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出山
    东阁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变化。

    山下的黄狗现在经常会跑上山来在花海中玩耍,狗吠声传遍整个崖坪。

    瀑布下的镇海灵龟偶尔也会爬出池底上来晒晒太阳。

    而陆沉每天除了修行便是发呆,无聊时会帮着苏安去山腹河流给那条金鲤喂喂鱼食。

    拂尘的话似乎没给他带来什么影响,两个多月过去依然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只有苏安才看得出来陆沉的话比以前要少了点,虽然以前话也不多。

    “四阁八峰关系也并不是铁板一块,只要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恩怨情仇,哪怕是剑阁也不能免俗。”

    这一日,苏安主动找到陆沉开始闲聊起来,说道:“其实让他们受点挫折也好,修道路上一帆风顺久了,猛然跌个跟斗才最致命。”

    陆沉点头道:“我知道的。”

    苏安笑道:“可是看起来小师弟还是很不开心?”

    “其实我并不在意这些事情,无论是剑被毁还是打架输了都很正常。因为真正的修行远比这些磨难要重的太多。”

    陆沉漠然说道:“不论大师兄信不信,若是他们公平比剑后技不如人死了我也不会产生太多情绪,因为我以前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早已麻木,并且一直都是个怕麻烦的人。”

    少年说的话很是无情。

    但苏安却知道这些的确是他的真心话,就像这一年多来同门寄来的书信,少年偶尔看过,但从来没有回复过一封。

    不过他没有说话,因为知道还有后续。

    陆沉沉默了会,终于开口道:“但是他不该出手,这样很没有规矩。”

    小师弟口中的“他”自然是指青鸾峰峰主李海洋。

    苏安想到了这一点,知道了陆沉的介意点在哪,神色微微一变,然后转头望了过去,似乎想从他脸上望出点什么东西。

    陆沉说道:“这些天其实我一直在等,或许还有什么消息,但是看来剑阁某些人并不打算做些什么。”

    苏安听出了陆沉话中所表现的意思,笑道:“所以?”

    “我想这件事应该是冲我来的。”

    少年站起身,说道:“所以有点无聊,我想出去看看。”

    接近两年的时间,少年从来没有提出过离开东阁的请求,只是这一次突然说了出来。

    苏安看起来毫不意外,笑眯眯说道:“山脚边缘有座小舟,名叫御天舟,只要坐上去释放灵力,便能凌空飞行,可以用来代路。”

    “多谢大师兄。”

    陆沉点头,然后就朝着山下走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苏安看着少年大步离去的背影,转过身又望了眼已经空无一物的石桌,摇头道:“看来这一次剑阁终于又要热闹起来了。”

    陆沉在山脚找到了那座御天舟,坐在其中向着空中前行。

    天空上方有一道看起来极为薄弱的细膜笼罩住整个剑阁,细膜之间无数道细小剑气融合分离,在空气中漂浮,以一种摸不着轨迹的方式画出无数飘渺痕迹。

    这就是剑阁闻名天下的三千惊神剑阵。

    顾名思义,剑阵惊神。

    传说由一位圣境大剑修掌控阵法,再配以三十名无距境剑修加持,就能使出媲美飞升剑仙的倾力一剑。

    陆沉望了一眼,似乎并不感兴趣,小舟行进不快,于是便闭上眼靠在舟上缓缓睡去。

    灵舟在剑阁上方飘行,引来了不少弟子的围观。

    御天舟是东阁灵物,剑阁众人自然认识,只是东阁大师兄苏安从未用过,再结合这一月青鸾峰上所发生的事情,乘坐小舟的人是谁自然一目了然。

    “我就知道,陆沉这一次肯定会出来。”

    “他就算出来也没用,三阁师长都没有对这件事表示过追究意味,他又能做些什么?”

    “你们快看灵舟前行方向!他竟然直接去了西阁!”

    御天舟一路进入了西阁上空领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前行的速度似乎比先前又慢了点。

    摩天身形瞬间出现在火云殿上方,眯着眼抬头望去,神色晦暗。

    南五在一旁寒声说道:“狂妄自大,真当我西阁无人?”

