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守财
    伴随着陆沉眉心之处的金光乍现,一个轻描淡写的滚字响彻在山林之中,

    宛如平地起惊雷!

    一股无形涟漪从陆沉周身悄然向四周荡漾而去。

    ,那些原本便虚无缥缈的弱小怨灵鬼魅如同春节鞭炮,接连不断的爆炸而开,灰飞烟灭。

    一些存活数百年强大怨灵的凝实身影也是猛然一震,差点就魂飞魄散,侥幸活下来后后疯狂向远处坠去。

    原本死寂的深山之中响起了无数鬼哭狼嚎。仿佛是遇见了世间最恐怖的东西,只剩下了凄厉恶鬼的惨叫声声。

    迷雾从陆沉四周向外自动散去,整座大山瞬间变得清明通透。

    少年傲然立于场中,衣衫微飘,如同蛟龙入水,震慑四海。????这一幕,无形中便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霸道绝伦!

    世间武夫气势对精怪邪魅有着天然的压制,但作为三千大道杀伤力最强的剑道剑修,身上所流露出的剑意自然更甚。

    更重要的是陆沉身上的剑意与常人更是不同。

    三千年前。

    他曾一念下黄泉,观百鬼夜行。

    他曾东游上泰山,剑气随日升。

    他曾西行落黄河,一剑开山海。

    在那个群妖乱舞的大时代,世间光是足以媲美圣境大能的鬼魅大修,死在他手上的就多达一手之数!

    三千年前他自信剑意之雄浑天下无双,如今亦然!

    无关于境界,无关于实力,只是一种心态而已。

    陆沉面色平淡,抬腿继续向前方走去。

    前方是一处极为倾斜的陡坡,陡坡那方有着强大的妖气盘旋。

    登上陡坡,终于看见了深山之中的场景。

    他放眼望去,前方是一大片平坦的宽阔场地,地面竟然还散落着无数金银财宝,银两,玻璃,翡翠,钻石....层层叠叠的宝物堆叠如一座小山,发出了金碧辉煌的亮光。

    听到声响,一颗如同水缸般的硕大头颅从那座“小山”后面腾挪出来,这头怪物全身都覆盖着漆黑的鳞片,如墨一般,光是显露出来的部分便已经庞大到让人畏惧。

    估摸着已经修炼数百年有余的硕大黑蛇不停吐着蛇信,倒三角的漆黑眼瞳死死盯着陆沉,其中满是防备与狠戾神色。

    陆沉眼神下移,那被压在地面的腹部竟然还有两只小爪,虽然不显眼,但已经能看得出形状。

    陆沉说道:“有趣,没想到一条即将化蛟的黑蛇竟然还如此贪财。”

    “嘶嘶嘶。”

    黑蛇看见陆沉有恃无恐地样子,身躯不停扭动,越发急躁起来。

    陆沉目不斜视,朝着那座金银财宝堆积的小山走去。

    这一举动仿佛是彻底触动了黑蛇的逆鳞,骤然抬起头颅向眼前这个不速之客撞去。

    呼啸破空,如同水缸般的头颅带着急促的气流涌动。

    陆沉神色如常,没有抵挡,只是嘴中轻轻吐出一字。

    这个字的发音很是别扭,仿佛不存在于世间的文字之中,与佛门典籍有相似之处。

    诡异的一幕出现。

    只见黑蛇急速下垂的脑袋猛然抬起,然后重重撞在一旁的岩石之上,发出凄惨的哀嚎。

    下一刻,黑蛇犹不死心,重振旗鼓,整个硕大到骇人听闻的身躯全部盘踞起来,疯狂冲向陆沉。

    陆沉嘴唇微动。

    相似的一幕再次出现。

    黑蛇仿佛受到重创,狠狠撞到附近的山壁之上,岩石崩碎,整座山体都开始轻微晃荡。

    黑蛇眼中彻底显现出癫狂神色,发出一声震天撼地的咆哮。

    陆沉靠近了那座“金山”,蹲下身,没有理会后面的磅礴妖气,继续吐出一字。

    砰!

    砰!

    经历了十数个来回,原本平坦的山体被巨蛇毁的坑坑洼洼,一片狼藉。

    那头黑蛇终于没了开始的嚣张气焰,小心翼翼的盘踞在一边,眼神中充满了惊骇到极致的畏惧以及一丝掩饰不住的....好奇。

    仿佛遇见了什么理解不了的事情,眼神如人一般。

    陆沉在那座“金山”前不停用手向里面摸索着什么,随手摸着一个在他眼中如同破烂的玩意便向后丢去,久而久之随着身前的宝山逐渐减少,一抹银白色的寒光从财气四溢的宝贝中清晰显露出来。

    陆沉终于停下了动作,轻轻挥袖,一柄两寸有余的雪白短剑就出现在他的右手之上。

    陆沉轻轻用手指弹了弹剑身,随着一声清脆的剑鸣响起,他的眼中也逐渐浮现出满意神色。

    先前在大山之中明明有无数怨灵妖气的堆叠融合,但在陆沉的感知中,短剑的剑气在此地就犹如沙漠中的清泉,大雪之中的火把那样耀眼夺目。

    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这把短剑当真算得上是一把神兵利刃,以陆沉对剑身上残留的气息来看,数百年前这把剑的主人不出所料还是一位圣境级别的剑修。

