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天生剑胎
    “大道之路,与吾并肩前行者,无论先后,无分种族,尽皆道友。” 作者推荐:帝国老公无限宠

    梦意潇听着这句话眼睛微微亮起,虽然有些不太懂,但是总觉得很厉害的样子,心想以后娘亲再禁止她出来游玩,就把这句话搬出来!

    小姑娘收回思绪望着眼前这个家伙,她觉得自己并不讨厌他,甚至还有些没来由的亲近意味。

    这种很久没有出现的情绪让她很是好奇。

    “你叫什么。”

    “陆沉。”

    “你这么厉害,是不是剑阁阁主的亲传弟子?”

    “不是,我来剑阁看看。”

    “骗人,你直接就看出来我的身份了,大师傅说就连三境真人也很难看透我的!”

    “猜的。”

    “”

    “那你现在在干嘛?”

    “找剑。”

    “找剑?”

    梦潇潇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漫天云海遮挡,什么也看不清。

    小丫头想了想说道:“听说剑阁禁制最里面有座山叫剑冢山,里面的剑可多了。”

    陆沉这次没有回答。

    因为他神游万里间终于感受到了那股无数剑气汇聚的磅礴剑势。

    陆沉现在没有任何修为,但是他自出生时剑心便能与万剑通灵,以前如此,现在想来还是如此。

    剑阁深处,一座雾气缭绕的荒山之中,有一股清风拂过。

    无数倒插地面的长剑感受到了那股虚无缥缈的微弱气息,于是开始齐齐颤抖。

    如同将军沙场点兵,天子俯视庙堂。

    荒山之上沉淀的剑气开始涌现,从每把剑条之上倒灌入天空,久而久之,沉寂数十年的荒山山顶竟形成了一条规模庞大的银白剑气长河。

    只可惜,这般震慑人心的恢弘画面无人可见。

    随着一声轻叹,长剑停止了颤抖,剑气开始缓缓消散,荒山山顶开始恢复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陆沉有些疲惫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梦萧潇那双眨啊眨的水灵眼珠。

    “你找到剑了吗?”

    陆沉摇头,说道:“还没有,等以后有机会进去了再找。”

    “哦。”

    小丫头没有意识到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东西,只是扯了扯他的衣角,可怜巴巴道:“我帮你找剑好不好,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的秘密告诉别人。”

    陆沉望着她,说道:“为什么非要来剑阁。”

    梦潇潇神采飞扬,认真说道:“我来学剑啊,我有一把很厉害的剑,只是我家没人会用剑。”

    “为了一把好剑才学剑吗?”

    陆沉抬起头,眼中流露出一丝追忆惘然神色,似乎在很多很多年以前也有这样一个小妖精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陆沉看向小丫头希冀的目光,心头有块柔软的地方一动,然后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好。”

    小丫头等对方收回手,又在原地跳了跳,才嘟起嘴小声嘀咕道:“摸人家脑袋会长不高的。”

    陆沉当然不会关心这种问题,看向来处,算着时间差不多了,然后原路返回。

    梦潇潇在后方跟着,欢快问道:“你现在又要去干嘛?”

    “参加考核。”

    梦萧潇瞪大了眼睛,说道:“我开始还以为你是剑阁最厉害的弟子。”

    陆沉摇头说道:“我只是一个外人。”

    “刚才我在凉亭外看见了你。”

    “那时人太多,我不喜欢。”

    梦意潇想了想,好奇问道:“陆沉,那你有把握吗?”

    她此刻发现对方身上真的没有一点灵力波动,普通的甚至不能再普通。

    陆沉没有回答,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这种问题。

    “怎么现在才来?”

    景畅望着眼前姗姗来迟的少年,有些不悦。

    周围所有参加考核的少男少女全部散去,整个池塘都是空荡荡的,但是他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

    陆沉回道:“太浪费时间,所以到别处转了转。”

    太浪费时间?

    景畅听到这句话,再看见对方满脸漫不经心的随意样子,脸色越加难看。

    立志加入剑阁的年轻弟子哪个不是恭恭敬敬待在考核场地等候,生怕一不小心就会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想当年就连他自己也是包含着期盼与不安 在这里渡过。

    而现在这个家伙不仅让自己干等这么久,还轻描淡写就说出了这种混账话,实在是让人有些生气。

    不过当他看到了少年身后的马尾小姑娘时,脸色缓和了几分,问道“他是你朋友?”

    梦意潇小鸡啄米般点头。

    景畅哦了一声,压下心中不悦,对着少年淡淡道:“上去把,将手放在剑石之上就行。”

    他想知道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究竟是何种天赋。

    天地玄黄四级剑心,他也很想看看若是连玄级剑心都没有达到,这个叫陆沉的少年还能不能保持这样淡然的神情。

    陆沉不知道,也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想法,只是踏上了凉亭。

    马尾小姑娘露出了期待好奇神色。

    黑衫少年伸出的右手突然在半空凝滞,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中有些不确定和担忧。

    景畅看见这一幕心中更是不屑,越发确定这就是一个眼高于顶却没半点真本事的纨绔子弟。

    作为剑修,连伸手都不敢,谈何拿剑?

    短暂的犹豫后,陆沉终于往前踏了几步,背对着身后两人将右手放了上去。

    随着一声剑鸣响彻池塘,剑石之上径直散发出了夺目的紫色光芒。

    这已经是今日的第二次。

    小丫头看见这一幕咧开嘴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景畅脸色凝固,有些不敢置信。

    毫无疑问的地级剑心。

    可若仅仅是地级剑心倒还不算什么,这些时日参加考核拥有地级剑心的弟子不算多,但也算还有几个。

    关键在于那一声剑鸣。

    那是剑心无比纯粹通透的证明,要知道就连梦意潇也没有让剑石产生过共鸣。

    陆沉的身子微微一沉,仿佛是松了口气,转过身离开凉亭。

    “你耍赖哦。”

    梦意潇小跑到他身旁,轻轻哼了声,满脸“我早已经看透的”神色。

    陆沉笑了笑,没有说话。

    以剑石测试剑心的方法很老旧,因为太过于片面,而据陆沉所知,整个天海大陆有很多天下闻名的大剑修其实剑心都并不是很强。

    这种方法漏洞太多,很容易使一个宗门失去真正的剑道天才。

    但其中更重要的一点则是剑石承受不了最为精粹的剑意。

    换句话说,剑石承受不了他的剑意。

    若是他将全部心神注入剑石,恐怕这块剑石会当场爆开。

    因为天地玄黄四境之上,还有一境,名天生剑胎。

    所以从头到尾,陆沉只是背对着两人,轻轻用手指点了一下。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永生小說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