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罗家
    宣扬城近几日很安宁。

    罗恒被人在城中当场打成重伤,平日里极为嚣张霸道的罗家出乎意料的没有做出任何举动,一派的风平浪静。

    这让一些伸着脖子想看热闹好戏的家伙感到很是无趣。

    傍晚。

    罗意海此时站在罗家祠堂之中,望着眼前罗家历代牌匾,眼神说不出的隐晦。

    位于两侧的嫡系心腹噤若寒蝉,不敢弄出丝毫动静。

    齐正宣在齐家门口对三人做出的那番举动,自然早已经传到了罗意海的耳朵里。

    不说其他人,光是那个年纪轻轻的灰衣小童就足以让人心生忌惮,不出意料便是天海大陆一流宗派的关门弟子,更何况以他对齐正宣的了解来看,那三人必然还有着深厚的背景。????罗意海作为如今一家之主,自然懂得取舍,自家那位刚刚踏入无距境界的老祖还在闭关,权衡利弊之下他也愿意平白无故吞下这一口恶气,毕竟是自家子弟理亏在先。

    只是除此之外,自然不可再退让半分。

    结果没想到齐正宣今日竟然还得寸进尺,讨要他罗家进入寒云宗考核的名额,实在是荒唐至极。

    哪怕对方付出了足以让自己心动的代价,但是他依然一口回绝,齐正宣不会修行,家中也无子嗣,必然是为了那三个外来的家伙。

    伤了他的儿子,还要抢他罗家的名额,实在是欺人太甚。

    罗意海打定主意就算是将这个名额砸在自己的手上,都不会去便宜他们!

    冷哼一声,罗意海大步走出大堂,沿着一条小道缓步而行。

    一城之中的罗家,竟然有一条七转八折的宽阔道路,曲径通幽处,眼前一条通体幽绿的碧池浮现在他身前。

    诡异的是池水上方挂着无数把长剑,这些都是罗家历代家主的贴身古剑。

    而池中无数把长剑周身散发出的剑气,可助剑道磨砺。

    罗意海也是一名剑修,限于资质不如何顶尖,如今也仅仅只是一名出尘境的剑修,但不论平日里如何繁忙,每晚必然会在这里凝神修炼两个时辰,风雨无阻。

    一名面容和善的少年从门外走了进来。

    罗意海平静道:“你二哥重伤,这次前往寒云宗你代替他去。“

    少年眼中有惊喜,有惶恐,小声说道:“我境界不够,恐怕会丢了罗家面子。”

    “叫你去便去。”

    中年男人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神色,冷哼道:“本来就没指望你能做出什么有出息的事情,连我罗家代代相传的剑法,练了这么多年都还没练会,废物!”

    少年眼神一黯,没有说话。

    他自小便没什么过人长处,不像大哥罗阳那般擅长读书,剑道资质也没有二哥罗恒好。

    他就只是单纯的喜欢练剑而已,尤其有一次碰巧听到老祖宗讲到剑法真义时,就更加的喜欢了。

    罗意海双手负后,冷声道:“那几个家伙想要我罗家名额,我就偏偏不给他们!你明日即刻出发,就算是恶心他们也得给我呆够数日!”

    背后背负一柄木剑的少年面色麻木,像类似的言语他已经听过太多,正想说些什么,脸色却突然一变。

    他手颤颤巍巍指向池水屋顶,颤声道:“爹...那里有个人!”

    罗意海双眉微微一挑,猛然抬头。

    一个黑衫身影安静的立在琉璃瓦铺垫的屋顶之上。

    罗意海眼神闪烁,寒声道:“敢问是何方神圣?”

    那名不速之客置若罔闻,双手插在兜里,眼神打量着池水。

    就在罗意海按捺不住即将出手时,那人开口道:“我要你们罗家前往寒云宗的名额。”

    罗意海心思急转,终于明白了眼前之人是谁,冷笑道:“伤了我的儿子,还想要名额,阁下好大的气魄。”

    “若是我出手,他早已经死了。”

    陆沉平静道:“不给?”

    罗意海眯眼道:“不给又如何?”

    “不如何?”

    陆沉转头望向他,说道:打的你给而已。”

    “找死!”罗意海猛然大喝。

    一柄飞剑从池塘里破水而出,伴随着急促的摩擦声冲向陆沉。

    罗意海双手不停变幻,疯狂驱使那柄自己常年温养在池底的飞剑。

    对方擅自闯入罗家大宅,已经是触动了他的逆鳞。

    陆沉看都没有看上一眼,大袖一挥,一个古朴袋子出现在手中。

    只见狂风骤起,那柄原本来势汹汹的飞剑瞬间就被收了进去,没有半点波澜。

    罗意海彻底感受不到了与飞剑的联系,脸色大变。

    下一刻,他犹不死心,怒喝道:“起!”

    池底的众多飞剑开始颤抖,缓缓向天空升起。

    罗意海常年在此地修行,无形中便隐隐有与此地剑意融为一体的迹象,因此也才能勉强趋势这些长剑。

    “很吃亏?我帮你。”

    等了一会,陆沉说道:“起。”

    只见原本颤颤巍巍的百余把长剑齐齐飞向小院天空之上,密密麻麻。

    罗意海望见这一幕只觉得头脑发麻,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因为飞剑的剑尖无一例外的全部对准着他,若是下一刻飞剑落下,那他便会被当场刺成刺猬。

    而这等惊世骇俗的御剑手法,就连那位已经达到无距境的老祖都做不到。

    陆沉说道:“给还是不给,我给你三秒。”

    落意海神情变幻莫测,内心的直觉告诉他若是拒绝,对方不会有丝毫犹豫的一剑宰了他。

    可要是就这样给了,他作为罗家家主,颜面何存?

    陆沉默默说道:“三,二...”

    “住口!不允许你侮辱我罗家!”

    那名少年握紧手中木剑,拦在罗意海身前。

    罗意海怒吼道:“罗生,滚开!”

    陆沉面无表情,只是瞥了他一眼。

    少年就觉得手中木剑突然重了千斤百斤,浑身本就不多的灵力更加凝滞,完全没了以前的顺心如意。

    木剑少年心中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慌感,下意识想要逃离,但是不知为何,依然死死的站在原地,抵挡着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源源不断的气势。

    罗意海已经彻底没了争斗心思,无力道:“恳请前辈手下留情,放过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不行!”

    只见那个有生以来从未违背过父亲命令的少年,哪怕感觉全身都要被千斤巨石压断,但还是死死咬着牙,虚弱道:“不能这样。”

    陆沉平静道:“为什么?”

    少年双手死死握住手中木剑,朗声道:“因为我辈剑修,境界可以低,剑术可以弱,但临阵对敌,手中长剑,心中剑意,绝不能输!”

    罗意海眼瞳顿缩,似乎第一次认识了自家的儿子。

    不知为何,木剑少年说完这句话,只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意气出现在自己胸中,周身那股磅礴的压力也随之烟消云散。

    片刻后,他握紧手中长剑,向陆沉直接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笑意的苍老嗓音突然在此时响起。

    “臭小子!人家是好心留手,就凭你那点破道行还想去砍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