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四阁比武
    四阁会武在西阁落日岩举行。

    落日岩是一片巨大的盆地,四周的岩石突兀而起,高耸入云,中间空地却呈现凹陷状,像是一个被巨石包裹其中的环形斗兽场。

    西阁弟子在剑阁之中最注重战斗技巧与战斗意识,这些从那些岩石边缘密密麻麻的剑气痕迹便看的出来。

    清晨,四阁八峰的弟子逐渐涌入这里,感受到空气中经过数百年战斗所留下的剑道气息,微微变色。

    这里的剑气压迫感竟然与剑冢山中所弥漫的气息大同小异,若是一些境界浅薄的年轻弟子光是抵抗这股剑压都得耗费太多力气,更别提与人对战。

    当然,四阁会武中最重要的还是已经修行多年且天赋异禀的二代弟子,这些代表着剑阁中新生代顶尖力量的碰撞才是这次比试最大的亮点。

    落日岩周边岩石上依次排列着十二道看台,四阁八峰弟子依次入座。

    随着一道雄浑钟鸣响彻天地。

    正中间看台上凭空出现了一位魁梧老者,神情威严,眼神凌厉。

    人群中顿时引起无数哗然。

    西阁阁主李催海竟然亲自主持大会!

    李催海环顾四周,眼神所扫向之处尽皆噤若寒蝉。

    又是数道光芒再起。

    沈墨凰落在南阁看台,青丝微拂,风华绝代。

    摩天出现在西阁弟子正前方,一身红袍沙沙作响,气势磅礴。

    北阁居首一人同样也是一位女子,名为依水儿,不同于沈墨凰的那种高贵仙子气态,面容甜美,古灵精怪。

    众人下意识将视线移动到了最后一阁。

    相较于其他三阁的“门庭若市”,东阁极为冷清,只有拂尘一人。

    青鸾峰上的事情整座剑阁都已经知晓,其中不少人都看出来了这件事情的蹊跷,甚至已经猜到了是有四阁中的大人物故意针对陆沉。

    而不少人都以为陆沉会在这次的四阁比武上做出什么举动。

    毕竟他在两年前就完成过剑灵血继,又在掌门那里销声匿迹两年,实力应该能得到一个极大的提升。

    但是他却没有出现。

    无数年轻弟子的眼神都有些失望。

    但是若有人细心观察,会发现剑阁一些辈分资深的长老神情则凝重了许多,就连李催海也不时朝拂尘那方望去。

    原因很简单。

    因为近些年来每一次四阁比武,拂尘从未来过一次。

    他们都知道拂尘不是一个爱看热闹的人。

    既然他来了这里,就自然会发生什么事情。

    第一战终于开启。

    许久未见的景畅从北阁走了出来,站到空地中央。

    在场许多年轻弟子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曾经教导他们修行的景畅真人来自北阁。

    紧接着寒秋水从腾云峰看台上一跃而起,径直落到场中,笑眯眯说道:“景畅师兄,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

    景畅没有搭理,只是眼神打量着四周,似乎在找什么人。

    寒秋水笑道:“他不会来的,年轻弟子不知,可景畅师兄应该心知肚明,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对境界增幅太小太小,哪怕他是陆沉,来了也仅仅只是自讨苦吃而已。”

    景畅想起了当日在洛阳峰山脚的场景,摇头说道:“你不了解他,若是他知道就一定会来。”

    寒秋水握住手中长剑,说道:“多说无益。”

    景畅坦然道:“请。”

