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新沙镇
    一日夜里。

    有雪从空中落下,漫天飞舞。

    不到一会花海之上就是雪茫茫的一片。

    冬天到了。

    陆沉睁开眼看了很久,然后起身走下了崖坪,雪花从他身上刷刷落下,掉在地面。

    这是陆沉近一年以来第一次走了下去。

    苏安此时正在瀑布前教导柠蓉蓉练剑。

    柠蓉蓉是属于真正每天勤奋练剑的好弟子,也算是三人中唯一一个正常人。

    苏安看见这一幕很是欣慰,估摸是觉得东阁弟子总不能成天像他和小师弟一样懒散,所以从屋子里出来散步时经常就会指点一番。

    柠蓉蓉对这位只有练气一境的大师兄打心眼的敬重,认真听在心里,不敢丝毫懈怠。

    两人突然听见脚步声,柠蓉蓉下意识抬头望去,惊呼了一声。

    因为陆沉出现在了他们身前,这已经算得上是稀奇的事情。

    大半年来她已经习惯了陆沉坐在崖畔的身影。

    陆沉说道:“坐久了,想出去外面走走。”

    苏安似乎早料到如此,笑着道:“伤好了?”

    陆沉平静道:“只有一点小问题,无碍。”

    “那早去早回,开春四月时记得回来。”

    苏安想了想说道:“另外要注意安全。”

    陆沉望着他的眼神,轻轻点头。

    苏安从不在意外面的世界。

    注意安全,注意的自然是剑阁里面。

    在这些日子以来,两人默契的没有再聊过关于剑冢山上的事情。

    但两人都心知肚明如今的剑阁并不那么安全,既然能出一个张瓶,就或许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陆沉受伤之后一直呆在东阁从不出去,自然是因为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柠蓉蓉望着陆沉,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不敢。

    陆沉与她擦肩而过,说道:“好好看剑谱,不用着急学,但要先记在心里。”

    柠蓉蓉重重点头。

    陆沉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脑袋。

    柠蓉蓉有些受宠若惊,这是她来东阁后看见陆沉第一次如此亲昵的动作。

    陆沉消失在远处,雪地里出现了一排笔直的脚印,就像剑一般。

    柠蓉蓉好奇说道:“陆沉师兄好像心情很好,难不成是大病初愈的缘故?”

    苏安望着那些脚印,沉默了会,说道:“其实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只不过掩饰的很好。”

    深夜里的洪武大台上空无一人。

    御天舟从天空缓缓落下。

    陆沉黑衣被大雪铺盖成了白衣,手中也多了一壶温酒。

    酒是剑阁百里外,桃花镇中专门酿造的桃花酿。

    陆沉盘膝坐在舟中,望着那个巨大雕像默默出神。

    很久很久以后,他终于开口。

    “今天的大雪比以往要大的多,所以我又想起了一些事情。”

    “原来你是冬月初九生的,也就是今天。”

    “那年的雪和今天一样大,我刚刚出山便遇见了你,我记得你最喜欢喝桃花酿。”

    陆沉说一句话便喝一口酒,不到一会便将壶中美酒喝光。

    “这个大陆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并且很不对劲。”

    陆沉皱起眉,不解说道:我以为你们要么立教称祖,要么破境飞升,但是我从未在这里听说过关于你们的任何传闻。甚至三千年前的事情我竟然什么线索都查不到,这太奇怪。”

    少年在风雪中自言自语道:“不过既然我活过来了,以后就会查清楚这件事情,你放心便是。”

    陆沉左手从舟上拿起一个东西,原来是另一个酒壶。

    “我准备先回家看看,然后就会去大陆走走,再见。”

    灵舟升起向远方驶去,他在半空轻轻一挥,壶中酒水如一道清泉流出,在天空中划过一道痕迹,整齐洒落在雕像身前地面上,紧接着又被新落下来的白雪彻底覆盖,消失了痕迹。

    剑阁盘踞天海大陆北方。

    再往北便与那无尽妖域相邻。

    两两对望。

    大唐边城“漠河”则当真如同一条河流,硬生生拦截在两座庞然大物中间。

    也多亏有了这座雄伟边城的存在,才避免了不少无实际意义的摩擦和争斗。

    新沙镇是位于大陆西北端的一座大镇,不仅外面有大唐军事力量维护,往来商贾也络绎不绝,镇上很是热闹,无论卖酒的打铁的耍把式的都在大声吆喝,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一位黑衫男子来到了镇口,头上带着个笠帽看不见面容。

    身形挺拔如剑,自然是陆沉。

    陆沉从剑阁而出,一路北行,路上没有停滞,似乎对自己要去的地方很是熟悉。

    事实也的确如此。

    因为陆沉几年前便是从新沙镇出生,长大,然后离开这里进入了剑阁。

    新沙镇,就是他的出生地。

    北地战乱,妖邪暴虐,民风也异常彪悍,这点从城门四周那些乞丐无赖身上便看的出来。

    望见似乎是一个脸生的外乡年轻人独自出门,老地痞无赖们眼神尽是凶狠如狼,似乎是在打量着他身上究竟有着多少家当,在不知深浅的情况下,值不值得自己豁出命去干上一票。

    陆沉对此视若无睹,进了城门便缓缓朝着一道偏僻巷子深处走去。

    陆沉走在地面破烂不堪的巷子间,周围突然传来了女子的哀嚎求饶声,然后就是男人的淫笑怪叫。

    一个约莫二十年华的红衣女子神色惊慌从小巷尽头跑了过来,一不小心扑倒在陆沉身前,然后像是看见救命稻草般,带着哭泣嗓音不停磕头说道:“求求公子救小女子一命。”

    可怜女子衣裳完全被扯烂,胸脯半裸,眼眶含泪,楚楚可怜。

    巷子尽头突然出现了几个大汉,五大三粗,神情狰狞。

    当头一光头男子看见这一幕,狠狠骂道:“哪来的小子,快给老子滚一边去,耽误了爷爷的好事一刀劈了你。”

    光头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小了起来。

    因为对面那个斗笠男子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上一眼,已经向远处走去。

    冷血无情,漠然置之。

    几个狰狞大汉看见这一幕不知为何有些傻眼。

    下一刻,红衣女子犹不死心,狠狠抱住了男子裤脚,苦苦哀求道:“求求公子大发慈悲,救我一命,我这辈子当牛做马必然报答。”

    “你想怎么救?”

    陆沉终于停下脚步,转身弯腰,轻声说道:“练气八境的武夫,连几个寻常的地痞无赖都对付不了么。”

    有风吹过,拂起了男子斗笠上的黑布,一双漠然到极致的黑瞳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露出了笑容,但眼神中却没有笑意,极度的平静。

    那双眼睛注视着她,宛如在看一个死人。

    女子眼瞳顿缩,全身气血倒流,一股无法言喻的恐惧传遍了全身。

    下一刻,只见地面青砖炸裂,红衣女子瞬间暴起,一改先前柔弱形象,五指成钩,抬手就要抓碎陆沉的脑袋。

    然而仅仅过了一秒,她就被一掌轻描淡写拍在脑门,轰然坠地。

    鲜血迸溅在地,气息全无。

    看起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