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白落帝
    寒云宗开门大典从拂晓时分就正式开始,宗内弟子长老齐聚,所以除了举办大会的地点,其余地方都显得格外冷清,只有零散的几个弟子在宗门内四处巡逻。

    陆沉头带一顶黑色斗笠,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在寒云宗的宽敞大道之上。

    寒云宗在东圣州发布的宗门令在此刻仿佛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又是一年冬季,雪花微微飘起。

    一名红衣女子静静等在前方小路上,眉目如画,明明没有露出什么情绪,却仿佛天生带着一股傲然。

    两人终于并肩前行。

    在他们昨晚达成约定之前,陆沉提过一个要求。

    便是让对方带他去往寒云宗那头护宗神兽的所在地,这也是陆沉来寒云宗的另外一个目的。????负责巡逻的寒云宗弟子看见一位来历不明的人物虽然心生警惕,但是当发现那人身旁的红衣时,便顿时收起了审视与打量的眼光。

    陆苗目视前方,说道:“我寒云宗护宗神兽生性喜静,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去干什么,但多半是无功而返。”

    陆沉摇头道:“带路便是。”

    寒云宗宗门广阔,期间经过了重重叠叠数不胜数的阵法关卡,所幸有陆苗在前方带路,才避免了很多无谓的事情。

    最后到达一栋年月已久的高大阁楼时,有一道极为随意的目光在陆沉身上扫过,稍稍停留了一会。

    陆沉抬头望去,是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中年男人,两鬓斑白,面容平和。

    一直眼高于顶神情冷漠的陆苗破天荒恭敬弯腰。

    中年男人站在阁楼顶端的一座阳台外,眼中带着一丝笑意,微微点头。

    红衣女子说道:“我在此处等你。”

    陆沉望了阁楼上那位男子一眼。

    后者笑道:“好一柄锋利的剑。”

    陆沉想了想,微微点头示意,然后继续继续朝前方走去。

    远处道路如一座峡壁,两边高峻陡峭,如同曲径通幽处,陆沉走了很久,等到转过一个拐角,视野豁然开朗。

    前方是一片空地,而在那放眼望去望不见尽头的平地之上,有一座盘膝而坐的石佛高高矗立在那里。

    石佛面容悲悯,腿立地,脑袋却已在云霄之上,仿佛天地间有一人,高达万丈。

    陆沉神色如常,只是视线缓缓上移,眼神放在石佛重叠在一起的双手间。

    那里坐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不魁梧,也不高大,甚至整个身形从远处望去就像是石佛手中的一个小黑点,

    那竟然是一只猴子。

    它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串佛珠,学着石佛的姿势盘膝而坐,双手合十,脸色庄严。

    陆沉微微挑眉,一流道家宗门里竟然有着一只信奉佛教的护宗神猴,就已经是很有趣的事情,但是他在意的不是这点。

    更主要的是这只猴子体内的生机极为旺盛,如同江河大海,没有半点干涸之意,完全不像是三千年前的生灵。

    就在陆沉打量着的时候,小猴子的身影在那双大手之上消失不见。

    下一刻。

    陆沉微微低头,这只寒云宗的护宗神兽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它的眼瞳之中带着丝疑惑,又带着丝好奇。

    .....

    陆苗等到陆沉的身影消失在后方,就走入了旁边那座宽阔阁楼里。

    阁楼里充斥着一股书卷香气,不同于宗内的灵力盎然,地下三层楼里都摆列着一排排的整齐书架,古籍破旧,却纤尘不染。

    红衣女子目不斜视,轻车熟路直接走到了阁楼顶端,那位中年男子还是维持着站立远眺的姿势,身旁的桌子上一缕茶香缭缭升起,一副密密麻麻的棋盘摆在他的身后。

    陆苗轻声说道:“白师叔。”

    中年男子回过头,微风拂过,轻轻一笑,有着一股足以令世间成熟女子沉醉的独特味道。

    他笑道:“这是你选中的人?我似乎见过他。”

    陆苗有着出乎所以的恭敬,点头说道:“宗门令上被追捕的男人就是他,另外他叫陆沉。”

    男子微微抬了抬眼皮,有些惊讶,问道:“是剑阁那个陆沉?”