    陈一站在执法堂门口,看见这一幕沉默不语。

    李亦寒则是从一座房屋中走出,脸色苍白,没有说话。

    灵舟尽管行驶的再慢,但只要没有人拦住,自然还是会消失在天边。

    无数人伸着脖子瞪大眼睛,结果没有突如其来的碰撞摩擦,很是失望。

    半个时辰后,小舟又接连从南阁与北阁上方驶过,引起了无数弟子围观,最后灵舟绕过整个剑阁,来到了八峰中最为偏僻的青鸾峰。

    小舟终于落在地面。

    陆沉起身向峰上走去。

    他自入东阁起很少露面,不少青鸾峰女弟子看见少年的面容神态皆是眼神一亮,以为是四阁中那些修为高深的师兄,男弟子更是摄于少年身上自带的那种漠然气质,自然没人敢拦。

    陆沉来到峰侧的一座竹林,林中只有一间简陋屋子,不时有剧烈咳嗽声传来。

    只见一位女子正脸色憔悴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干枯。

    她有些渴,晃晃悠悠站起来,结果一个酿跄就要摔倒在地。

    柠蓉蓉有些无奈的闭上眼睛,她此刻根本没有半分力气,只能任由身体落下。

    下一刻,没有意料而来的触地疼痛感。

    她倒在了一人的怀中。

    竹屋里。

    柠蓉蓉坐在床角边沿,透过窗户望着远处已经消失的少年背影,脸色呆滞,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

    那把原本被放在床角,早已暗淡无光的古剑玲珑此刻凌空漂浮在她的身旁,剑身光芒大涨,甚至犹胜以往。

    她的身体在吃下一颗对方赠予的青色丹药后也宛如枯木逢春,多日未曾感受到的灵力瞬间拥入到了她的全身窍穴,甚至灵力饱和,修为更胜以往。

    而做了这一切的少年,就算是两年多未见,从头到尾也仅仅只说了三句话。

    “这一切跟你没关系,不用自责。”

    “这件事严格来说还是因为我的缘故,可我只会打架,所以我会帮你打回去。”

    “若是下一次还出现这种情况,你可以来找我。”

    陆沉站在山道之上,没有着急下山,反而抬头向峰顶望去。

    他望了很久,没人知道他在望什么,只看见他的眼神很亮,如剑一般。

    峰顶间,有个一身蓝衫的中年男子感受到了这个目光,于是低头回望。

    明明中间隔着无数云雾遮挡,但两人似乎都看见了彼此。

    “李海洋?”

    陆沉面无表情说道:“别急,下一次我会把你打成李小湖。”

    他说的声音很轻,但是他知道对方能听见。

    下一刻,云峰上似乎有风拂过,平静的空气狂暴了起来,剑气漫天。

    陆沉没有理睬,转身离去。

    他出来以后一直表现的很平静。

    无论是去往三阁,还是前来青鸾峰看望柠蓉蓉,以及刚才对方剑意中那种刻意表现的不屑于蔑视,陆沉都没有多说过一句话,多做过一件事。

    因为他既然说过只是出来看看,就真的只是看看。

    但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他看看以后会做些什么。

    一路下山,青鸾峰的弟子都在讨论即将开启的四阁比武,这可是剑阁中少有的盛事。

    内容大致都围绕着境界修为深厚的二代弟子,出现最高的频率便是南阁的沈墨凰,以及西阁的摩天。

    “请问你们所说的四阁会武还有几天?”

    陆沉突然停下脚步,朝山脚一位正在对同伴侃侃而谈的年轻女子问道。

    女子原本突然被打断有些不悦,等转头看见陆沉的面容,不知为何脸色一红,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点。

    “禀告师兄,还有七天。”

    “麻烦了。”陆沉应了一句然后离去。

    直到陆沉的身影彻底在山脚消失不见,那女子还是望着少年离去的方向,痴痴入神道:“气质真好,长的也好看,难不成他就是传说中的摩天师兄?”

    一叶小舟重新飞向天空,如在大海之上漂浮。

    陆沉感受着和煦的阳光,觉得这个故事很是无趣。

    从柠蓉蓉古剑被毁到后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只是一个阴谋而已。

    这个阴谋的参与者,一半是毁掉柠蓉蓉古剑的青鸾峰弟子,以及峰主李海洋。

    因为没有哪个峰主会眼睁睁看着刚刚得到剑灵认同的弟子佩剑被同门毁。

    同理,若是没得到什么指示,那些弟子也不敢活生生毁掉一个拥有剑灵居住的古剑。

    除非他们都提前得到了什么承诺或者指示。

    而有资格跟青鸾峰峰主谈条件的家伙除了四阁还能有谁?

    再仔细一想,四阁中跟他有恩怨的仅仅只有西阁弟子而已。

    而他们的目的想来也就只是逼自己去参加那个四阁会武,然后找回所谓的颜面。

    陆沉想起了南五的面容,想起了柠蓉蓉的伤势,再想起他那一身青衫,心中更加不喜。

    “七天,应该也够了。”

    陆沉喃喃自语了一声,然后在灵舟之上站起身,双臂张开,猛然张开嘴巴,狠狠一吸。

    下一刻,漫天白云溃散,方圆数千里所有的灵气疯狂涌入少年体内。

    这一幕,如大海吞鲸,骇人听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