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大师兄
    陆沉看见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清澈无垢的眼睛。

    平和,舒服。

    这是那人给陆沉的第一感觉,漫长岁月中有这种气质的人真的很少,陆沉记得以往有一个自称夫子的酸老秀才给过他这种感觉。

    男子缓缓站起身,还在崖畔对他亲切挥了挥手。

    陆沉想起了平日里听说过的闲言碎语,终于确定自己已经来到了山顶,于是认真打量了周围的景色一番,觉得很是满意。

    瀑布旁有一条隐秘小道直达山顶,陆沉走了上去。

    有一头老龟从瀑布下方缓缓伸出脑袋,望了他一眼,然后再次闭眼。

    “你好,我叫苏安。”

    嗓音沉稳清澈,陆沉刚刚到达瀑布上方的崖坪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他望向对方,说道:“练气一境,看来传闻是真的?”

    剑阁之中的二代弟子不算少,但也不多,皆是被各位阁主所看好的优秀弟子。

    可以说正是这些二代弟子成就了剑阁在天海大陆的赫赫威名。

    然而事无绝对,终究还是会出那么些异类。

    东阁阁主,当今剑阁掌门唯一的关门大弟子便是众人口中的奇葩。

    自从被掌门带回东阁,从未尝试过修行,反而喜欢读书养花,平日里可谓手不离卷,痴迷到了极点。

    若是在书院这等学宫圣地自然无恙,可这里是剑阁,讲究一剑破万法的强悍路数,作为整个剑阁的大师兄来讲,不练剑自然极为不妥。

    可更出奇的是那位掌门对此也是不闻不问,就连几次长老的苦口婆心劝诫也都随意挡了回去。

    所以说,作为二代弟子中辈分最高的大师兄到现在还是练气一境重的惨淡境界。

    苏安对着陆沉微微一笑,说道:“练剑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我很懒,所幸师傅也不急。”

    陆沉摇头道:“人活一世,草木春秋,做自己觉得开心的事情就好。”

    苏安望了眼远处正徐徐上升的太阳,真诚赞叹道:“听拂尘长老说你今日才第一次登山,没想到这么早便登顶,的确很厉害。”

    陆沉说道:“山腹的金鲤幻象,然后阵法雾林,最后的宫殿幻境,有点意思,但对我来说也很没意思。”

    苏安望着下方瀑布说道:“其实还有一个考验,不过你也已经过了。”

    陆沉有些惊讶,想了想道:“那头老龟?”

    苏安点头说道:“老龟是镇海灵龟,拥有玄武的血脉,若是心性不正之人会被直接丢出山去。”

    陆沉若有所思,感叹道:“果然是一座先天灵宝,金鲤,灵龟,气运之盛实在让人羡慕。”

    苏安指了指天上,笑着说道:“师傅还在闭关,小师弟,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山上风景不错,我偶尔听人说过你的性情,你应该会喜欢这里。”

    陆沉抬头没有说话,只是心中有些异样。

    “小师弟”

    这个称呼倒是有点意思。

    陆沉真的在东阁住了下来。

    仿佛是在天上的缘故,显得异常的安宁和谐。

    陆沉第二天在树林用木材给自己做了一个竹椅,白天时在瀑布下方晒着太阳,晚上搬回山顶,视野开阔,看那满天繁星的大千气象。

    山顶的房子比山脚那个木屋要好上太多,起码有了床和桌子,这点陆沉感觉很满意。

    苏安平日里除了读书,就是料理瀑布下方的那片花海,两人每天的交谈并不多,但是却显得轻松自然。

    某天晚上,陆沉半夜起来去给那片花海施肥,无意间给苏安撞见,然后就被他那幽怨的眼神给望了好几天。

    这一日傍晚,天空上铺满了成片的火烧云。

    陆沉坐在竹椅上默默出神。

    苏安走到了他的身旁,说道:“看来小师弟有很多心事?”

    陆沉望着天上,说道:“我来这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有很多问题想问掌门。”

    苏安好奇道:“为什么非是师傅?”

    陆沉说了八个字,“站得越高,看得越远。”

    苏安笑道:“看来小师弟要问的问题很大。”

    “是啊,相当大。”

    陆沉破天荒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出去,所以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这种感觉不好。当然,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小问题。”

    苏安想了想说道:“我以前无聊时偶尔也会去外面走走,对山中山外都了解一些,你可以先从小的问题问起,我或许能够解答。”

    陆沉闭着眼,随意说道:“在剑冢山时有人想杀我。”

    苏安愣了愣,然后微微侧头望着他,脸色并没有太大波澜。

    陆沉接着说道:“他还说当今的剑阁不需要天才,所以我有些不懂。”

    苏安说道:“古寒峰的副峰主张前些日子离奇失踪,至今未见踪影。”

    陆沉点头,看着他的眼睛坦然道:“我杀的,尸体丢到了深渊里,自然找不到。”

    陆沉就那么轻松将杀人毁尸的事情的说了出来。

    没有丝毫遮掩意味。

    然而苏安从始至终都是那副风轻云淡的神情,微微点了点头。

    “师傅是整个天海大陆最为强大的剑修。”苏安突然说道。

    陆沉望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苏安继续道:“圣境巅峰,再进一步便能飞升登天,可是师傅已经活了很久。”

    有风吹来,带走一片飞沙落叶。

    陆沉抬起头,眼中有些震撼,也有些明悟。

    他以前所有没想通的细节终于连成了线,放眼望去,一目了然。

    无论那位修为通天的掌门境界有多高深,战力有多强大,但总有离开的一天。

    无论是飞升登仙,还是寿元将近转世轮回,对某些人来说都等同于离开。

    并且从那些人迫不及待的行为来看,估摸日子也不会太久

    那么最重要的问题便迎面而出。

    陆沉开口问道:“剑阁掌门之位很重要么?”

    苏安认真想了想,

    摇头道:“我也不知。”

    陆沉右手食指下意识敲着竹椅,笑着道:“难怪是天赋越强越该死,有些人怕我在这种时候打破这种微妙局面,若是我被掌门收入关门弟子,数年,甚至数十年后就会成为一个棘手的存在,对他们而言这种变数自然是不能留。”

    少年叹了口气,说道:“为了掌门之位,这些暗地里的风流涌动,还真是无趣。”

    苏安微微一笑,说道:“可是小师弟你最后还是选择来到了这里,天意如此。”

    陆沉看了他一眼,有些惊讶于对方的心性之聪慧,三言两语就点明了所有的问题,可谓心如明镜般透彻。

    就凭这份能力就已经远超了世间大部分人。

    苏安神色平静,突然问道:“我有些好奇,这种事情依你所言都只是小问题,那么小师弟眼中的大问题是什么?”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