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打的如意算盘
    自从席彬和席柏来来后家里也热闹来起来,李金贵看着有人一块玩了也是非常的兴奋, 席彬和席柏和他一样都爱吃, 所以呆在一块特别的有话说。

    这个时候的孩子都爱吃, 可能每天早上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吃的, 最大的愿望可能就是能天天都有肉吃了。

    席林奶奶看两个孙子来了后就把新做好的腊肉切了些来和冬笋一起炒了,席彬和席柏哪吃过这么香的腊肉和这么鲜嫩的冬笋,吃的都快把自己舌头都吞下去了,心里觉得回老家还真是回对了, 看看老家这里可不就有肉吃了, 还是这么好吃的肉。

    今年的留了差不多一整只的猪,所以家里的肉才有那么多来做腊肉, 就前几年的年景哪有剩余的猪肉来做腊肉,上次吴红梅家的那条唯一的腊肉还是在年底杀猪时花钱买来的,就是因为去年吃杀猪菜时家里的儿媳妇怀孕了,所以才狠狠心买了条肉下来,想着给儿媳妇补补。

    席彬和席柏天天和李金贵混着一起玩儿, 在一起时间久了自然感情也好了, 席柏还从李金贵的嘴里知道家里的小侄女就像是一个小福星一样,只要带着她出门, 就能逮着好东西。

    席柏来老家后可是吃了几回的肉了,不过这几回的肉显然还不足以安慰他那个长期缺肉的胃, 所以席柏暗暗打了主意, 什么时候得把小侄女给带出门去, 看看是不是真的和李金贵说的一样,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可不就有肉吃了。

    席彬可不知道自家弟弟又在打着鬼主意,他一向是不知道自家弟弟的那些个花花肠子的,所以总是上当受骗。

    他只是发现了自家弟弟好像特别喜欢家里的小侄女,因为他们两兄弟回来了,所以席墨也被送了过来,对于这个小侄子他弟弟可是没那么热情的,他觉得自家弟弟对小侄女有点像讨好的感觉,也不明白自家弟弟这是咋了。

    席彬哪里会知道,这个时候在他弟弟的心里自家小侄女可是代表了肉呀,只要有了她就有肉吃可不就得好好讨好着,没有什么事是比吃肉还重要的呢!

    这天席宝儿和往常一样吃完了饭后就有点犯困了,正在炕上坐着想着要不要睡会,这大冬天的睡在暖烘烘的被窝里可不就是一大享受吗!

    可是还没等她睡着,她的那个小叔叔就过来了,这个叔叔在她的心中可是重点防备对象来着,因为后来她听了三叔公家的大一点的叔叔可是说了,小叔叔当时给她吃的糖还是提前从他手中要走的,自从知道了这个事实后,她就觉得这个小叔叔可真是一个狡猾的人,坑起自个的亲哥都不带手软的。

    所以每次这个小叔叔一脸讨好地来找她时,她都得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就怕被他给坑了。

    现在一看到他出现席宝儿就有点头疼,连那点子睡意都被吓跑了,席柏可不知道在自家的小侄女的心中他的地位这么低,这会儿他只想把小侄女给骗出门去。

    “囡囡呀,要不要和小叔叔一块去外面玩呀,外面可好玩了,我们要去放爬犁,这爬犁可是好玩的紧,只要坐上去然后从高高的地方滑下来就可以了。”席柏可是听李金贵说了这个小侄女可是聪明得很,大人说的话都听得懂的,所以故意用玩来引诱她,想着小娃儿总喜欢玩的吧!

    席宝儿一听原来是想要她出门玩,顿时心放了点下来,她也没玩过这爬犁,家里好像是有的,她爹去砍柴什么的可是都是用这爬犁的,方便快捷的很,她经常从他们的口中听说这爬犁,不过她自从入冬后就没有出过门,所以也不知道这爬犁是怎么玩的。

    说实话是有点心动来着,她对于自己不知道没玩过的东西还是很有好奇心的,可是想着外面那么冷,又有点打退堂鼓了,就在那犹豫不决。

    席柏看着小侄女没像往常一样对他爱理不理的,而是好像在想着什么,于是再接再厉地在一旁拼命地游说着。

    可是说了老半天也没看自家的小侄女点个头,席柏觉得自己口都要说干了,这个小侄女怎么这么油盐不进的,想着他为了能有口肉吃容易吗?都这样放下身段拼命哄着了,都还没能成功。

    就在叔侄两在这扯皮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笑声,两人转头一看原来是席林回来了不知道在门边站了多久,现在才发出了声音。

    席林跨了几大步就走到了炕前,看着小闺女这个样子,心里都想叹气了,自入了冬就没看到自家小闺女出门子的,想着以前不让她出门时天天就想往外跑来着,现在不限制她了,她却像那些个动物冬眠一样连院门都不出的,其实不要说院门如果可以的话,屋门都不想跨出一步的。

