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三叔
    席林一大早起来准备去上工时就被自己家的爷爷给叫住了:“你三叔过两天会回来, 他刚好要到我们县里来开个会, 然后有时间又凑巧赶上囡囡的周岁, 所以会回来一趟,到时候看看要不要你去接一下。”

    席林答应了下来, 心里寻思着:三叔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得好好招待一下,三叔可是有什么好东西都会往家里寄的, 到时候可以多备些山里的山货,在城里这些可都是稀罕货, 有钱都不好买的。

    席林打定林注意就准备看看家里还囤下多少, 如果没有的话, 先去谁家匀一些来,到时再还回去。

    另一边的席林三叔席爱党这时也正在和自个媳妇说着回去的事,席爱党媳妇问道:“我们就回去个三四天的, 东西这样应该就够了吧?”

    席爱党看了看,衣服倒是没带多少,就带了些能用的东西, 他和他媳妇两人都有工作, 所以家里的票还是很充裕的,再加上媳妇娘家时不时还会拿点过来, 因此两口子都攒下不少票, 然后趁这次回去之前都换成了东西, 准备拿回家给家里人用。

    他们自己这方便得很, 这些东西也不缺, 可是这些东西对家里的人来说可就是紧俏货了。想着自己平时不能在两老身边孝顺着,所以席爱党就尽自己的能力给家里些东西,这样觉得心里也好受些,他可是一个很孝顺的儿子。

    要说席林的爷奶在教育孩子方面还是很成功的,他们的三个儿子可都是个顶个的好,大儿子席爱国做了村里的大队长,二儿子席爱民当时在部队里时就是个兵王,还上了军事学校可谓是能文能武的,三儿子在省里工作也是个出息的,知道的人对他们家都只有夸的份。

    席爱党的两个儿子看到自己的爹娘准备着东西,心里也是痒痒的,他们也很想跟着一起去爷爷奶奶那玩,可是因为要上学,所以自家的爹怎么也不同意他们跟着一起回去,在爹娘不在的时间他们就要到外公家住着。

    虽然外公外婆的都对他们很好,可是总不如自己家里舒服,而且那些表哥表姐什么的特别讨厌,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就因为他们家是泥腿子出生,可那些表哥表姐却不知道他们的爷爷可是战斗英雄,他们对自己的爷爷可是崇拜得很的,所以对外家的那些表哥表姐也喜欢不起来。

    席爱党的大儿子席彬对着他爹说道:“爹你能不能带我和弟弟回去,我们已经很久都没回过老家了,我们可想爷爷奶奶了,还想看看大堂哥家的小囡囡,听说长得特别的漂亮,我也是当叔叔的人了,可这叔叔都没见过自家的侄女,你说这像话吗?”

    席爱党看了看大儿子,知道这是想回去玩儿呢,还挺会找借口,听起来还像是那么回事,但还是很干脆地拒绝道:“这次就算了,我和你娘呆的时间也不长,才几天的功夫顾不上你们,你们如果要回老家的话,今年过年我们一起回老家过年,到时你们就可以好好地在老家撒欢了。”

    席彬看自己的要求被自家爹这么无情地拒绝了,心里很是失望,他不就是想趁机去玩一玩,现在学校的课也不紧,算下来也就才两天没上课而已。

    席爱党的小儿子席柏在一旁看着自家哥哥的目的没达到,也知道这次估计是没戏了,于是很快就接受了现实,问自家爹娘道:“这次是他堂哥家的囡囡办周岁,有没有好吃的呀?如果有爹娘就带点回来给我和哥哥吃呗,我都想我奶做的菜了,奶做的菜可好吃了。”

    席彬一听弟弟这么说才回过神来,自己还真是笨,连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了,他也想念奶奶做的菜了,想着奶奶在他们家时他们过的日子是多么幸福呀,奶奶的那双手可是会化腐朽为神奇的,普普通通的食材到了奶奶手中,煮出的东西那叫一个好吃,要是能天天和奶奶住一块就好了。

    席爱党听了自家小儿子的话,心里有些好笑,还是这小子滑头知道提条件,而且条件提得还恰到好处,是算定了他们会答应下来的,席爱党想了想决定答应下来。

    家里的条件虽说还不错,可这肉都是有数的,每个月的肉票也就那么些,家里的两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就馋肉得很,他好像记得他爹在信里说了他大侄子在山上逮着了只野猪,所以家里还是分了些肉的,到时候看看有没有剩下的,或者到时候看看能不能上山寻摸寻摸,说不定能逮到个什么。

    席爱党对自家两个儿子说:“你们的大堂哥在山里逮了只野猪,我看看回去有没有剩下的肉,如果有就给你们带过来。”

    席彬和席柏听了爹说的这个消息都激动起来:“爹你说的都是真的,大堂哥怎么这么厉害,还能逮着野猪,野猪可是大家伙呀,大堂哥是怎么逮着的?”