    当然,陆沉最关注的不是这点。

    主要这把剑的品质很好,并且...杀人很快。

    对于他来说,当年以琉璃花木的枝干做了四把短剑,但终究限于材质,面对高境界的修行者只能起到出其不意的限制效果。

    这并不符合陆沉的战斗风格。

    他缓缓站起身,将短剑收入袖中准备路上再慢慢炼化,结果一转头,脸色突然有些古怪。

    只见他身后丢出去的所有东西都被那黑蛇小心翼翼的收割到一起,在不远处又形成了一个金灿灿的小土堆。

    而它的眼神望着自己,充满着人性化的乞求与委屈,仿佛在说别丢了别丢了,我快没有了。

    如此一条有着慧根灵性的黑蛇,陆沉也是很少见过,他想了想说道:“要不要跟我出去。”

    黑蛇听见这话顿时愣住了,有幸见过他真身的人类不是被吓得屁滚尿流,就是活生生晕了过去,几百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过这种要求。

    它突然瞥了眼陆沉身后的大金山,似乎想到了什么,硕大的头颅疯狂摇摆,眼神中还透露出一丝鄙视神色。

    老子又不傻,想把我忽悠出去然后偷偷独吞我辛辛苦苦存下来的宝藏,做梦吧,幸亏本大爷机灵!

    陆沉不清楚它的想法,但是却从它的眼神之中读出了这种意味,于是嘴唇一动。

    黑蛇庞大的身躯又猛然伸直,仿佛被雷劈中,随后砸在了一旁的山石之上,卷起无数灰尘石屑。

    陆沉面色不变,说道:“一直待在此地,你就算继续等几百年也不会有化蛟的机缘。”

    听见这句话,黑蛇那漆黑瞳孔里显露出了几分犹豫神色。

    蛇类之争,走江化蛟,入海成龙,是刻在骨子里的天性所在,万世不可磨灭。

    一股浓郁的黑烟悄然包裹了巨蛇全身,紧接着从里走出了一个俊俏的灰衣小童。

    高高的鼻梁,白嫩的皮肤,明亮的眼睛,竟然还是活生生的一个翩翩少年郎。

    陆沉对此倒是没多大惊讶,按照妖族的判断来看,这条黑蛇也就仅仅只是人族的幼年期而已。

    灰衣小童不确定说道:“要是我肯跟你出去,就能化蛟?”

    陆沉摇头,“不一定。”

    灰衣小童接着道:“那有啥好处?”

    陆沉望了眼对方视若珍宝的东西,认真说道:“或许能提高你的眼界?”

    蛇妖试探问道:“要是不愿意?”

    陆沉平淡道:“那你会被我打的很惨。”

    灰衣小童面容一苦,望着那些自己的心肝宝贝,显得很是犹豫不舍。

    “一起带上便是。”

    陆沉轻轻挥袖,所过之处,黑蛇数百年汇聚而成的金银财宝全部消失一空。

    伴随着一阵仿佛割肉般的惨叫声,灰衣小童疯了一般扑到陆沉身前,左瞅瞅右看看,不停念叨着:“我的宝贝了?你把他们都藏哪去了?你竟然敢偷我的宝贝,我跟你势不两立,我要...我要...”

    陆沉将手中一枚古朴戒指丢在他的手中,向前走去,说道:“跟着。”

    灰衣小童下意识接过戒指,皱着眉头嘀嘀咕咕道:“别想骗我,一个破戒指有啥用,我家宝贝多..”

    他突然顿住了话语,死死盯着戒指,眼睛中闪现出惊人的异样光彩。

    半响后他一个跳步屁颠屁颠朝着陆沉大步跑去,好奇问道:“这破戒指是啥玩意,咋能装这么多东西?”

    陆沉说道:“没出去过?”

    小妖叹了口气,“我从小就一直待在这里,倒是想出去走走,可每次走到大山边缘,似乎内心深处总有一处天生的抗拒感。”

    陆沉点头说道:“看来你的蛟龙血脉保存的挺好。”

    “啥?”灰衣小童挠了挠头。

    陆沉平静道:“没什么。”

    短暂的沉默。

    “老大,这个戒指还有没有?”

    灰衣小童望着陆沉,嬉皮笑脸道;“多给几个呗,我以前有好多宝贝都没来得及存着就坏了,要是多了这个东西就完美了。”

    一想到若是再多几个戒指,每个戒指里面都装着无数金山银山,他的脑袋里就乐开了花。

    “没有。”

    陆沉说道:“不过以后会有。’

    灰衣小童原本黯淡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拍着胸脯豪气云天说道:“老大,你放心,既然咱们出去,就由我来护着你,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毕竟咱们将江湖的讲究的就是一个肝胆相照,生死与共!”

    言语间他全然忘记了自己先前的狼狈模样。

    陆沉瞥了他一眼,问道:“这些跟谁学的?”

    灰衣小童一本正经说道:“以前几个进山的家伙都是这样说的啊,当时我就偷偷摸摸在一旁听,可是他们都没老大你厉害,看见我吓得一个比一个跑的快,真没意思。”

    说到这里,灰衣小童突然拍了拍额头,神秘兮兮说道:“老大,我有一件事没太想明白,那些人闲聊时还说外面的女人特彪悍,说啥只要在床上,一个普通女人能对付好几个强大的修行者!他们的肉身真的这么强吗?”

    陆沉望着他异常清澈的眼瞳,仔细想了想,然后说道:“从某种方面来说,应该是的。”

    “真可怕,像山中有几个看起来像是女人的怨灵就很弱,根本就不敢靠近我。”

    灰衣小童一脸严肃说道:“看来咱们以后要离外面的女人远点,不然我怕护不住老大你。”

    陆沉想了想,缓缓点头。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缓缓向山下走去,一路畅通无阻。

    “不如你以后就叫守财吧?”

    “老大,我自己给自己特地取了名字的!”

    “叫什么?”

    “富贵!”

    “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