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神庙
    影殿大司终于看清了那人的面容,随后便有些恍惚。

    他以前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脸庞。

    他想起来了。

    原来是剑阁陆沉。

    剑阁掌门刘紫阳收的第二个徒弟,并且还在剑阁引起过不小的风波,影殿暗地里自然将这些情报收集的清清楚楚。

    “好一个剑阁,好一个陆沉!”黑雾里传来了阴冷恨戾的嗓音。

    易千南对影殿自然还有着大用处,光是踏足三境后的战力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否则他也根本不可能冒险在此处现身。

    只是自己都硬生生抗了三位大修的一击,结果最后,终究还是被眼前这个仅仅只有泥丸境的小子所破坏。

    更诡异的是,对方的眼神竟然让他感到了一丝畏惧。

    一念至此,影殿大司心中产生一股不可遏止的杀意,强压体内伤势,回手就是一掌。

    空气中一团黑雾化作浓烟朝着那道身影轰去。

    世间三境往上的大修,哪怕是随手一击都不是寻常修行者能够抗衡。

    砰的一声。

    落云峰峰顶仿佛拦腰而断。

    无数落石树木砸落峰底,那些在峰腰汇聚的弟子纷纷四散而逃。

    金光大耀。

    灰尘散去,一只小猴子拦在了陆沉与沧海葵身前,刚巧拦住了这一击。

    远处那道黑雾冷哼一声,再无丝毫停滞,瞬间消失在了远处。

    陆沉平静站在一块陡峭山石之上,眼睛微微眯起。

    沧海葵静静望着陆沉,发现这一刻的陆沉似乎与以往有些不一样。

    “好小子!干的漂亮!”

    “剑阁陆沉,名不虚传。”

    老道士陈道泉带着白落帝来到了这里。

    “影殿大司是什么级别?”

    陆沉突然开口问道。

    陈道泉蹲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又无了先前对战时那番世间顶尖大修的姿态,挠着耳朵懒洋洋道:“影殿三司,大司,影司,祭司,只知道是影殿里地位尊崇的修行者,先前那个家伙便是大司。”

    白落帝接话道:“至于另外两人神出鬼没,极少出世,尤其是祭司,最为隐蔽。”

    陆沉轻轻点了点头。

    峰底传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脚步声。

    “还要感谢你将他们引来这里,否则寒云宗的年轻弟子出了什么不测,就真的会元气大伤。”

    中年儒生咳嗽了几声,嘴唇染血,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便是。”

    陆沉说道:“你现在这种情况能行?”

    白落帝洒脱一笑,说道:“无妨。”

    ....

    白落帝走了下去,护宗灵猴跟着他。

    不到一会,峰下的声音便逐渐小了起来。

    大战过后,月明星稀,似乎是千里内的灵气消散一空,天地间一片通明。

    沧海葵经过最先前的震撼,一股疲劳感油然而生,不到一会便靠在一旁的石壁上逐渐昏睡了过去。

    陆沉转头望去,整座宗门几乎都变成了一座废墟,估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寒云宗都会缓不过气来。

    峰间只剩下了三人。

    陆沉开口说道:“何事?”

    来自昆仑的老道脸色正经了一分,说道:“本道近些年游历大陆主要有两件事,一是收一关门弟子传承衣钵...”

    陈道泉突然望了一眼远方那沉沉欲睡的少女,突然咧嘴一笑,说道:“这件事倒是终于解决了,无垢之体,与我所求大道完美衔接,嘿,美滴狠,美滴狠啊!”

    陆沉神色如常,说道:“那第二件事?”

    陈道泉沉默了会,问道:“你可知道神庙?”

    陆沉摇头。

    ”远古时代便相传世间有神灵,创造了规则,秩序,天地灵气,三千大道,轮回往生,构造了一个完整的世界。”

    “无数前辈揣测天穹之上真有无形的意志掌控一切,只是千万年来从未有人见过,哪怕是我们这些踏足三境之上的强大修行者。”

    “然而千年前随着一场遍布大陆的灵雨,这一切终于变了。”

    “无数修行者随着雨落而破境,有一人在号称与天庭只有一步之遥的天穹山之上出现。”

    “那人在天穹山巅建造了一座庙,称为神庙,而且....他自称遵从天地意志而生。”

    这一刻,面容出奇严肃的老道望着天边,呢喃道:“没有人知道是真是假,千年来只有寥寥数人登顶,而那修为通天的数人出山之后皆是不置一词,闭口不提。”

    陆沉说道:“看来是真的。”

    陈道泉点头道:“至此之后,神庙就在修行界中高高在上,超越七大圣地成为最神秘的存在。”

    陆沉没有多大情绪起伏。

    当年他踏入了那世间玄而又玄的剑仙之境时,就感受到了这种意志的存在。

    陆沉突然问道:“可是这一切跟你找我有什么关系?”

    神庙,天道,都是他死掉很久之后才发生的事情。

    陆沉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这种事情。

    “我修的是一种很特殊的道,所以能感受得到世间那些虚无缥缈的大道痕迹。”

    “我曾经在昆仑至宝下神魂出窍,亲身回顾过当年那场大雨,然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在当年在那场世间号称福泽之雨的雨水落下后,世间修行者破境不假,但是却没有一人境界再进一步,并且很快就彻底死掉。”

    “换句话说,破境的代价是消耗了无数修士体内的生机与潜力,而不是所谓神灵的祝福。”

    陈道泉此时已经不再是游历世间的江湖老道,而是那昆仑山上顶尖道统的道教神仙。

    他一字一句说道:“可若真是我所猜想的那样,神雨其实为恶雨,那座庙何谈替代天道意志?那神庙岂不是骗了天下所有人”

    陆沉沉默了很久,说道:“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陈道泉说道:“当年我刚巧游历到新沙镇,那时也下了一场雨,雨完,然后你便在陆家大宅出生。”

    陆沉微微抬头,神情平静。

    “那场雨与当年我看见的那场雨不一样,但却有一点相似。”

    老道士笑道:“所以我想来看看你,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只是有好几次都因为一些意外擦肩而过。”

    陆沉明白对方的意思。

    对方认为他或许会跟神庙有些联系,或者更准确一点说他担心自己会跟那场雨一样会带来厄运。

    陆沉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陈道泉微微一愣。

    陆沉认真说道:“那场雨,或者神庙其实他们遵循的原本就是所谓天道的意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