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何况是你
    陆沉的语气平静,但其中却有着一些掩饰不住的烦躁。

    若是了解陆沉的人会觉得这是很古怪甚至很震惊的事情。

    张天南听见这话,脸色逐渐变得阴沉。

    之所以在比试前大费周章摆出如此阵势,其中最重要一个原因便是敲山震虎。

    在他眼中看来,一个摸不清来历的寻常散修,就算修为高一点,但终究还是势单力薄,最忌惮的便是这种底蕴深厚的强大宗门。

    只可惜,他这一手卖弄以及震慑似乎变成了抛媚眼给瞎子看,对方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种疑惑随之出现在场中很多人心间,随后纷纷面露不解。

    柠家老仆暗杀道德门三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就连柠意天现在都有些自身难保,这场比试又有何意义?

    .....

    一股气流席卷而上,卷起阵阵龙卷。

    张一天凭空跃上数百米高台,望着对方微嘲道:“你还真以为我是怕了你?”

    话语很是不屑以及嘲讽。

    只是接下来并没有人回应,所以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尴尬。

    张一天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因为对方没有看他,或者说完全没有在意。

    先前道德门上百名年轻弟子出现在圆台之上,此时全都安静的退回角落。

    陆沉正低着头望着他们身上的服饰。

    这些服饰与张一天等几名核心弟子不同,但是他却曾经见过。

    陆沉也终于知道了一开始的细微熟悉感是什么。

    然后他便皱了皱眉,一股烦躁的情绪在心中微微发酵。

    “漠北善德宗南海道人是你什么人?”

    陆沉开口问道。

    张一天冷笑道:“关你屁事。”

    ....

    天空上的风云开始狂暴。

    随之而来的便是空气中的剑气在短暂的静止之后,瞬间爆发。

    陆沉没有说话,回应对方的是三把锋利至极的飞剑。

    飞剑带动着灵气,朝着对方的脑袋爆射而出。

    除了先前赠予沧海葵的青梅竹马,还有半斤八两以及灭世。

    陆沉所御飞剑没有任何声势,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那便是快。

    急促刺耳的摩擦声传递而出,快到空气仿佛都要被切割开来

    张一天浑身冷汗直出,脚步微微剁地,整个人冲天而起。

    飞剑落空,砸入地面,无数石屑炸落纷飞。

    陆沉右手食指微动。

    三柄飞剑随之冲天而起,朝着对方在空中的身形疾驰而去。

    紧接着,东西南北四方的云海之中,纷纷传来了阵阵如同空气炸裂的爆破声,时而低沉,时而高昂。

    碎云如同散碎的春雨洒落人间,像是下了一场洁白的雪。

    无数人都伸着脖子仰头观望,颇有境界的修行者更是借助秘法飘向与大台平齐。

    随着时间的流逝,空气中的对撞声越来越小,更多的是飞剑肆无忌惮的在云海中奔腾。

    “下来。”

    终于,平淡的嗓音响起。

    似乎是有些不耐,陆沉紧接着朝天空中伸出了一只手,随后轻轻握住。

    千疮百孔的云海里爆发出了一抹璀璨的惊人剑气,光线四溢,笼罩了天空百米之内。

    随着刺眼的剑气爆发,一道人形身影从天空中被打落而下,重重砸在地面之上。

    灰尘四散。

    张一天单膝跪地,他的胸前,脸颊,右脚,之上纷纷都有血迹渗了出来。

    只是还未等他感受到剑伤带来的痛苦,一个阴影就遮挡在了他的眼前。

    陆沉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脖子,明明不如何健壮,但却稳定的将他直接提到了半空中。

    陆沉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张一天感受到了对方眼中的杀意,不知为何不敢动弹半分,颤颤巍巍道:“南海道人本名张汗青,是我大伯。”

    陆沉哦了一声,松开了手掌。

    下一刻,清脆的掌声响起。

    陆沉的右掌伸出,随后稳定的抽在张一天的脸上,循环往复。

    啪!

    啪!

    啪!

    似乎是陆沉力度掌握的很好,又或者是对方没有回过神来。

    张一天的身体不停后仰,但脚步却没有动荡半分,呆呆站在原地,所以陆沉的每次出手都能结结实实的打在对方的脸上。

    有些人看见这一幕,震撼之余还觉得似曾相识。

    先前张一天在圆台之上就狠狠抽了柠欢欢一巴掌。

    这一次是不是就意味着就还了回去?

    柠欢欢看见这一幕,眨了眨眼睛,可怜兮兮的抽了抽鼻子,再也哭不起来。

    巴掌的声音传递在圆台之上每个人的耳中,还没有停下来的意味。

    羞辱至极。

    “够了!”

