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闲暇
    云海之中若隐若显的红日升起,然后照亮了天空大半边的云彩。

    柠欢欢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了陆沉神情专注,默默的眺望远方。

    “你在看什么?”

    “刚才有一道流星飞了过去。”

    柠欢欢不解道:“所以?”

    陆沉说道:“那意味着有一个人死了,魂魄飞向了星空。”

    “而那道流星的光非常亮,就代表着那人很强,或者很伟大。”

    “一个在世间很伟大的人死了,总得要看看。”

    柠欢欢翻了个白眼,说道:“我爹小时候还告诉我,天空上的星星便是无数人死后留下的印记。”

    陆沉摇头说道:“不对,那些星辰不是人类的印记。”

    柠欢欢挠了挠头道“那是什么?”

    “是剑。”

    陆沉抬头,沉默了一会,平静道:“星空中的无数把星辰之剑。”

    柠欢欢觉得好生荒唐,但是望着陆沉的侧脸,却没有说话。

    因为那张脸不容置疑,仿佛只是在诉说一个简单的事实。

    柠欢欢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部分比试都已经结束,但每个人脸上都没有疲惫之色,反而更加神采奕奕。

    各项类比的第一名逐渐出现,寻常夺得头魁的散修心满意足,而更多的人则是拭目以待接下来的发展。

    因为这即将关系着接下来城内势力的洗牌,虽然道德门在众人眼里毫无疑问的第一,但是其余几家,尤其是柠家的结局很是让人注意。

    一念及此,无数人的目光再次放到了陆沉的身上。

    先前他在琴道上的表现震惊众人,不知道接下来能否真正力挽狂澜。

    ......

    圆台正中心突然又有一座圆台拔地而起,再次向上百米。

    数道身影迎着众人的目光凌空跃起,跳上了最后的比武台。

    陆沉抬起头扫视了一眼。

    道德门张一天,欧阳家欧阳倩倩,司徒家司徒琴,还有最后四家之一的许家许熊尽在此列。

    陆沉额外看了司徒琴一眼。

    他记得这次比试,只有第一名才有资格参加最后的比试。

    “毕竟是司徒家,关于这件大事怎么可能会提前退场。”

    韩若看出了陆沉的疑惑,平静道:“昨晚他又参加了画道比试,成功夺魁。”

    陆沉带着丝调侃意味,说道:“看来他画画不错。”

    韩若面露冷笑,微嘲道:“过程没人在乎,反正最后赢得是他。”

    关于灵矿这类家族繁衍的大事,背后隐藏的利益与纷争远超其他人的想象。

    陆沉并不在意,脚尖点地,微风轻拂。瞬间就又出现在了平台之上。

    场间众人望向陆沉,面带警惕之色。

    那种境界的霸道琴音,印象很是深刻。

    “开始。”

    随着平台边缘一位身着大红衣面容阴柔的男子发号施令,场间的气氛开始冷冽变化。

    在这种战斗之中,众人联手解决掉最强之人,或者单人保持最佳的状态隔岸观火才是最正确的办法。

    只是依然没有人率先出手,并且很是安静。

    作为其中境界深厚的张一天,只是微笑着望着陆沉。

    陆沉微微挑眉。

    因为司徒琴和许熊站在了他的身旁。

    无数人惊呼出声。

    不同于司徒琴的俊逸,许熊面容粗犷丑陋,巍峨如小山,显得气势十足。

    只是很多人都无法理解,柠意天更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司徒家和许家什么时候又和道德门联手在了一起?

    道德门的狼子野心举城皆知,甚至外面都有流言道德门很快都会吞并四家,占据整个灵矿。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

    陆沉想了想,然后望向另一方。

    欧阳倩倩面色沉默,摇头道:“我不会插手。”

    陆沉哦了一声,然后便抬起了腿准备朝那方走去。

    “你就是陆沉?”

    又是一道冷淡的嗓音在此刻响起。

    陆沉顺着视线看去。

    场中除了道德门与四家之外,唯一一个武夫装扮的丑陋汉子站了出来。

    他望着陆沉,扯了扯嘴,冷笑道:“琴弹得不错,就是不知道手上功夫如何?”

    数千年来,任何足以改变历史进程的战争节点以及恩怨情仇,无论如何惊天动地,如何影响深远,最开始其实都是从某些人所产生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开始。

    这些小事真的很小,让人有时候都无法相信。

    一个动作,一个眼神,甚至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都会如此。

    比如....

    你觉得清粥好吃还是甜粥好吃?

    又比如..

    “你瞅啥?”

    还比如...

    “瞅你咋地?”

    .....

    这个汉子的话语明显就代表这种意味,透露着敌意以及不屑。

    城内众人都认出了他是谁。

    城内雄武堂堂主张汉威。

    但更重要的是他是道德门门主张天南的表弟,也是日后公认柠家陨落后能取而代之的人物。

    而此番举动就更加不难解释。

    让一个名义上远离四家的人击溃柠家,面子上以及日后的影响之上都加说得过去,也能更好的接受他们产业。

    张一天笑眯眯望着这一幕。

    其余几人更加没有丝毫反应。

    陆沉停下了脚步。

    不同于其余人的各异神情,他一直很平静。

    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三个人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影响。

    陆沉说道:“你现在认输,我饶你一次。”

    他望着张一天,完全无视了那名武夫。

    张一天突然觉得很是可笑,嘴里冷冷蹦出一个字,“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