    席林觉得自家闺女这样下去可不行,天天在炕上吃了睡睡了吃,可不就成一小猪了,这冬天还没过去呢,眼见着又胖了一圈,席林可不愿意自家的闺女以后胖得走也走不动,那样的画面太美实在不敢想象。

    于是席林把自家闺女一把抱起,检查了闺女的衣服穿的够不够,又给套上了件用兔皮做成的坎肩,这兔皮可是家里抓着的野兔时故意留下来的,那时他就想着凑到一块给闺女做个坎肩,冬天这么冷就怕闺女给冻着了,这不正好派上用场。

    给闺女穿好坎肩带好手套帽子,席林就把闺女裹进了自己的怀里大声说道:“闺女,爹带你去玩儿了。”

    席宝儿被她爹的一系列动作弄得还没回过神来人就被带出了屋外,一到屋外就一阵冷风吹过,把她给冻得赶紧把脸往自个爹的怀里钻。

    她都不明白她爹这是抽哪门的风,怎么这么大冷天的还要带她出去玩来着,她可是女娃娃可不就得在屋里娇养着的吗?她爹这是把她当男孩来养了,打算磨练她?

    席宝儿根本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太懒了,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让她爹担心她的健康问题,怕她再胖下去连路都走不动了,要知道他爹学的可是药膳,最讲究的就是这养生之道了,所以没办法这样任由闺女懒下去。

    席柏看到自家小侄女被带出了门,虽然不是因为他的游说才出的门,可是不管怎么样,只要出了门就什么都好,他一边追上自家的大堂哥一边心里美美地想着说不定今个晚上就能吃到好吃的呢!

    想着心里更是激动,不由地又跑得更大步了些,这冬天是玩放爬犁最好的季节了,大冬天的又没有什么娱乐,所以这爬犁可是小孩们最喜欢的游戏了,通常都是找一个上坡,然后排排坐在爬犁上,再用力一推就从上坡上往下滑去了,这个游戏可是刺激得很。

    席柏原来都在城里,冬天回来的少,以前是还小自家爹的工作忙得很,就没有带他回来,他也是今年回来才见识到这爬犁的,就被这个游戏给吸引住了,每天都要玩上一玩的。

    席林带着闺女也到了这玩爬犁的上坡上,想着闺女还小自家抱着她,也能玩这爬犁,让闺女感受一下这爬犁的好玩之处,说不定闺女就喜欢上了,到时候可不就爱出门了,只要肯出门动一动,估计就不会这样胖下去了。

    想到这里席林又想埋怨一下自家的奶奶了,以前对他们可是都严厉的很,就是他这个在别人眼里最受疼爱的大孙子,都没见她像宠自家闺女这样宠着的,天天好吃的喂着,闺女这么不爱动估计都是自个家奶奶个惯的,每次自家媳妇想要说说闺女,让闺女多走动走动可都被自家奶奶给挡了回来。

    所以闺女可不就有恃无恐越发地不动一下了,自家奶奶那又不好说只好从闺女这入手,只要自家闺女愿意出门了,自家奶奶还会反对吗?

    席彬和李金贵席墨都在这上坡上放爬犁玩着,看到席林居然把囡囡带出来了都有些高兴,当然各有各的高兴,席墨和席彬是看到了囡囡纯高兴来着,李金贵可是看到了囡囡就想到又有好吃的肉了。

    席林看到了几个小子打了声招呼,就一屁股坐到了爬犁上,把闺女抱得紧紧的还仔细看了看闺女有没有被包严实了,确认好后就叫席彬和李金贵一起推爬犁,席彬和李金贵乖乖地使着劲儿推爬犁,用力一推后这爬犁就像离弦的箭一样直往下冲去。

    席宝儿就是被自个爹抱在怀里也感觉得到风驰电掣一样的速度,觉得真是太刺激了,虽说她是个懒的可是对于这样的好玩刺激的运动还是很喜欢的,如果说有危险什么的还会考虑一下玩不玩,可是是被自个爹抱在怀里,可是安全得不得了的,所以席宝儿还是觉得非常的开心,笑得“咯咯咯咯”的。

    席林听到女儿的笑声再看了看女儿一脸开心的样子觉得自己真是太英明神武了,想出这样的办法来,看看女儿这不就高兴了,这可比她窝在屋里冬眠的要好得多。

    于是就这样这爬犁就被这父女俩给征用了,就只听见席宝儿发出的快活的笑声,还好这爬犁还有一个,席墨和席彬就一块玩着,而席柏和李金贵这会而心思可不在这里,他们俩把脑袋往四周看着,就想看看能不能看出个野物来。

    可是俩人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倒把眼睛给看酸胀了,就在两个人有些灰心的时候,突然李金贵眼睛一亮大叫起来:“快看,那有傻狍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