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苏安
    一道光芒坠落于东阁山下。

    拂尘松开了放在陆沉肩旁的手。

    后者突然咳出几口猩红鲜血,然后随意靠在一旁的山岩上,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只有神情一如既往的平淡。

    拂尘笑眯眯说道:“虽然知道你会出手,却没有想到一出手就如此霸道不留情面,未免也太狠了点,”

    陆沉面色苍白,瞥了他一眼,说道:“可我看你的神情,好像是在说四个字。”

    拂尘好奇道:“哪四个字?”

    陆沉平淡说道:“干的漂亮。”

    拂尘先是愕然,随后止不住的爽朗大笑,笑声传遍了整个东阁山下。

    “当然漂亮,我从不怀疑你能打败南五,但我没想到你能一口气让陈一和摩天同时吃上那么大的一个亏。”

    拂尘收敛笑容认真说道:“东阁数十年从未参加过四阁会武,结果随便出来一位弟子便震惊整个剑阁,实不相瞒,我担任东阁大长老以来从未如此快意过,这些都要感谢你。”

    东阁向来弟子稀少,准确的说只有一个。这些年一直看着其余三阁弟子大放异彩,拂尘作为东阁长老自然会心中有些许憋屈。

    陆沉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只是淡淡应了声,然后闭目缓缓调息自己的呼吸。

    这一次比在剑冢山上时所受的伤更加严重,相当于在过度透支自己的身体,看似风光,实际是属于玉石俱焚的法子。

    只是终究还差一点,最后的结果没有让他满意。

    陆沉睁开眼,似乎有些不高兴,皱眉道:“我从未像现在一样渴望过境界提升。”

    拂尘摇了摇头,说道:“以你今日对阵南五所表现出的剑道天赋,再多过几年就算是摩天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不必如此着急。”

    摩天是西阁大弟子,年纪轻轻的无距境剑修,已经算得上是一方强者,若是放在世间,就连那大唐王朝王公贵族之家都得当座上宾好生伺候。

    只是拂尘却说的很肯定,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

    因为他今天终于真正看清楚了陆沉的剑道修为。

    南五用出西阁绝学八方流雨,这是西阁最顶尖的剑诀,威力极大。

    而陆沉仅仅只出了一剑。

    或许是当年的场面太过于震撼,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陆沉当面堂堂正正破了西阁的八方流雨。

    八方流雨杀伤力太强,威力极大,这是很多年都没有人完成过的壮举。

    这一剑可谓是真正的一剑破万法。

    而陆沉小小年纪就能掌握到如此意境的剑法,只能用妖孽来形容。

    拂尘欣慰道:“不要急,慢慢来便是。”

    陆沉有些吃亏,径直盘腿坐在地上,说道:“你错了,我不是说的摩天。”

    拂尘不解,难不成是陈一?

    陆沉一脸平常说道:“我说的是李催海啊,在场中他挡住了我的剑,还用剑气压制我,如果当时我境界再高一点,能破开那股剑压,我一定劈了他。”

    拂尘目瞪口呆,半响没回过神来。

    西阁阁主,破空境或者已经到达圣境的大剑修,掌握剑阁律法的大人物,你当场想杀他的弟子,然后被阻拦后你的第一想法竟然是再劈了他?

    拂尘面色复杂,感叹道:“你跟当年掌门师兄的性情真的一模一样。”

    “剑心通明直通大道,我们这种世人所谓的强大剑仙向来都是如此。”

    陆沉望着拂尘,一脸欣慰说道:“什么时候你能破开这层心境束缚,离圣境也就不远了。”

    拂尘也望着他,说的好像你就是强大剑仙一样。

    陆沉坦然对视,摊了摊手,我就是强大剑仙啊。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苏安从山上走了下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视,笑着说道:“我就知道小师弟需要这个东西。”

    一颗青色丹药被苏安丢了过来。

    陆沉接过,然后吞下,一股温和的灵力荡漾在胸腹间,浑身都仿佛活了过来。

    苏安没有问事情经过,只是说道:“小师弟是休息会还是现在上山?”

    陆沉摇了摇头,径直走向山脚的那间木屋,说道:“大师兄不用管我,我在此调息一会。”

    苏安愣住了,转过头望向拂尘。

    拂尘只是无奈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去。

    陆沉盘膝坐在其中,突然想到一事说道:“山上能不能再添一人?”

    苏安站在木屋门口,说道:“是那位名叫柠蓉蓉的小姑娘?”

    陆沉点头说道:“我把青鸾峰峰主李海洋得罪的比较惨。”

    岂止是惨,将他本命飞剑硬生生折断,还毁了他的境界,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若不是如此,陆沉也不会提出这个麻烦的要求。

    苏安想了想说道:“东阁不留外人,只是寄住,师傅回来了再做定夺。”

    “可以。”

    陆沉说道:“那青鸾峰那边?”

    苏安微微一笑,说道:“喊她来便是。”

    这句话很对陆沉的胃口,他看见苏安一直蹲在门口,说道:“大师兄不如进来聊?”

    苏安脸色微微一滞,说道:“不用了。”

    陆沉又说道:“里面其实挺不错。”

    苏安连连摇头,认真道:“真不用,真不用。”

    又随意说了几句,苏安转头开始向山上走去,走到半山腰,他回头望着那间房子,不住摇头。

    为什么小师弟喜欢住狗屋?

    这真是个古怪的癖好。

    苏安一路登山,路过那条小河,金鲤从河水中猛然跃起,在他的脑袋上方跃过,欢快的打着招呼。

    他来到了雾林,漫天迷雾顺着他的脚步接连向后方散去,直至消失不见,树叶从空中有规律般的撒过,指引着他前进的道路。

    最后他来到了瀑布下方,灵龟在一旁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突然睁开眼亲切的叫了一声。

    苏安一路来到山巅,站在崖坪眺望着远方山河,然后便开始读书。

    男子两鬓长发随风飘拂,说不出的风流写意。

    他这些年来的历程基本就如同刚才的这次登山一般,见海有船,登山有路,福源之深厚远超整座剑阁的想象。

    但自从入剑阁起,无论外界发生如何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他都是数十年如一日的风轻云淡,处变不惊。

    陆沉曾经赞叹这座山的气运之旺,但是他并不知道,灵龟和金鲤其实都是苏安从小就养在身旁的灵物。

    东阁真正的气运所在,不是“镇海”。

    而是苏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