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蛟龙
    有一抹朝阳在天边升起。

    望着那道径直朝着东边飞去的光束,在场的弟子皆有些愣神。

    这个漫长夜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于诡异。

    先是梦意潇竟然莫名其妙变成了他们的小师叔。

    然后大名鼎鼎的西阁陈一在四代弟子面前颜面扫地。

    最后陆沉看起来竟然要成为剑阁掌门的亲传弟子。

    三件事情无论哪一件都要让他们消化许久。

    有些心思活泛的人开始望向韩少宾,眼神古怪。

    梦意潇继承了上代南阁阁主的红绫,一举成为了众人的小师叔,那你继承了北阁莫言师叔的剑,又当如何?

    其余三阁八峰的长老执事有些遗憾,但总归都有所收获,事情落幕便带人离去。

    小姑娘临走前跟韩少宾道了个别,然后踮起脚揉了揉李亦寒的头发,一脸老气横秋的说道:“小师侄,那我先走了哦。”

    韩少宾点了点头,李亦寒则是翻了个白眼。

    众位长老皆是一笑,这是个有灵气的可爱小姑娘。

    落寒月留在原地,她还要负责指导那些未曾得到古剑的弟子修行。

    李空玄半路上望见韩少宾的沉默表情,打趣道:“怎么,你也想做阁主的师弟?”

    “不敢不敢。”

    韩少宾脸色一苦,拼命摇头。

    有人望着天边,好奇问道:“不是说剑阁不能御剑飞行,不然会被三千剑阵绞杀?”

    “引起剑阵绞杀那是因为剑气反噬。”

    落寒月解释道:“拂尘长老已达破空之境,可凭借自身修为随意翱翔天地。”

    听着这话,众人又是一阵心潮澎湃。

    随着一声响彻天空的剑啸,古剑乾坤离开了剑冢山顶,回到了洪武大台。

    剑冢山再次被迷雾缓缓笼罩起来。

    剑阁深处,百丈天空之上,有一座庞大的山体凌空悬在那里。

    从四周飘渺缭绕的云雾之中,隐约还能看见瘦骨嶙峋的悬崖峭壁,瀑布流水,花海锁桥,以及几栋毫不起眼的小木屋。

    初生朝阳沐浴而下,如蓬莱仙境,如美如幻。

    没有几人知晓,整座剑阁最强大之人所居住的东阁,竟然是在天上。

    一道虹光闪过。

    有两人来到了山脚。

    陆沉打量着眼前的山体,赞叹道:“没有想到东阁就是一整座先天灵宝,手笔不错。”

    拂尘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解释道:“此山名为镇海,内部有一颗巨大的天外陨石,含有强大磁力,且无形中能汇聚天地灵气,助人修行。珍贵与否不好说,但极为稀有。”

    陆沉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到达山顶?”

    拂尘摇头,说道:“山中本就无法御空,不论任何人到达此处,再往前都只能徒步而行,另外”

    陆沉看见对方神情,说道:“有话可以直说。”

    拂尘望着陆沉,说道:“其实掌门仍然还在天外天闭关,也并没有指名点姓收谁作为弟子,这件事情上我骗了你。”

    陆沉毫不意外,点了点头道:“继续。”

    从一开始他就没相信过拂尘的话,因为漏洞太多,直到此时在这座山间也没有感受到属于圣境剑修的气息,就更坚定了心中想法。

    “但是掌门闭关前曾嘱托过我要将这一代弟子中的最强人带过来。”

    拂尘望着陆沉,欣慰说道:“我开始还不知道究竟是谁,直到我看见了你,短短一日,便能完成剑灵血继,你是我剑阁千年来的第二人。”

    若说剑灵传承是认可了选中之人的天赋,那么剑灵血继便是类似认主的血脉传承。

    能让生性孤傲的剑灵第一次便认主,只有天赋两字可以解释。

    这也是为何昨夜陈一看见陆沉眉心剑印便如此失魂落魄的原因。

    陆沉没有问第一人是谁,只是说道:“然后?”

    拂尘望着眼前那条通向上方的山路,认真说道:“只要你能走上去,便是掌门的亲传弟子。”

    成为剑阁掌门的亲传弟子,这是所有志在剑道登顶的剑修梦寐以求的梦想,他相信无论是谁,哪怕是陆沉,也是无法拒绝的机会。

    陆沉沉默了半天,抬头问道:“山上能晒到太阳吗?环境怎么样?人多不多?会不会闹?”

