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妖帝白起
    日上三竿,两人离开了流水客栈。

    接下来自然会有剑阁的人来此善后,或许再过不久,流水客栈也将彻底改头换面,只是这些事跟他们已经再没有任何关系。

    两道长虹从镇外冲起,眨眼便消失在云端。

    百丈天空之上,云海翻滚,两人朝着无尽妖域边缘赶去。

    不到一会,沈墨凰不自觉的就将目光移到了陆沉身上。

    因为他的御剑姿势很奇怪。

    寻常弟子都是双手摊开做剑诀状,尽量保持平衡。

    但陆沉不一样,他双脚脚尖轻点于剑尖最前端,双手随意背在身后,就这样平静望着前方,身形稳如泰山,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流写意。

    并且沈墨凰看得出来,他没有半点故作姿态,而是自然而然的便流露了出来,

    就好像他御剑已经有了千百年一样。

    陆沉突然开口说道:“西阁剑诀练得如何?”

    沈墨凰收回了心思,摇头道:“试过几次,但还是差了一点。”

    陆沉问道:“昨夜我在陆家大宅的那一剑看清楚了没有。”

    “境界虽低,但剑意太强,就算我没有看过剑招,但也觉得神意十足,霸道无双。”

    沈墨凰认真评价道:“你的确是个天才。”

    陆沉对这种夸奖自动忽略了过去,说道:“其实最关键的就是剑意,所谓的一招就是一剑,所以不要太拘泥于境界以及形式,用心感悟其中的剑意,你本就有天生剑胎,事半功倍。”

    沈墨凰面对同龄人的目光向来迎来的都是敬畏与艳羡,很少遇见像陆沉这般如同前辈教育晚辈的语气。

    这种感觉很奇怪。

    但对方的语气很平静,她心里竟然也没有产生抗拒,仿佛这是一件极为自然的事情。

    沈墨凰微微摇头,似乎是要将这种古怪情绪散去。

    新沙镇离边境不算太远。一个多时辰后两人便看到了天边的那抹黑线。

    黑线仿佛将天地分开,无边无际。

    这自然不会是真的黑线,只是他们离得太远,而那道分割着人妖两界的深渊又太大太深,所以从远处望去就像是一条黑线。

    两人在空中停下了身形,抬头远眺。

    因为他们知道,深渊的另一头便是万千妖兽的聚集地。

    也就是传说中的无尽妖域。

    陆沉站立在悬停剑尖之上,问道:“那位祖师爷当年为何要将剑阁安置在北地?”

    沈墨凰愣住了,半响后说道:“剑阁镇压北地千年,应该是为了看住无尽妖域,以免妖邪为祸人间。”

    陆沉眯着眼,狂风吹散了他两鬓长发,他缓缓说道:“有没有另一种可能。”

    沈墨凰说道:“什么?”

    陆沉沉默了会,说道:“或许他只是想跟妖域做个邻居?”

    空气突然安静。

    沈墨凰像看傻子一样望着他。

    剑阁向来与无尽妖域互相仇视,并且每逢妖域大乱,最先赶去的便是剑阁弟子,抛头颅,洒热血,也因此在大陆之上才有着德高望重的地位。

    可若真如你所说的原因,剑阁岂不是成为了大陆之上最好笑的笑话?

    陆沉却没有在这个话题深究下去,摇了摇头,望向下方。

    深渊的边缘处,有个刚认识不久的熟人。

    九念和尚站在人群的最中间,他身旁还围绕着无数年轻男女,个个身姿挺拔,气质脱俗,此时皆是一脸严肃凝重的望向深渊那头。

    武帝城魏昊没在其中,想必正在养伤。

    沈墨凰看见这一幕,说道:“怪不得雷音寺九念和尚来到此处,原来各个圣地都已经派人前来。”

    陆沉说道:“其余人如何?”

    沈墨凰美眸扫了一眼,摇头道:“平淡无奇,只是些历练的弟子,跟九念不是一个档次。”

    陆沉转过头默默望着那条黑线,说道:“来了。”

    “吼!”

    深渊的尽头,无尽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震破天际的嘶吼声。

    一股磅礴妖气,像极了如被巨石砸入湖面产生的涟漪波纹,从深渊那头传了过来。

    飓风扑来,席卷无数飞沙走石,枯枝落叶,两人在空中的衣衫被吹的沙沙作响。

    下一秒,又传来了无数妖物的嘶吼声,气势比之先前那一声小了不少,更像是朝拜,或者助威。

    一股又一股的妖气源源不断的从那头散发出来,最后如一道粗如山峰的光柱冲天而起,连接到空中。

    原本正值烈日,却仿佛瞬间被黑雾席卷了天空,暮色传遍了大地,一片黑暗,令人心悸的沉闷感传达到此时边境上的所有人心中。

    沈墨凰神情凝重道:“竟然是万妖朝拜,如此磅礴巨大的妖气,到底是在干什么。”

    近几个月无尽妖域时常发出这样的诡异情形,她问的问题也就是全大陆所关心的问题。

    她没指望能得到答案,只是下意识的想交流一番,却没想到陆沉又给了她惊喜。

    “破境啊。”

    陆沉望着那边,随意说道:“一只猴子在同一个地方待久了,然后有一天就想着去看看别处的风景,于是就破境了。”

    陆沉眯了眯眼,说道:“嗯看这架势,应该是能破入圣境了,啧啧啧,猴王啊。”

    一只猴子圣境猴王。

    陆沉的语气就像在说今天吃了一碗饭一样的平静。

    “当真?”

