接着开口到:“贵呀你以后还是经常家来看看娘吧,你不在家娘可想你了,有时候晚上都睡不着觉。我和你二姐关系也不好,我可不爱上她们家去。”

    李金贵看娘这么想他,他虽说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还是听话地说:“那好吧,以后我每个星期家来一趟。”

    王春花听了就像得了什么天大的好处一样开心极了,她瞟了瞟自个家男人,其实她都知道她家男人想老儿子的紧,可一个大男人又不好说出口,也不好跑到亲家那里,所以她前面的话就是为自个男人说的。

    看自个家的男人这会儿喜得眼都眯了起来,她也觉得好笑得很,为了这个老儿子,她们俩口子可真是操碎了心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