    寒秋水手中古剑便名秋水。

    有一道肉眼可见的青色剑气覆盖在剑身之上。

    寒秋水脚尖轻点,身形猛然向前,挥手就是数剑。

    一道呈现弧月形状的剑气离剑而出。

    呼啸破空,炸雷而起。

    紧接着寒秋水手中长剑不停,剑身高速颤抖,又是漫天剑气铺天盖地而去。

    看见这一幕周围响起了不少赞叹声。

    景畅面对如此强大攻势依然神色平淡,只是轻轻向左踏了一步。

    砰。

    灰尘四起。

    剑气所及的地面,岩石如蜘蛛网向外破碎,瞬间就猛然炸开。

    景畅身形已经出现在数十米之外。

    寒秋水怒喝一声,双手高速结印,古剑秋水向前划过一道寒光。

    秋水卷起无数飞沙走石,直冲对方而去。

    景畅闭上眼睛,握住长剑的手指轻轻松开。

    下一刻,离奇的一幕出现。

    古剑秋水突然在半空中停住,没有再动弹半分。

    众人尽是不解,回头望去,随后惊呼声连连响起。

    一柄古剑安安静静停在寒秋水眉心两寸处。

    原来胜负已分。

    “无距境竟然已经到了无距境。”

    西阁张威作为大会裁判,站在场地内测看见这一幕也是心中咋舌。

    李华梅说道:“这弟子入北阁极早,境界提升却并不如何惊世骇俗,没想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二代弟子的最前端,墨凰,你又有了一个需要注意的对手。”

    沈墨凰站在一旁,丹凤眸子微眨,看不出情绪。

    第一场战斗就如此草草结束,让一些看不出名堂的弟子索然无味,幸好随后的几场都极为焦灼,剑气碰撞,剑技比拼,众人看的心血澎湃,极为入神。

    数场战斗之后,又有一人踏入了场中。

    看见此人,周围响起了窃窃私语声。

    男子一身蓝色长衫,背后衣衫刻着一幅青鸾图画,很是风流写意,

    青鸾峰弟子刘意,青鸾峰峰主亲传弟子。

    但更重要的是青鸾峰上毁掉柠蓉蓉古剑的便是此人。

    有人扫视四周看台,却发现当初在青鸾峰大闹的三人竟然都没有来到此地。

    与刘意对战的人是汉阳峰的一名年轻弟子,在众人看来没有丝毫悬念,事实也的确如此,仅仅几个呼吸后就分出了胜负。

    那名弟子负伤离去,但刘意没有,他转头望向东阁看台,笑意莫名。

    胜者不退场,便代表着接受其他人的挑战,或者挑战别人。

    众人看见这一幕不自觉的屏住呼吸,心想终于要开始了么?

    “听说东阁陆沉师弟剑道修为精深,不知道这一次来了没有。”

    刘意说道:“若是来了我想向陆师弟请教一番,若是没有呵呵,那便算了。”

    场中出奇的安静。

    刘意却是一脸坦然。

    陆沉来了没有是极为明显的事情,因为看台就在那里,无数人一眼都能看见。

    刘意此番就等同于当众打脸,毁了柠蓉蓉的古剑,此刻又当众挑衅陆沉,相当于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他的脸上。

    只是让很多人疑惑的是,他为什么敢这样做?

    陆沉是剑阁掌门亲口承认的弟子,更是东阁之人,一个小小青鸾峰弟子哪里来的底气?

    有些知晓内幕的弟子目光悄悄望向西阁,看到那个巍峨身影后连忙收回,生怕被对方发现自己的心思。

    拂尘双手背在身后,不理不睬,似笑非笑。

    北阁看台。

    景畅想了想,向前踏了一步。

    南阁看台。

    沈墨凰皱了皱眉,背后长剑无风自动。

    梦意潇现在是她的小师叔,跟她说过最喜欢陆沉。

    更重要的是她记得还欠他一个人情。

    只是到了最后。

    景畅的脚终究没有踏出去。

    沈墨凰的剑也没有出鞘。

    因为天空上突然飘下来一张金色卡片,原来是请帖。

    更准确的说这就是当初南五送往东阁的那张请帖。

    落日岩上方的云层散去,有一辆小舟从天空缓缓落下。

    众人猛然抬头,脸色惊讶。

    这些天御天舟在剑阁之中消失不见,却没有想到原来一直停在西阁头顶。

    一道身影从舟上跳了下来,落在地面。

    少年望向刘意,平静说道:“听说你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