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野猪
    席宝儿根本不知道她小舅舅觉得很她这个小外甥女旺他,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嗤之以鼻的, 她就算要旺的话也是旺她爹好不好。

    最近席宝儿已经开始扶着小推车站着了, 她觉得不会走路可正是没有自主权的, 不是被推着就是被抱着,啥时候等自己会走了,就可以想去哪里去哪里。

    本来她小舅舅还想带着她出去来着,可是这段时间她太奶奶看她看得紧, 所以她小舅舅的如意算盘打空了, 她经常看见她小舅舅对着她露出哀怨的眼神。

    席林奶奶其实也不是对李金贵有什么想法,不让他带囡囡出去, 只是觉得他每次带囡囡出去都能有东西抓回来, 可他自己出门时却没有抓个个把东西回来,所以她有些怀疑是囡囡的运气好。

    而且她觉得运气这东西可也不能一直用着的, 要是把囡囡的好运道用完了, 等囡囡自己需要的时候可怎么办?

    再说李金贵还是个半大小子, 看他样子好像已经觉察到是囡囡的关系他才能都抓到那些个野物的,所以老想带着囡囡出去, 可不能这么继续下去 ,小子嘴不严万一在外面说了什么给囡囡惹来麻烦可就不好了。

    席宝儿根本不知道太奶奶的良苦用心,还以为大人就是拘着她,不让她去玩来着。

    席林吃完了饭从屋里走出来后看到自个闺女在那里像是罚站一样,然后站得久一些了就把腿抬起来往前一小步然后就又站着了, 他觉得小闺女好玩极了, 看样子像是想学走路了。

    可是看她那个磨叽样, 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走路,他觉得小闺女也许是胆子小才不敢迈开腿大步地试的。

    他哪里知道席宝儿不是不想大步一点的试着的,而是她现在的身体的协调性还没那么好,腿也软着呢,所以才这样慢慢地尝试。

    你当她不想大步流星呀,她做伪小孩够久了,要一个成年人这样天天躺着,然后就是被抱着,那种滋味可叫一个酸爽,谁吃饱了撑着愿意这样呀!

    席宝儿心里的悲催是没有人知道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把泪往心里流,她自己都有些可怜自己了。

    席林看够了闺女的戏后,就上前逗闺女去了,席宝儿看懒得理他爹,没看到她正忙着吗,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和他瞎霍霍。

    席林看着闺女不搭理他有点伤心地对闺女说:“乖囡囡你要是不和爹玩爹可就要走了。”其实他是打算趁这会功夫上趟山看看能不能寻摸些东西回来。

    席宝儿一听她爹的话顿时警觉起来,最近她爹也不知怎么回事,有时会弄些野果子给她吃,有时逮条鱼回来给她炖汤,刚开始她还觉得她爹最近对她挺上心的。

    可是后来有一次看到她爹看她小舅舅的眼神,才明白过来敢情她爹这是在和她小舅舅争宠呀,可能是怕她小舅舅把她给抢走了。

    她对自个爹对自个的看重当然是满意的,可是她爹也不想想,她可是她爹的亲闺女,怎么说也是向着她自个爹的好不好,再说她小舅舅的那些个东西可还不是她的功劳不是,可这又不好和她爹说,所以她心里还是有些心疼自个爹的。

    现在看她爹好像要出门可不就一下警觉起来,看她爹的样子这是又打算上山了,她想她应该帮她爹一把。其实是自个想要出去玩儿的,最近都没出什么门子了。

    于是席宝儿立刻张开双手,嘴里喊着“爹爹”。

    席林看闺女这一会的功夫就要自个抱了,还以为闺女这是舍不得他呢,高兴坏了一把就抱起了闺女,他又想逗闺女玩又想上会山,人就有些心不在焉的。

    席宝儿看她爹这个样子就指着门外喊道“玩玩”。席林看闺女这样子,突然脑子一灵光,自己可以带闺女上山的,反正现在山里也没有什么大的野物,安全得很正好一举两得。

    想好了席林也就开始行动了,他把闺女放到了一个大的背篓里,拿了把柴刀和一包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一起挂在身上,然后背上背篓,对着屋里说了声自个带闺女去玩了,就出了门。

    席宝儿坐在背篓里开心得很,她还没这样玩儿过呢,想着爹要带她上山她就开心地不得了,正好可以看看山上有什么好东西。

    就这样父女俩就往山上去了,可刚走了没多远李金贵就追了上来:“姐夫你这是去哪呀?带上我呗!”

