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交易
    百米外那位红衣女子的裙摆微微漂浮,地面的细碎土屑开始颤抖起来。

    陆沉脸色如常,不慌不忙问道:“为什么到现在才动手?”

    “我看过林城的伤口,所以我知道你的战力很强。”

    红衣女子说道:“再加上你出手时候的数柄飞剑,这种手段必然背后有强大门派支撑。”

    陆沉说道:“然后?”

    “然后若是我要杀你,在这里谁也不会知道。可让其他人比如我那位师傅知道,或许就会因为忌惮你身后的背景而放了你。”

    红衣女子冷漠道:“这就是原因。”

    陆沉笑道:“有理。”????下一秒。

    红衣女子踏出一步,百米之距,瞬闪而逝。

    因为速度太快,伴随着空气中一阵爆空雷鸣,两人间赫然出现了一抹惊人大红。

    陆沉微微挑眉,没想到眼前这位女子竟然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强悍武夫。

    只听轰隆一声。

    红衣女子五指成勾,重重按在了陆沉格挡在前的右臂之上。后者所站立的山路地面瞬间破碎,顿时凹陷成一个大坑。

    陆沉神色如常,呢喃道:“起。”

    五柄飞剑从袖中飞射而出。

    他从进入寒云宗开始,就已经将青梅竹马两剑重新召回。

    红衣女子面无表情,蕴含全身灵力的左掌向前推出,两人之间爆发发出一阵猛烈气浪,硬生生阻挡了飞剑攻势。

    红衣女子动作不停,趁着这点缝隙右手化拳当头朝陆沉脑袋砸下。

    陆沉脚步微扭侧身躲过,轻描淡写的一指朝着她的眉心指去。

    无声无息,却如剑一般。

    红衣女子不知为何,一股从未有过的惧意浮现心头,脚尖点地,身形倒飞数十米。

    陆沉神情平淡,大袖一挥。

    飞剑契而不舍,朝着对方身体激荡射去,快如闪电,眨眼就只有十米之距。

    陆苗嘴唇轻轻呢喃,双手合在一起。

    天地间的灵气在她的身前结了一层厚实光墙。

    “破。”

    陆沉面不改色,转而右手轻轻往下一按。

    三柄飞剑剑气更甚,如彗星当头。

    ....

    扑哧一声,灵力光墙瞬间破碎。

    飞剑继续向前。

    挡无可挡。

    就在这生死攸关之时,陆苗双眼之中突然浮现出如雾气般的白芒。

    光芒之盛,几乎照耀了整座山腹。

    而在这种璀璨光芒照耀之下,原本飞剑周身缠绕的剑气顿时消失在天地之中,再没有丝毫威胁。

    陆苗整个人充满了虚无缥缈的强大气息,她双手轻轻向前一指。

    如水珠般的一滴颗粒出现在她的指间前。

    那是天地间最为精纯的灵力。

    细小颗粒发出微弱光芒,然后缓缓放大,不到一会就形成了一颗发光的晶莹圆球。

    陆沉神色有些认真起来。

    红衣女子长发微扬,眼中光芒大涨,喝道:“去。”

    一抹白色光束从她的指间横空出世。

    若有人从远处望去,只见昏暗的落云峰上瞬间被白光彻底笼罩。

    轰隆一声。

    天地之间,宛如有一道鸿沟出世。

    所幸落云峰位置极为偏僻,并没有人看见这惊世骇俗的一幕。

    场间,红衣女子静静望着眼前。

    破碎不堪的地面,拦腰而断的巨树,灰尘四散,整个山腹一片狼藉。

    可是她却突然皱了皱眉。。

    因为有一把浑身冒着黑气的古朴长剑出现在空气中,然后那道安然无恙的黑衫身影就从灰尘中走了出来。

    “我猜到了你来自剑阁。”

    陆苗眼神有些复杂,说道:“但我没想到你竟然是陆沉。”

    陆沉还是没有动手的意思,道:“看来你认识我。”

    红衣女子眼瞳恢复正常,灵力散去,平静道:“四阁会武,陆家大宅,洪武大台一战,黑衫,古剑,已经如雷贯耳。”

    陆沉望了她一眼,说道:“不打了?”

    红衣女子直接开口道:“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陆沉说道:“我记得你刚才想要杀我。”

    “打不过你,我自然不会浪费时间。”

    陆苗平静道:“并且这个交易对你来说没有丝毫困难。”

    陆沉问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你跟我废了那么多话,无非是想多拖延点时间。”

    红衣女子望向峰顶,说道:“我大概猜到了你们来的目的,若是你答应我,我可以让那丫头多在峰顶呆几天陪她的师傅,并且还会告诉你一个感兴趣的秘密。”

    陆沉沉默了会,道:“要是不答应?”

    陆苗笑道:“不到一会,整个寒云宗都会汇聚至此。”

    陆沉沉默。

    若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报出剑阁的名字,相信也会没事。

    只是这样做并不符合他的性格。

    “看来你很了解我。”

    陆沉平静道:“说来听听。”

    ...

    月明星稀。

    一道圆月高高挂在天空。

    峰间一座略显简陋的枯坟旁,站着一位少女。

    她的眼眶微红,两颊还有些泪水。

    陆沉来到了她的身旁。

    沧海葵随意抹了抹脸,说道:“该走了?”

    陆沉望着那刻有慧云之名的墓碑,没有说话。

    世间生灵,无论身前如何道法通天,死后终究都只有一抹黄土,在这一点上,无论三教九流,帝皇真仙,倒是出奇的公平。

    陆沉说道:“肯牺牲那么多事情,就是为了来这里看上一眼,值不值得?”

    沧海葵毫不犹豫的嗯了一声。

    陆沉说道:“那好不容易来了,就多待几天。”

    沧海葵转过头,不确定道:“可以?”

    陆沉点了点头,望着那块墓碑说道:“跟我说说她的事情。”

    今晚出奇温顺的女子点了点头。

    接下来,沧海葵就坐在小土堆旁,细细说着以前的很多事情。

    其中大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她的眼神却出奇的明亮。

    陆沉就站在一旁默默的听着,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很久之后,沧海葵突然停住了话语。

    陆沉望向她。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沧海葵敏锐问道。

    陆沉摇头,说道:“没有。”

    沧海葵狐疑的盯着陆沉的面颊,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陆沉随意道:“她要是不是闭关而死得的怎么办?”

    沧海葵的脸色瞬间苍白。

    不是闭关正常而死,自然就只有一种可能。

    陆沉突然笑了笑,说道:“骗你的。”

    沧海葵瞪了她一眼,骂道:“神经病。”

    陆沉神色不变,望着天空说道:“明天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就待在这里。”

    沧海葵好奇道:“去哪?”

    陆沉眯着眼睛道:“替人当杀手。”

    ps:今天身体很不舒服,就这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