    席爱党看着两个儿子的兴奋样,说道:“你爷说了是那野猪自个往树上撞,然后撞晕的正好你大堂哥运气好给碰着了。”

    席彬听了不信道:“爹你不是在逗我们玩吧,只听过守株待兔的,没听过守株待猪的,你这故事编得也太扯了吧!”

    席爱党听了儿子的话,拍了拍自个的大儿子:“好你个小子连爹的话都不相信,这可是你爷写信来说的,你要是不信,自己看信去。”

    席彬听到这里才有些将信将疑的,爹说得不一定信,可要是爷爷说的那可就是真的了。

    席柏听了自个爹的话,心里也寻思着大堂哥的运气真好,以前也没听说过大堂哥有这么好的运气,这样的话过年一定要回老家过年,到时候也上山看看能不能有这好运气,他可是馋肉的紧,每次吃就那么一点,还不够塞牙缝的。

    席爱党和自己两个儿子说完了话就把他们打发去上学去了,时间都不早了,他们也得赶紧出发了,这次是刚好有个会要去老家的县里开,所以他才能抽出点时间回去,正好可以赶上小侄孙女的周岁,自从小侄孙女出生后他都还没见过呢。

    本来去年过年想要回去过年的,可是临时又有事走不开,所以没办法回去过年,这次回去正好可以看看,这可是他们家的第一个女娃娃,他娘那么稀罕女娃娃可都没盼到一个,这次终于如愿以偿了,所以连他这个儿子家里都待不住,就奔着她的小重孙女去了。

    想到这里席爱党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的,他在他爹娘心中的地位是越来越靠后了,原本就比不上他的大侄子,现在好了连侄孙孙女也是甩他一大截了,人家家都是疼老儿子的,可他们家儿子太多,他这个老儿子可不就不值钱了。

    席爱党还在想着这些时,突然被她媳妇一拍:“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叫你几句你都没听见。”

    席爱党可不好让媳妇知道自己心里在吃着小侄孙女的醋,他现在可是一家之主,这些个争宠的事还是自个心里明白就好了。

    席爱党很快回过神来说:“东西要是都收好了,我们就可以出发了,早点出发早点到,省得到时候麻烦。”

    席爱党媳妇早就在自家男人和俩儿子瞎聊是就把要带的行李都收拾好了,这会儿就等着出发呢。于是也不多话,两口子拿着行李就出发了。

    席宝儿在太爷爷叫住自家爹的时候就知道了三叔公要回来的事了,说实话她对她的三叔公也是有些好奇的,没办法她太奶奶老在她的耳边念叨她的三叔公,她就是不想知道都不行。

    不过她对她的三叔公还是很有好感的,想着她三叔公对她算很好的了,那些个奶粉呀麦乳精呀可都是稀罕的东西,碰上个小气的这些东西可想都别想,可她三叔公是一有好东西就给家里留着的,听说她三叔公家可是还有两儿子的。

    这些东西也没有紧着自家儿子,而都是给寄了过来,席宝儿心里可记着三叔公的好呢,想着到时候看看这么回报一下三叔公,可不能光拿人家的好处,要礼尚往来不是。

    席林不知道自家闺女和他的想法一致,都想着能给自家的三叔一些回报,他这会儿正打算到卫国家里看看他家里有什么好东西的,可以先匀过来一些,三叔在家里呆的时间不多,所以这些要提前准备好来。

    卫国正在家里院子里劈着柴 ,刚刚下工回来,家里的柴没了,这不就得劈点要不家里婆娘又该闹了。席林一进门就看到卫国拿着斧头用力的样子,笑着对卫国说:“哟,劈柴呢,看不出来你身材还挺好,都是腱子肉。”

    原来卫国是光着膀子劈柴的,卫国看到席林也笑了起来:“那是,你兄弟我可不就这点比你强。”

    这一说就说到席林的痛处了,席林的长相偏斯文,有点像个书生的样子,这身材不够魁梧可是他的一大遗憾,对卫国这样打趣他,他也无奈得很,走了过去说道:“和你说些正经的,你家里还有没有些山上的山货,我三叔过几天就家来了,我想给他多带点回去,可是家里剩的不多了,你要是有的话先匀些给我,等我有了再给你。”

    卫国也是个爽快人和席林是多年的好兄弟了,听他这么一说就很大方地把家里的山货拿来个席林选,席林也不客气,挑了些好东西就满载而归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