    席林有点不想带上这个小舅子,他好不容易和闺女独处正好培养培养感情,这小舅子凑上来算哪门子事呀!

    可看他小舅子这无赖样,就是他不带,他小舅子自个也会死皮赖脸地跟着的。

    于是席林索性道:“那你就好好跟上,这可是上山,可别跟丢了。”

    于是就这么一行三个人上山了,现在快要到秋收了,山上的景色还是很美的,一眼望去就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绿,然后不知名的野花也遍布绿草中,就像一张未经雕琢的自然风光画,让人看了别提多心旷神怡了。

    席宝儿一边坐着一边看着,觉得心情老好了,看来人还是得常出来走走的,看她天天被憋在屋里,都被憋的有些幼稚了,来看看这大好河山不就可以让自己心胸开阔不是。

    三个人就这么一路走了上山,席林有点想去水潭那里可以顺便带条鱼回去,可是看了看小舅子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也不是他小气来着,这水潭他可是连家里的兄弟都没告诉的,这水潭可是得好好的养护着的,统共也没多少鱼,要不是他小心,哪能想有鱼吃就有鱼吃的。

    不去水潭席林就带着他们往另一方向去了,这个地方他去得少,不过这山里经常都有人来砍柴的,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

    这里的树木还是有些茂密的,席林一边走一边看看有没有什么药材,所以走得有些慢。

    李金贵可就像放开的野马一样乱蹦着,没办法平时他都没上山来的,他姐夫可和他说了不许上山来着,要说他也没那么听话来着,可他姐夫说了如果私自跑上山可就要把他送回家去的,他可舍不得离开他姐夫家,所以就老实了下来。

    现在可以到山上了可不就得好好蹦达蹦达一下了,席林看李金贵跑得有点远了,就叫他别再跑了一会该看不见了。

    李金贵嘴里答应着,可腿还是一个劲地往前走,席林正好看见了一株药材,忙蹲下来采也就没顾得上李金贵。

    等他刚刚采好了药材再抬头一看时,早就没了李金贵的身影,席林有些担心他那个不听话的小舅子,赶忙朝刚才最后看到的那个方向走去。

    还没走到那里就听到什么声音,动静还有点大,然后就是小舅子的大叫声,席林一惊赶紧往前跑,跑近前一看就看到了让他心惊胆战的一幕,就见一只野猪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小舅子,好像马上就要上前把他撕了一样。

    席林惊得不行,明明这山上是没有这么大的野物的,怎么就跑出了野猪了,不过他没时间去想这些了,忙对李金贵大叫道:“快爬树上去。”

    李金贵前面是有点吓呆了,刚回过神就赶忙大叫,想着让姐夫过来,现在听姐夫一说才想起,这野猪可不就不会爬树的,于是赶紧往树上爬,这村里长大的孩子可个个都是爬树的好手。

    那一边的野猪看到动静可就不干了,把头一低就往李金贵的方向猛冲了过来。

    在背篓里的席宝儿看情形有些危险,马上催动了异能,用地上的粗藤缠着野猪的脚,野猪个头太大,这么一缠根本就缠不住,然后就见那野猪被绊了一下然后就“轰”一声撞到了树干上,这一撞力道可大得很,惯性刹不住这一撞就把野猪给撞晕过去了。

    席林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他都还没反应过来这野猪就撞到了树上,还晕了过去。

    席林缓了缓神,仔细观察着野猪那的动静,看了一会没什么反应,为了怕万一,席林把背后的背篓放到了地上对闺女说:“囡囡在这等一会,爹过去看看。”

    说完就拿着带在身上的药包上了前,其实他敢这样带自家闺女上山就是因为有手中的这个药包,这可是迷药特制的,就是一只大象来了也能迷倒的,更不要说是野猪了。

    席林小心翼翼地走到野猪跟前,看了看真是晕了过去,忙把手中的药往野猪头上洒,怕野猪突然醒过来,他特地多洒了些,洒完了药他才放下心来。

    李金贵也被刚才那一幕给惊着了,差一点他就要被野猪给撞着了,他的心都快跑出嗓子眼了,还好最后野猪不知怎么的就撞另一棵树上去了,这下他的小命可就保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