    沈墨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凝重道:“一只可入圣境的妖猴?那岂不是能对付两位人族圣境强者?”

    陆沉说道:“差不多吧。”

    吼!

    又是一阵仿佛天翻地覆的恐怖吼声。

    一个足足有千丈的魁梧黑影出现在深渊边缘,仰天咆哮,妖气滔天。

    有天雷径直从九天之上劈下,径直砸向那座远古凶兽,光芒炸亮了半边苍穹。

    绕是相隔千里,就连沈墨凰也感受到了那股如同毁天灭地般的天威,她面色古怪说道:“你确定这是小猴子?”

    陆沉沉思了会,说道:“叫巨猿也行。”

    “他的确就是一只小猴子,只不过活了八百年,所以长大了而已。”

    一道爽朗洒脱的轻笑声从耳边传来,仿佛突然响起,毫无征兆。

    陆沉背在身后的双手猛然握起,神色从未有过的凝重。

    一位白衣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陆沉身旁,凌空而立,眼神望着那不停轰落而下的天雷,嘴角还带着笑意。

    他的容貌说不上完美,但却极为耐看,神情中带着丝慵懒,没有半分气势流露,却仿佛天下万物都不放在眼里。

    随着白衣男人的现身,天地间突然安静了起来,就连那浩荡天雷的轰鸣声都消逝不见。

    如真龙入海,君临天下,万籁无声。

    陆沉转头望去,沈墨凰此时静静的望着前方,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平静状态,仿佛没有半点察觉。

    “一点小法术而已。”

    拥有着绝世风采的白衣男子笑道。

    陆沉紧握的双手缓缓松开,沉默半响后说道:“妖帝?”

    白衣男子点头道:“白起。”

    妖帝白起,无尽妖域的掌控者。

    同时也是天底下最强大的几位修行者之一。

    陆沉面不改色,点了点头说道:“名不虚传。”

    白衣男人望着那边的天地异象说道:“破境的是我妖域神猴,灵力圆满,肉身坚韧无双,这一次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陆沉没有接话。

    他不认为一位天下间都难逢敌手的大修行者会无事找现在的自己闲聊。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来见见你。”

    白衣妖帝说道:“我女儿欠了你一个情,自然要由当父亲的还。”

    陆沉神色一愣,随后露出明悟神色,说道:“堂堂妖帝竟然把自己女儿一个人丢在剑阁,果然心胸宽广。”

    男子笑意不变,说道:“你也一样,竟然还能跟我女儿当上朋友。”

    “我眼中对万物只有纯粹的喜恶。”

    陆沉摇头道:“所以你也不需要试探我,我对那小丫头没有企图。”

    “我知道,不然很久之前你就死了。”

    白衣妖帝笑意更浓,最后说道:“为了还情,若是以后遇到了什么麻烦,欢迎来这里做客。”

    陆沉听出了其中的意味,说道:“我现在是剑阁弟子。”

    “其实我对你很了解,新沙镇有我妖域的人,所以当年发生的事情我自然知道,包括善德宗。”

    白起摇了摇头道:“所以我知道你并不在意这些东西。”

    陆沉沉默,半响后说道:“有机会我会去的。”

    白起叹了口气,说道:“意潇还小,希望你多照顾。”

    “怪不得提前给我找好一条退路,原来在这里等着我。”

    陆沉嘴角微微翘起,说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白衣男子眼中满是笑意,最后竟然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很多年了,自我一统妖域起便没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和神态对我说话。”

    白起伸出右掌说道:“曾经有一位书院圣人曾说过天下气运就那么一掌之距,谁崛起谁沉浮都早已有天定,我倒很期待你日后的表现。”

    陆沉看着黑线那头,说道:“他成功了。”

    远处的天地异象缓缓消失,那道依稀只能看见轮廓的千丈身影缓缓缩小,然后化为了人形。

    肆虐天地的妖气消失不见,妖猴再没有半分气息流出,仿佛与天地相融。

    白衣男子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神色。

    一位圣境的灵兽,对万古妖域所带来的巨大战力提升远远超乎他人想象。

    白起抬腿向前走了两步,突然转过头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陆沉,若是有一天你真的到了举世皆敌的地步,该如何?”

    陆沉神色平淡,说道:“杀。”

    男子笑道:“哪怕对手是整个天下?”

    陆沉轻笑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想肯定会是全天下最壮阔的场景。”

    “有种!”

    白起大笑,从怀中掏出一个玉佩丢了过去,说道:“以后若是遇见麻烦,打碎它我救你一命。”

    陆沉没有拒绝。

    妖帝白起一步踏出,消失在原地。

    刹那间。

    天地恢复了正常。

    沈墨凰宛如从睡梦中惊醒,猛然抬头,两只眼眸中发出摄人的金黄光芒。

    她望着陆沉,然后散去眼中光芒,有些不解的歪了歪头。

    陆沉也望着她,然后跟着歪了歪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