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席宝儿
    过了周岁后席宝儿的进步可以说是神速了, 话也能多说几个字出来,走路也更像模像样了,原本就摇摇晃晃地走个几步, 可现在已经能自己稳稳当当地走着了,自从走稳后席宝儿就没老实过,老是想自个儿走到院外去, 可每次都会被发现然后被提溜回来。

    今个一早还在睡梦中时席宝儿就被吵醒了, 原来是大伯婆家的儿媳妇要生了, 而且还是一次俩儿媳一起生, 所以大伯婆忙不过来就叫太奶奶过去帮忙了。

    席宝儿被吵醒了也就没再接着睡了, 被太爷爷抱起来穿好了衣服, 然后她娘蒸了个蛋羹把她喂饱了就去上工了。

    太爷爷照看着她, 太爷爷可没有太奶奶那么仔细, 就让她一个人在院子里玩,小舅舅今个回家去看爹娘去了,席墨又被他外家给接走了说是好久没看到, 老人家有点想了,毕竟是自己带大的, 总是有些感情的。

    席宝儿在院子里坐着, 她有一个小板凳,是她爹专门帮她做的,说是小板凳, 其实就用木板一钉, 当小板凳用了。

    席宝儿一边坐在凳子上玩儿一边用眼神瞟了瞟太爷爷, 感觉太爷爷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于是席宝儿就偷偷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又看看太爷爷,见还是没有动静,于是席宝儿放心大胆地朝门外走去。

    她想越狱很久了,自从过完周岁后就没出过门,也不知他们在防着什么,把她给锁家里了,越是不让她出门她就越想出门,成天呆在家里,看不到外面的风景多无聊呀!

    席宝儿刚刚走出门外以为自己这次成功了的时候,突然被提溜起来,抬头一看太爷爷什么时候跟了出来。

    其实席林爷爷早就看到自家重孙女的小动作了,他可是侦察兵出生的,不过就是想看看小重孙女要做什么,结果发现她还是想偷跑出门。

    他觉得这个小重孙女也太鬼机灵了,还这么小小年纪就会和大人斗智斗勇的,还知道先侦察一下敌情,刚刚她用小眼神瞄他时他就注意到了,故意装出没在意的样子,没想到她就上当了,以为自己没有看到她的动作。

    这会被他抓了个正着也一点都不害怕,还笑嘻嘻地对他说:“太爷,玩。”

    席林爷爷看着小重孙女那有点讨好的眼神,心不由地一软,他也知道自家老伴的担心,不过觉得有些担心太过了,小孩的天性可不是爱玩么,越是锁着她她可不就是越想往外跑的。

    席林爷爷想了想就把小重孙女给抱进了院里然后放进推车,把家门一关就推着出门了。

    席宝儿看着能出门了心里高兴得不行,终于被放出来了,这种坐牢的感觉可真是不好,她周岁以后试了试异能,感觉更得心应手了些,就想着到外头来看看能不能抓些什么。

    于是祖孙俩就像散步一样慢悠悠地走着,席林爷爷也没推着往村里走,而是推着往山底下走,想着让小重孙女看看花花草草的就好,小孩子就喜欢这些颜色鲜艳的东西,这个时节山底下还是有好些花的。

    席宝儿一边坐在推车里也一边看着风景,虽说这一路也就有些野花,可也让席宝儿欢喜不已,这野花也各有各的形态,却是一样的怒放着,能让人从中感觉到一股力量,特别的生机勃勃。

    就这样一边欣赏风景一边走着,不大会的功夫就走到了山底下,席林爷爷把小重孙女给抱了出来,让她在这草地上玩一会,想着这里有花有草的,小重孙女应该会喜欢,让她玩上一会高兴了,也就心满意足了,再不会老想着偷跑了。

    席宝儿出来后就在草地上蹦跶了起来,一会摘朵野花一会拔根小草的,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孩儿一样,就在席宝儿辣手摧花时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她最近感觉异能强了些好像五感也跟着增强一样。

    于是席宝儿就寻着声音的方向走着,走不了多远就看到有一只像是鸟一样东西在树底下啄着什么,席宝儿小心翼翼地用异能催生小草把那东西的脚给绑了,然后走了过去一把就抱起了那个东西。

    席林爷爷把席宝儿放下后本来还看着她的,可是看她老老实实地摘着花儿玩,自己刚好有点内急就到旁边解决了一下,可等他出来就发现自个的小重孙女怎么一下就没见着了,刚有点着急就看到小重孙女手上抱着一只斑鸠走了过来。

    席林爷爷这会可是有点惊着了,这斑鸠可是要下套才抓得着的,可这小重孙女怎么就抱着一只,总不会这斑鸠也和那傻狍子一样就呆在原地等人过来抓吧!

    席林爷爷抱起走过来的小重孙女问道:“这哪来的?”

    席宝儿可不会回答她太爷爷实话,就傻笑着紧紧地抱着这像鸟一样的东西。

    席林爷爷知道自己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于是没办法就想把那斑鸠拿过来绑着,不然一不小心跑了,不知道小重孙女会不会哭起来。

    可是谁知小重孙女自己紧紧地抱着,好像怕被他抢走一样怎么也不肯放手,所以席林爷爷只好作罢,就把小重孙女给放到了车里,准备家去了。

    他可有点后怕这小重孙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她在的地方总是能抓着野物,不是那自个撞晕了的野猪就是傻狍子,还有今天的斑鸠,感觉有点邪乎,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事,所以席林爷爷觉得自家老伴的防范还是有些道理的,这小一些的家伙还好,要是来个大个的可怎么办,不得把宝贝重孙女给压扁了。

    席宝儿根本不知道自家的太爷爷也脑补着,她自己也有些奇怪,这异能抓这些野物是不在话下的,可是只要她想抓些东西的时候好像就有东西给她抓一样,她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人品太好,这些个东西就自己送上门来,不过这样也算是心想事成,以后可是都有好吃了呢!