    红衣女子说道:“没错。”

    “看来寒云宗这次终于要吃个大亏了。”

    儒衫男子感慨了句,突然轻轻跺脚,一股无形涟漪笼罩了整座阁楼。

    从楼里面看,外面一览无余。

    从楼外面看,内里却没有丝毫生机。

    不到几个呼吸,就有一道虚无缥缈的淡淡黑影在他们眼前一掠而过,眨眼已经是百米。

    中年男子看见这一幕,沉默了会,说道:“这次你是认真的?”

    陆苗平静说道:“从我修道之时,唯一的目标便是此生不受人摆布束缚,若是这次就连剑阁掌门的亲传弟子都没有办法...”

    红衣女子眼神中破天荒出现一丝迷茫神色,半响后烟消云散,坚定说道:“那我也愿意鱼死网破。”

    中年男人柔声问道:“可是不是太快了点?”

    “师叔可知道我为何今日还站在这里?”

    陆苗望着远处,冷笑道:“这次不同于以往的威逼利诱,我师父前几日彻底跟我摊牌,要我做他的双修鼎炉,不然就威胁让我这次去不了书院。”

    红衣女子嘴角微翘,说不出的轻蔑嘲讽,“我其实不惊讶,因为我很早就看清楚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所以我假装答应了他,说这次事后履行承诺,然后我紧接着又去找了宗主,结果白师叔猜怎么样?”

    女子双拳紧握,寒声道:“结果他们都是一路货色,司徒莫窥觑我的身子,那个老家伙更狠,竟然还想分走我的道运,问我是不是处子,甚至要我当他表面上的养女,呵呵,我就纳闷了,他们也不怕自己的那张老脸没地方搁我现在只知道,若是我再不主动出手,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陆苗从小便被所有人当作是修道有望的天之骄女,又是着世间一等大派寒云宗作为靠山,想来肯定是顺风顺水,可一路走来谁又能知道这些年来的勾心斗角,以及里面的曲折肮脏?

    自己小时候尊重敬爱的师父,以及在自己心中德高望重的宗主,原来一直都在窥觑自己的身子,这是何等的悲哀。

    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眼神中带着怜悯,缓缓说道:“你生来二十年来命运坎坷多难,但只要能够撑过去,自然便能得贵人相助,苦尽甘来。”

    陆苗微微垂下眼帘,苦涩一笑。

    若是其余人说出这种风凉话,陆苗心情好只会将对方打个重伤,可若是心情不好,必然会当场打烂对方的气海,让他生不如死。

    只是眼前这人不同,或者说整个寒云宗,她陆苗只信任此人,其中带着由衷的敬佩。

    中年男人突然问道:“你要让陆沉对付司徒莫?要是输了怎么办?”

    陆苗点头道:“这是陆沉答应我的事情,若是他死了,我只会推得干干净净,因为本来就是我刚才暗中给司徒莫发的密信,他生平最疼爱林城,所以一定会来。”

    中年男人微微眯了眯眼,没有说话。

    陆苗破天荒有些坐立不安,说道:“是不是我太冷血了?”

    “其实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

    在整个寒云宗身份极为特殊的男人笑了笑,继续道:“我这个酸秀才只是有点迂腐,所以有些心绪波澜,不必在意,古人说的好,如人饮水,冷暖只有自知,却永远无法感同身受,所以你其实比我要强很多。”

    陆苗连忙弯腰作揖,认真说道:“不敢。”

    这两个字陆苗说的极为心悦诚服。

    儒家之内尤其以书院为主,从不以境界高低判断什么东西,而是以心为镜证自身灭心魔,所以有关于类似于境界之分,远远没有道教以及剑修来的简单明了。

    踏足三境之一的儒家小圣境便可为“小有成就。”

    而寒云宗很久之前有一位籍籍无名的儒生,数十年如一日的读书修心,厚积薄发,终于在某一日之内证心自问,连破数道心魔关隘,一举成为了世间最为强大的修行者之一。

    当时整座峰巅之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只有一位灰色长衫的年轻人在高声朗读儒家经典。

    一字一句,不慌不忙,天威之下,那位锋芒内敛的男人说不出的风流写意。

    而这个人有个不错的名字,叫做白落帝。

    也就是她眼前的这个男人。

    ...

    在远离高大阁楼的某处宽阔石地前。

    陆沉转头回望,他的背后凭空出现了一位高大老者

    司徒莫寒声道:“就是你废了我的徒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