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猫冬了
    秋收过完后感觉时间就过得飞快了, 到了腊月里除去交任务的三只猪外, 一般的人家都有一只是自家份上的猪, 不过这小猪是当时先预支来养的,现在就算杀了也得先把这预支的钱给先付了。

    村里好些人家都不是富裕的, 所以就这份上的一头猪也很少留下来吃的,好一些的人家有留个几斤的肉下来就很不错了,还能做成腊肉挂在家里的墙上,这样y有客人来了心里就不慌了,或是家里办什么喜事的时候也可以拿出来撑撑场面, 偶尔也割点来给家里的人解解馋。

    席林家的这头猪因为有费了心思养着,所以猪出栏时还是挺大头的,席林和自家爷爷商量后决定这只猪就自家留着, 他们家不差这点钱,平时也有补贴的那些票,所以这猪肉才是金贵的东西。

    席林爷爷打算拿一些来寄给自己的老战友, 这年头就是城里人也是缺肉的, 没看他自个三儿子家的两小子, 可都是肉不够吃的, 那点肉票可不是杯水车薪吗!

    所以拿些肉寄出去给那些老战友也添补添补, 没人会嫌弃肉多的,剩下的就都自个家里留着,家里人也不少, 因为是冬天只要把肉往雪地里一放就行了, 好保存的很。

    寄出去的肉是要先拿来用秘制的材料均匀地抹在肉上, 腌上一个星期,在用绳子或是铁丝把肉穿起来,挂在光照好且通风的地方晾晒,等风干了水分后才开始准备熏肉。等肉晾晒好了后挂起来,底下烧着柏木枝桠,在慢燃中产生的浓浓的烟雾,这样熏出来的腊肉会有一种独有的清香。在熏制时还会放些橘子皮什么的,这样做出来的腊肉皮色黄亮,肉色红润,飘香十里,让人垂涎三尺。

    席宝儿当时就在一旁看着熏肉,她是边看边流着口水,虽说她是贪吃了点 ,可她觉得自己现在这么的贪吃可不能怪她来着,谁叫她生在这么个人家里,做什么都好吃的不行,有时她真是怀疑她上辈子是不是白活了,怎么这么些个吃食她不要说吃了,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的。

    因为家里有了肉席宝儿也就不大出门了,这北方的冬天可叫一个冷,她还这么一点的小娃娃还是不要操大人的心好了,家里的屋子里可是都烧了炕的,这么冷的天就应该坐在炕上猫冬来着。

    都下了雪了席林奶奶也是不让自个的小重孙女在往外跑的,这么冷的天要是生了冻疮可怎么办,这冻疮这种东西可是只要一长以后每年可都是会接着长的,席林奶奶可不想自己的宝贝重孙女受这份罪。

    在秋收的季节里席林可是整天往山上跑的,因为当时从卫国家里先匀了些山货来,所以到了季节可不得赶紧找些然后还给人家,俗话说的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席林可不是那种喜欢贪人家东西的性子。

    山上得多了山里的那些个干货也被他寻摸了不少,这山里他可是熟得很,有时看好东西多了也叫自家的小舅子一块上山帮忙,对于找吃的李金贵可叫一个积极,甚至有时候不要席林叫,也主动地上山帮忙。

    所以家里现在可是有好些个好吃的,什么核桃呀榛子呀板栗的,可都是采了好几袋子回来的,席林是想着这些个给自家闺女当个零嘴也好,吃起来也营养。

    拿回家里后就被太奶奶都炒好了放着,等席宝儿想吃的时候就拿出来啃着,这会儿的席宝儿就窝在炕上,手里拿着这些坚果,把自个的嘴巴塞得满满的,像一只小松鼠一样啃得欢。

    李金贵在一旁怂恿着自个家的小外甥女出门子,家里的猪已经杀了,自家的姐夫也兑现了承诺,在杀完猪的当晚就煮了一顿香喷喷的肉给他吃,把他吃得满嘴流油的,本来这样说来他应该满足了才是。

    可是前一段时间他的小外甥女出门老是会逮着些野物回来,这不就把他的嘴给养的有些刁了,觉得这野物的味道可是更香甜一些,炖出来的汤可是老香了 ,一段时间不吃居然还想得很。

    所以他就想叫自家的小外甥女再出个门这样就能逮着些东西回来给他打打牙祭了,可是无论他用什么样的方法,他的那个小外甥女就是不搭理他的。

    席宝儿可不笨这么冷的天出门可不是受罪吗,在家里有得吃有得睡的别提多舒服的了,还出么做什么,她又不傻怎么会给自己找罪受。

    李金贵看自家的外甥女实在是油盐不进的也就不再纠缠了,抓了一大把的坚果就自己出门子去了,这天气虽说是冷了点,可这时候还是有很多好玩的,他可在家待不住。

    席宝儿看自家小舅舅走了也松了口气,有个人在边上一直唠叨着也是很烦的好不好,这时候太奶奶又在厨房忙着就她一个人躲在屋里,要是太奶奶在的话她小舅舅可不敢这样一直引诱她出门子。