    她根本不知道因为今天的事,大家都防备着不让她出门来着,倒有点弄巧成拙了。

    等席林爷爷把小重孙女给推回家没多久,自家的老伴也回来了,席林爷爷问道:“生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席林奶奶回道:“我看的是席壮媳妇,她是二胎了生的快一些,刚刚生下来,她娘就来了,我就不在那碍着她们母女说话了,生了个儿子。”

    席林爷爷听了就点了点头,家里都是儿子孙子,他早就不稀罕了,都是些臭小子。

    席林奶奶这才看了看自家的宝贝重孙女,结果就发现了重孙女手上抱着一只斑鸠,她问道:“这斑鸠哪来的?”

    席林爷爷有些无奈道:“囡囡又偷跑着想出去,我就带着她去了山底下,结果她自己不知道从哪抱了只斑鸠来。”

    席林奶奶瞪了瞪自家老伴,都和他说过要小心的了,可他还不放在心上,多亏是个小的东西,要是个大玩意儿,看他老头子怎么办。

    席林爷爷看自家老伴这样有些心虚忙转移了话题问:“老大家是怎么回事,怎么两个儿媳妇一块生?”

    席林奶奶听了叹了口气:“不就是贪吃惹的祸,你也知道席木媳妇有点小心眼来着,今个早上席壮媳妇到老大家去了,老大家的就给她煮了个糖水蛋来着,可这蛋刚煮好,席木媳妇也上了门,看到了那蛋可不就嘴馋了,席壮媳妇看她那样子就把蛋给她吃,谁知她太急了没接好,然后去抢着接要打掉的蛋时和也要上来帮忙的席壮媳妇撞一起了,这不就两个都动了胎气,可不就一起要生了。”

    席林爷爷听了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向来不爱管小辈的事,儿孙自有儿孙福,他就不想自个老伴累着,于是就道:“他们小辈的事让他们自个忙去,你一个人照顾囡囡就够累的了,其它的就不要管了都是些臭小子。”

    席林奶奶也认同自家老头子的话,光是囡囡一个她都忙活不过来,哪有那么多时间顾着,而且她年纪在这,都是当太奶奶的人了,她也不想管那么多,没看到她才走了不到一个早上,囡囡就被自家老头子给带了出去,还好没出事来着。

    到了中午席林回来就知道了自家闺女捡着斑鸠的事了,他们都以为席宝儿的斑鸠是捡来的,所以席林抱起闺女夸道:“我闺女可真能干,这么小就会给自己找肉吃了,真不愧是我席林的闺女,咋这么聪明呢!”

    席林奶奶看不过自家孙子这得意的样子,就吐槽道:“我看囡囡可比你能干多了,你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就差没捡地上的鸡屎到嘴里了。”

    席林一听可不干了,他可是很早就有记忆的,他的印象里自己可没干这样的傻事来着,于是说道:“奶这话可不能乱说来着,我可没记着自己干过这样的事,你可能记错了,不会是三叔这样干过吧!”

    席林推起黑锅来那叫一个干脆利落,还不忘把自个家的三叔给拖下水。

    席林奶奶听了一笑,想着自家的老儿子和自家的大孙子还真是欢喜冤家,什么坏事都往对方身上推的,于是又道:“好像是你三叔骗你地上的鸡屎可以吃,所以你拿起来差点没往嘴里塞。”

    席林看了看自家的闺女在那里好像有些要笑出来的样子,觉得有些个丢脸了。在自个闺女面前被这样埋汰。

    席林想得这真是自己的黑历史呀,不过事情的真相可不是这样的,于是说道:“我那一定是做个样子骗骗三叔的,要是真的相信了可不就往嘴里塞了,我就是做个样子,你们大人在旁边看着三叔这样捉弄我可不就会收拾他来着。”

    席林奶奶想了想还真是这个样子,那当时自家孙子可不就懂事了,还知道这样给他三叔挖坑。

    席林爷爷也在一旁听着,刚还觉得有些乐呵就听到了自家孙子说的话,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上次他就觉得有些古怪,自家孙子可是说了他闺女和他一样聪明来着,那这样看来自家孙子后面故意装着没那么机灵又是怎么回事。

    心里想着嘴上也问了出来:“你从小就聪明可后来突然就呆傻了些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这样装?”

    席林看自家爷爷发现了索性也不瞒着了,就说了出来:“我有一天晚上听到您和奶奶说我这机灵劲像我爹来着,然后您又说不希望我像我爹那么聪明,希望我普通一些平平安安过完这一生就好,我想这不让你老担心来着,于是就装了点傻。”

    席林爷爷被自家孙子说了一愣,他确实有说过这样的话,想着那是席林才不过四岁的孩子,就能听懂他的话,还为了让他放心装了傻,心里有些堵堵的,他是被他二儿子的事给弄怕了,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所以宁愿自家的孙子普通些就好。

    想着自家的孙子还在那么小的时候就知道照顾老人家的心情,真是难为他了,这么一个聪明孝顺的孩子,也不怪他们老两口偏疼他了。

    席宝儿在旁边听着,想着自己可是有前世的记忆是有外挂的,可是她爹才牛呢,那么小就鬼机灵还知道如何反坑自家的三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她要是有她爹的那个脑子估计上辈子就不会不明不白地死了。

    不过她爹的脑子好用以后她不就有了依靠,只要有爹在可什么事都不要她操心来着,她是不是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当个傻白甜就好,说实话她有点不喜欢使心机什么的,感觉那样忒累了点,就想无忧无虑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