    拂尘愣住了,他知道对方会问许多东西,但没想到尽是些无伤大雅的问题,下意识回道:“可以晒到太阳,山上如今只有一人,不多,也不闹。”

    “这样啊。”

    陆沉哦了一声,语气还有些勉强。

    “嗯好吧那我试试。”

    七日内登顶,便是拂尘给出的限制。

    拂尘身为东阁大长老,日理万机,自然不能再次耗费太多时间。

    离去前,他还特意建议少年可以先休息一会,因为剑冢之行以及剑灵血继都是极为耗费心神与体力的事情。

    本来是很好的建议,但是他没有想到,陆沉将这“一会”硬生生给耗成了六天。

    山脚旁不远处有一个奇怪的小木屋,真的很小,里面空无一物,不知有何用处,但索性能遮风挡雨,陆沉看见后便住了进去。

    第二日,拂尘看到陆沉盘膝坐在小木屋里的场景,神色古怪,欲言又止,但最终也没有说些什么。

    第三日,拂尘没有来。

    第四日,拂尘来了,还是一样的场景,于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第五日,拂尘终于开口。

    “你在干什么?”

    “调养身体。”

    “山上并无实际剑气与强大压制,掌门收徒重视心性,考验皆与这方面有关。”

    “没想到是这样。”

    “对。”

    “既然如此,就再休息一天。”

    “”

    第六日,陆沉果然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一步未出。

    拂尘看见这一幕只觉得有趣,没有再说什么。

    终于到了第七日清晨。

    少年在小木屋内睁开了眼睛,并且深深吐出了一口浊气,脸色放松了几分。

    在旁人看来整整六日的闭目养神,自然不只是调养身体那么简单。

    事实上他伤的很重,跟无距巅峰剑修的一场厮杀,那些外伤自然严重,但更重要的是那些透过肌肉传递到内脏里的剑气。

    如此凶狠磅礴的剑气,在他的五脏六腑间翻江倒海,若是寻常人在第一时间便会痛苦到晕厥过去。

    但是陆沉没有。

    他不仅仅压抑住了那股剑气,还进行了剑灵传承,然后下山,与陈一对峙,跟梦意潇道别,从头到尾甚至连一丝异样都没有表现出来。

    强烈的压制带来的便是伤势的更大反弹。

    而这需要何等的心性与忍耐力才能承受?不能说强悍,甚至已经可以用可怕来形容。

    若是拂尘知道了这些事情,自然能明白少年的自信从何而来。

    因为所谓的心性考验,对他实在是不值一提。

    陆沉离开了孤零零矗立在大路旁的小木屋,回头望去,还是有些不满。

    这个屋子实在太小了一点,连张床都没有,空气间有些异味,甚至周围还能经常性听到狗叫,白天黑夜都在叫唤,陆沉也不知道它在叫唤着什么。

    不过索性他并不是一个太讲究的人,只是想着日后有机会要亲自来修一修。

    “就算再怎么简单,可这哪是人住的房子”陆沉说了一句,然后潇洒转身登山。

    不到一会,周围草丛微微摇晃,一条黄色的土狗从中钻了出来。

    它无比幽怨的望了那道黑衫背影一眼。

    然后钻进了木屋。

    今天阳光很好。

    山路很平坦,空气间还弥漫着花香。

    没有任何禁锢和压制,这是陆沉这些日子以来登山最舒服的一次,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在洛阳峰的日子。

    山崖流水,鸟语花香。

    陆沉一路走来风平浪静,径直来到了山腹间的一座小桥前。

    脚下数十米便是深不见底的河流。

    这时候终于有了变化。

    随着桥下溪水的波涛声传来,一条长达百丈如水蛇般的怪物猛然窜出水面,如鱼跃龙门,在桥面上方优美的划过一道弧线,然后重重落入水面,溅起一阵阵水花。

    身形之大,仿佛小桥在他身旁都只是块一碰即散的豆腐。

    陆沉望着怪物身上那些鳞次栉比的鳞片,挑眉说道:“蛟龙?”

    天下真龙难寻,蛟龙已算是凡间最为强大的生灵,兴风作浪,呼风唤雨可谓天赋本领,存活了数百年的成年蛟龙更是有望与那到达了圣境的强者所抗衡。

    只是这等生物,竟然在东阁的河水里里就圈养着一条?

    “吼!”

    仿佛是为了回答他的话语,前方传来了一阵震破天际的咆哮声,强烈的气流将少年的黑衫吹拂的飒飒作响,地面卷起无数飞沙落叶。

    粗若山峰的蛟龙头颅缓缓从水面露了出来,随后伸到与桥面平齐,倒竖的眼瞳冷漠的盯着少年,嘴角不停呼出白雾。

    它在桥头中间缓缓摇曳,不进也不退。

    短暂的沉默过后。

    双方大眼瞪小眼,出奇的安静。

    陆沉脸色出奇的平静,开口说道:“你不过来?”

    怪物没有回答,死死的盯着他,眼神凶狠。

    陆沉说道:“那我过去。”

    说完他便走上了小桥。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