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厮杀
    崖坪外狂风呼啸,大雨磅礴。<

    男子的语气显得有些随意,还有些惋惜。<

    陆沉的天赋让他也感到了足够的惊艳,甚至于嫉妒。<

    陆沉站起身,说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黑衣男人露出了一抹嘲讽笑容,反问道:“问这些还有意义?”<

    “当然,我总得知道我这辈子第一次杀的人叫什么。”<

    陆沉笑着说道:“先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你觉得怎么样?”<

    语气淡然如水,黑衣中年男人却不由自主心中一悸,片刻后意识到这是极为荒唐以及可笑的事情,<

    因为今晚他本来就是来杀人的。<

    就像猛兽被自己所要捕猎的食物吓退,本来就很荒唐,于是他重新握紧了手中长剑,眼神阴冷。<

    轰!<

    天空中数道闪电劈下,形成互相交织的电网。<

    黑衣男子呼出了一口气,沉声道:“你可知我是什么境界。”<

    陆沉歪了歪头,说道:“无距巅峰?”<

    砰!<

    黑衣男人周身爆发出雄浑剑气,长剑猛然向前一挥。<

    只见数道剑气斩断了风雨,锋利无匹,直直冲向陆沉。<

    剑光纯白,呈梭子形,密密麻麻,如崖畔外的雨滴。<

    凡尘境对无距巅峰,是根本不需要考虑胜负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之下男子还采取了出其不意偷袭的行为,摆明了必杀之意<

    而陆沉的举动再一次出乎了意料,面对这等凶狠攻势,不退反进,朝着漫天雨幕冲了过去。<

    下一刻,神奇的一幕出现。<

    杨青帝好似闲庭信步,弯腰,扭身,挪步,几个转身轻描淡写便化解了剑气攻势,与此同时,双脚猛然弯曲,一个前冲就来到了黑衣男子身前。<

    少年双手合捶,朝着黑衣男子就是一锤砸下。<

    若是有外人在场,肯定会惊叹于少年的对战嗅觉与果断狠厉。<

    因为面对无距境的剑修,逃跑并没有任何意义,而他们的弱点只有自身,近身战才是关键。<

    啪。<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黑衣男子左手化掌,硬生生接住了这一砸,境界的差距在此刻展露无遗,黑衣男抓住对方胳膊用力往外一甩,陆沉的身形便如断线风筝,被重重砸在了左侧的石壁之上。<

    陆沉单手捂住胸口,艰难站起身,嘴角流露出一丝鲜血,但脸色还是没起半分波澜。<

    黑衣男子望着自己轻微颤抖的左手,再想起刚才少年凌厉的步伐,摇头道:“真是留你不得。”<

    随着男子话语刚落,风雨如晦,剑鸣轻啸。<

    他手中的那柄古朴长剑高速颤抖,周身发出淡淡光华,在十米外凭空消失,随后瞬间出现在少年的身前。<

    三尺剑锋杀伤范围内,弹指杀人,便是无距。<

    若是第一次是试探,那么这一次便是真正的杀招。<

    陆沉在远处看见对方挥出这无距一剑,瞬间就看穿了这把剑的轨迹,他也猜到了这把剑会立刻出现在他的身前。<

    但是他却躲不开。<

    无论他有多天赋异禀,现在终究也只是一个凡尘境的少年。<

    凡尘境与无距境的差距实在是太大,甚至大到无法用其他任何方式去弥补。<

    于是理所当然,他的胸腹出现了一个血洞。<

    紧接着便是左肩,然后右肩,膝盖,各自有鲜血溅出。<

    陆沉的身前出现了一片极淡极淡的血雾。<

    最后那把长剑猛然刺向眉心,看似穷驽之末的少年一个扭身旋转堪堪躲过,脸颊出现一道血痕,身体也随着重重倒落在地。<

    黑衣中年人在出剑后一直死死盯着陆沉,神情凝重,直到看见这一幕终于露出了微笑,右手微抬,长剑瞬间回到了他的手上。<

    “有趣,真有趣。”<

    黑衣男人说道:“若是有机会,我真想收你作为入门弟子。”<

    陆沉哪怕是身受重伤,只能无力靠在那座石壁旁,但他突然笑了,望着对方掩饰不住的笑意,仿佛是在看一个傻子。<

    黑衣男人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意味,面色寒冷道:“就算天赋再强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要死?”<

    黑衣中年人刻意走到少年身前,居高临下的说着一些俯视的话。<

    “若是求饶,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黑衣中年男人弯腰俯身笑道:“或者说,你想怎么死?”<

    “我以前杀人的时候从不废话。”<

    陆沉仰头望着天空,轻声说道:“竟然敢离我那么近,准备好去死了吗?”<

    黑衣中年人神情一愣,然后瞳孔骤缩。<

    异变突起。<

    数道寒光从陆沉衣袖中激荡而出,宛如一条条青色小蛇盘旋空中,瞬间刺向黑衣男人的双手以及双脚。<

    黑衣男子下意识一掌将少年朝远处打飞三四丈,只是已经没有了用处。<

    利刃穿透血肉的扑哧声接连响起。<

    黑衣男子身形瞬间倒退,重重砸到后方石壁,灰尘散去,只见他双手双脚张开呈现一个大字,仿佛被人给硬生生钉死在墙上,半点动弹不得。<

    “剑?不对,这是琉璃木。哈哈哈,你竟然拿琉璃木子树的枝干做剑?雕虫小技!”<

    黑衣中年男人冷哼一声,周身灵气猛然爆发,推开了风雨,片刻后,他脸庞呆滞,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掩饰不住的惊慌,身躯疯狂扭动,却始终挣脱不开这无形的禁锢。<

    四柄散发着璀璨金光的细小短剑,平淡无奇,带着丝丝香味,深深嵌入了他四肢的重要窍穴。<

    “飞剑术?!竟然是飞剑术!”<

    黑衣男人瞪大了眼睛,忍着剧痛挣扎吼道:“你竟然会这等上乘御气剑法?”<

    陆沉躺在崖坪之上,没有搭理。<

    对方那一掌的余力让他又吐出一口鲜红血迹,需要用尽全力才能直起腰来。<

    少年将后背艰难靠在崖壁上,然后伸出双手缓慢掐诀,四柄小剑金光更甚,疯狂压制着对方体内喷涌而出的灵力。<

    他知道若是让那人重新与自身古剑心念相通,或许自己真的会死。<

    “没用的,你早晚都会死!”<

    黑衣男子在石壁上方压抑了内心波动,沉声说道:“除非你能现在杀了我,可问题你哪还有剑?”<

    听到这话,陆沉的目光移到了四米外那把倒插于地面的长剑。<

    从始至终,它都安安静静待在那里。<

    紧接着黑衣男子的目光也移了过去,愤怒说道:“开什么玩笑!”<

    <

    雨势变得越来越小,滴滴答答的水流沿着岩石缝隙流到崖坪。<

    随着时间的僵持,陆沉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随着四柄小剑光芒越发暗淡,黑衣男子气势越来越浑厚,宛如乌云灌顶,下一刻便能彻底喷发而出。<

    陆沉望着那把红柄古剑,用略显沙哑的嗓音说道:“你的脾气真的跟木神有点像,当初我也是都快被打死了它都不愿意搭理我,所以我更喜欢你了。”<

    “但我还是不明白。这里很潮湿,也没有阳光,风景也不好,你为什么要待在这里?”<

    少年认真说道:“听说现在外面的世界很有趣,想不想跟我一起出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