    家里她爹娘和太爷爷都出门去了,她爹娘是上山去打柴了,想着趁现在还不是最冷的时候多准备些柴,家里的炕可是天天都要烧的,老费柴了所以还不得多打些备着。

    腊肉前两天刚刚熏制好了,今天有牛车去县城,所以太爷爷一早就拿着一袋子的腊肉上邮局寄去了。

    当时太爷爷提着一袋子肉出门时可把席宝儿给心疼坏了,她想着这么好吃的腊肉拿了这么多来送人,那吃到自己嘴边的可不就少了,她都有点想上前抢袋子了,不过还是没这样做,就她这么一个小孩的意见家里人可是不一定理的。

    席宝儿在炕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想着美事,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她忙竖起耳朵想听听是什么人来了,可听了半天还是没听清,想着可能是谁来串门子了吧!

    没过一会儿就看到太爷爷进了屋,帽子上都有雪花儿,席宝儿看了不免打了个寒战,去年吃杀猪菜时她还闹着要出门,那时是因为贪吃,可今年她就学乖了都躲家里来着。

    看着太爷爷进屋后把帽子脱了下来抖了抖,就又挂起来了,就在这挂帽子的功夫,屋里突然跑进了两个人,席宝儿被吓了一跳,她正仔细看着她太爷爷呢!

    原来是席爱党家的两个儿子来了,因为快年关了可是席爱党的单位还没休息,学校是先放假了的,一放假两儿子就坐不住了,想着他爹从老家带回来的好吃的就禁不住口水直流,想着能快一些回老家可不就能吃到好吃的了吗。

    所以两人天天和他爹磨着,席爱党是有点不放心自家两儿子出门,都还没单独出过门怕被拐子给拐走了,可是最后也没能够挡住两个儿子的攻势,在两个儿子的一系列保证发誓下,席爱党溃败了下来,想着让两个儿子去锻炼下也是好的,都快成大小伙子了。

    就这样席彬和席柏两个就自己坐火车来了,坐的是晚上的火车托关系买了卧铺票,睡一个晚上第二天也就到了,席林爷爷今个上县城也是为了接两个孙子顺便寄东西。

    席彬和席柏看着炕上坐着的小女娃儿,白白胖胖的小肉团子一样,看着可爱极了因为他们的突然闯入,眼睛还瞪得老大的,有点儿防备的姿态,叫两人看来有点好笑。

    席彬先开了口:“这就是囡囡吧,长得真可爱我是你叔叔,来叫声”叔叔”。”

    席宝儿看了看没开口,这是太爷爷在一旁出了声:“囡囡这是你三叔公家的两个臭小子,是你的叔叔。”

    席宝儿听了后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见两个十几岁的都是她的叔叔辈,她觉得自己有些吃亏了,她都忘了她小舅舅也是这个年纪的。

    席柏看着这个小侄女没开口,就从衣服口袋李掏了个糖出来,这可是他特意准备的知道小孩就爱这口,在小侄女面前晃了晃:“囡囡乖,叫一声”叔叔”,叔叔就给你糖吃。”

    席宝儿觉得这有点看不起人,不过想着还不知道这个年代的糖果是什么味儿的,要不尝尝看反正就叫一声,她也不吃亏不是。

    想清楚后席宝儿就大声地叫了“叔叔”席柏听了眉开眼笑,家里他可是最小的,他还没见过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小女娃,男娃他可是见多了一点也不稀罕来着,还是女娃儿好这么乖巧,他都忘了是用糖来引来的小侄女的这一声“叔叔”的。

    席彬在一旁看得眼红极了,想着自家弟弟还真是狡猾呀,自个的糖吃完了还向他要来着,他以为他家弟弟是嘴馋了,没想到他早就打好了算盘的。

    席彬可是吃了自家弟弟无数次的亏了可还是不长记性,他拿他家弟弟是真的没有办法的。

    就像现在看着自家弟弟拿着他给的糖哄着小侄女叫他,他也想小侄女叫自个,可是兜里都没糖了,只好在一旁干瞪眼。

    席柏被自家哥哥那眼神看得一个哆嗦,为了让自家哥哥心里平衡一点省得下次不上当的,于是席柏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来说道:“囡囡那也是你叔叔,你也叫他一声,你不叫他他都要哭了。”

    席彬很欣慰自家弟弟想到了自己,可是见弟弟还在小侄女面前埋汰自己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席宝儿看着这个叔叔这么抠抠索索的,给个糖还这么一颗一颗给的,特没劲了不过还是很给面子地朝另一个叔叔叫了一声,是看在糖的面子上才叫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