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你让我再算算
    狐媚女子看见这一幕,冷笑道:“怎么?说不出话了么?”

    陆沉望了她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狐媚女子撇嘴道:“韩若。”

    陆沉哦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狐狸精愣了愣,不顾肩膀之上的阵痛,皱眉说道:“你什么意思?”

    陆沉头也没回,说道:“人妖虽然殊途,但是却没有规矩说人妖不能相恋,在我眼里你并没有错。”

    狐媚女妖不屑道:“说的好听而已,我问你,若是你是那名剑修,自己妻女被无缘无股如此对待,你要如何?”

    “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如果。”

    陆沉平淡道:“刚才你去在城内截杀先前道德门三人,在你看来是对,可若事情败露对柠家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你觉得到底是对谁错?”

    女子脸色一变,半响后说道:“我做的极为隐蔽,城内四家相互制衡,只要没有证据,道德门也不敢轻易出手。”

    “是嘛。”

    陆沉淡淡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女子眯起眼睛,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陆沉闻言停下了脚步,认真想了想,回道:“我能享受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亦能承受最痛苦的事情。”

    女子愣住了。

    陆沉转身离去,路途上望着四周展开的花朵,小声嘀咕了一句,细若呢喃,只有自己才能够听见。

    ...

    陆沉回到了自己在柠家大宅的湖畔小院,斜靠在颤木椅子之上,思绪万千。

    类似于修行者屠城的惨事,纵观修仙历史长河,不多,但每过百年皆有。

    陆沉看过了太多类似的事情,所以知道其中蕴含着太多的肮脏,阴谋,权衡,以及无奈。

    所以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十万百姓修士该不该杀?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做的对。

    在那名剑修,或者百姓的立场看来,他们的行动都是正确的。

    但唯一的问题是这些事情不能由对错是非来判断,这也正是陆沉当初教给沧海葵的道理。

    陆沉心念一转,又想到了刚才看见的那四根尾巴,眼神出现了波澜。

    妖狐一族,向来分两个极端,无情与痴情。

    “痴情不得善终,无情方得大道。”

    这是妖狐一族的历代祭坛上所雕刻的最为显眼的一句话,由那位曾经的九尾女子妖帝所亲自雕刻。

    只是千百年来似乎很多女狐都选择做了前者,而对所谓的大道不屑一顾。

    “九尾,你说如果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能由对错来判定,那该有多简单?”

    陆沉望着天空问道。

    理所当然的,没有人能回答他。

    .....

    修行界的日子向来过的很快。

    汝阳城内的春启会正式开启。

    修行者需要灵石的地方甚至不比凡俗对金银的需求要少,所以修行界中也有“穷与富”的区别,也因此演化成了无数杀人夺宝的勾当。

    这次大会代表着四家与道德门五大族瓜分城外灵石矿场的分布资源,自然引起了许多注视目光。

    清晨。

    随着无数喧哗吵闹声陆陆续续向城中汇聚,在荒山之中的陆沉也终于走出了大宅。

    与上次不同,除了重新幻化成老仆的韩若,柠欢欢,一家之主的柠意天也随之前往。

    只是他的脸色都显得格外凝重。

    这一次的比试成败关系的不只是灵矿资源,更代表着柠家以后能否在城内甚至整个郡立足。

    若是失去了对灵矿资源的掌控,道德门必然会落井下石,到最后整个柠家家业都会被其余几家慢慢蚕食。

    老仆韩若微微低头,神情自若。

    不光因为她知道陆沉是剑阁而来的弟子,而是她早已经打定了注意,若是陆沉失败,那她就豁出去找机会宰掉张天南和张一天两父子,至于身份暴露与否,已经不是她所关心在意的问题。

    她隐忍多年,先前终于杀掉道德门三名年轻弟子,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大不了一死。

    春启会由道德门主办,却是四家联合商讨定的地点。

    四人在城门口下了马车,陆沉抬头望天。

    一个巨型圆台凌空矗立在汝阳城正中心天空之上,建筑阴影遮挡了阳光,整个汝阳城仿佛黑夜。

    陆沉哦了一声,原来这一次的比试地点在天上。

    柠欢欢踮着脚尖,右手撑在额头,远眺说道:“那个圆台中心点里面放了灵石,所以可以飞在天上哦。

    陆沉神色如常,这种东西虽然稀奇,但东阁“镇海”的规模他都已经见识过,就更不会对这种东西感到惊奇。

    四人走入城门,然后登上了城中心的一座高台,随着一股温和吸力的拉扯,四人的身形逐渐向上漂浮。

    陆沉扫视四周,心想汝阳城不愧是灵矿大城,对各种珍稀灵石的运用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

    越过了云海,就听见了圆台之上无数人的高声吆喝,时而惊叹,时而惋惜。

    圆台很大,仅仅只有一个平面,洁白的地砖能倒映出人影,却一眼望不见尽头。

    无数人分散在四面八方,更多的人选择围观,似乎正在举行着什么比赛。

    柠意天抬头似乎看见了什么,然后冷哼一声。

    柠欢欢也是翻了个白眼。

    陆沉随着他们的视线转头望去。

    一群道服木冠的男子站在圆台的正中心,昂首挺胸。气度不凡,背后衣裳都刻着道德两字。

    陆沉看见这一幕微微皱眉,隐约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

    一道视线落在陆沉身上。

    陆沉眼神一转。

    原来是一位气质阴柔嘴唇薄凉的年轻男子,面若桃花,嘴角微翘,笑意玩味。

    他身前还站着一位面目表情的中年男子,不怒自威,与柠意天倒是有些许相似,唯一不同的便是身上多了股出尘飘渺之气。

    两人的身份显而易见,正是道德门门主张天南与其子张一天。

    “那个恶心的讨厌鬼就是张一天!”

    柠欢欢凑到陆沉耳边说道。

    陆沉打量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淫,秽与邪气,说道:“的确恶心。”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也没有丝毫遮掩。

    更关键的是修行者的听力都很好,所以这两句对话清晰的传入了对方耳中。

    张一天脸色阴沉,眼睛眯起望着陆沉。

    陆沉对这种威胁意味视若无睹,只是又转过了头,打量他前方那个气息深沉的中年男子。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层。

    五层之上便是十二楼,只是太过于繁琐,于是世间便将十二楼归纳为三境一说。

    也就是说,比起张一天,贵为道教第五层离三境如意只有一步之遥的张天南才是他需要放点心思的人物。

    陆沉右手双指开始细微捻动。

    柠欢欢好奇道:“你在干吗?”

    陆沉平静道:“我在算若是等会杀他需要几剑。”

    “你疯啦?”

    柠欢欢瞪大了眼睛,说道:“对面好多人的,并且那个讨厌鬼现在是道教第三层的守真境,在同龄人很厉害啦。不可能的,别算了。”

    陆沉没有解释,只是暂时停止了手中动作,说道:“那先带我去参加比试。”

    “这次参加春启会的人物三教九流都有,所以类别很多哦,”

    柠欢欢伸出手指数了数,说道:论道,参禅,打谱,琴棋书画,阵法牵引,嗯...陆沉你选哪个呀?”

    空气突然安静。

    陆沉沉默了会,说道:“你让我再算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