    张天南再也看不下去,出声阻止。

    “我....我认输。”

    张一天也随之说出口。

    陆沉看了他一眼,说道:“婚约。”

    张一天低垂眼眸,死死咬住牙,轻声道:“退。”

    陆沉松开了手,转身离去。

    满脸红肿几乎看不出面容的年轻男子半跪在地面,双手藏在胸前微微结印,眼神说不出的怨恨阴毒。

    三个呼吸之后,他的周身爆发出了强悍的灵力气浪。

    &nb

    sp;   “想让老子退婚约,下黄泉去退吧!”

    无尽怨毒的嘶吼声音响起。

    天空之上原本镇压韩若的流光境大放光芒,宛如天空之上的第二**日。

    无数灵力开始席卷镜面。

    然后一道纯净的光线出现在众人眼中。

    无数人惊呼出声。

    因为那道光芒太强。

    仿佛像是一道无与伦比的光束,带着圣洁以及净化万物的毁灭气息,从天空起始。

    没有任何气势以及声音,但却仿佛无视了所有的距离以及障碍,瞬息之间便笼罩到了陆沉全身。

    周围的空气开始升温,灵力沸腾,地面上的坚硬砖石都开始化为灰烬。

    张天南微微闭眼,嘴角微翘,冷笑不止。

    张一天面色苍白如纸,汗水也瞬间侵湿了全身。

    作为道德门门主之子,更重要的是刀魁林紫竹长老看重的弟子,各种制敌法宝自然不少。

    这等杀伤力极大的强悍道法,早已经超越了自身修为的极限。

    按道理来讲,世界上也没有几人能够安然无恙的躲避这一击。

    可最后的结果却与它想象的有些差别。

    地面上的青砖停止了融化,空气中的气温迅速变得冷肃起来,最后那道被白色光芒彻底笼罩的黑衫身影又再次显现了出来。

    张一天的眼神变得无法置信。

    因为对方手中也拿着一面镜子。

    .....

    刀魁林的流光镜在修行界颇有名望。

    因为里面蕴含着时间规则之力,哪怕只有一丝,也是极为稀罕之物。

    但当年在游龙镇时,杨富贵也偷了一面镜子。

    那是昆仑至宝阴阳之镜的仿品,被寒云宗视若珍宝。

    陆沉从始至终一直放在怀里,直到此刻终于拿了出来。

    刀魁林比之寒云宗要差上一线,两家宝物似乎也是如此。

    恐怖光束被散发着淡淡黑光的镜面吸收,如同石头坠落大海,甚至连一丝浪花都没有显露出来。

    陆沉说道:“还你。”

    光束从陆沉手中的镜面弹射,可媲美之三境修行者的一击弹射而出。

    唯一有趣的是便是这一次的目标并不是张一天。

    恐怖光束朝着圆台下方近百名道德门年轻弟子而去,瞬间便至,亮光映照了无数措手不及的年轻脸庞。

    狂风呼啸,张天南来到了百名修行者之前。

    这百名年轻弟子正是道德门未来的希望以及中流砥柱存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出现差错。

    陆沉平静道:“他会死。”

    浑身灵力激荡的张天南一愣,随后眼瞳顿缩,猛然转头。

    只见两把飞剑带着凌厉的剑气,朝着已经再没丝毫反抗之力的张一天眉心直射。

    已然是生死瞬间。

    若是放在寻常时刻,会有很多种方法解决这个问题。

    只是这一切都太快,快的除了离三境只有一步之遥的张天南外,没有任何人回过伸来。

    强大的灵力波动横空出世。

    张天南的身形消逝在原地,然后出现在了数百米之上的高台,

    没有丝毫犹豫。

    他的双手硬生生挡住了疾驰而来的飞剑,空气中随之传来了狂暴的气浪。

    陆沉对此视若无睹,只是默默望着下方。

    “轰隆!”

    光芒坠地,整座圆台开始剧烈摇晃,其中伴随着无数人的哀嚎惨叫。

    原本宽宏大气的圆台一角瞬间变成了断壁残垣。

    无数身穿道德门服饰的年轻弟子倒落在碎石之下,鲜血气息弥漫到了天空之上。

    “小杂种,你找死!”

    张天南望见这一幕,双眼通红,整件道袍开始剧烈漂浮。

    陆沉清晰的望见了对方脸上的青筋,也感受到了那股汹涌狂暴的杀意,甚至看到了下一秒,对方的双指就离自己已经不到十丈。

    那双指被金光所包围,带着无与伦比的金石之意。

    离三境只有一线之隔的强大修行者,心怀必杀之意使出的一击,对于现在的陆沉来说很难正面接下。

    但是他依然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躲避的意思都没有。

    他先前斩杀张一天用了两柄飞剑,到现在为止还被对方强行困在原地。

    但陆沉本来有三柄。

    而那最重要也是最强的一柄飞剑被他一直藏在地里。

    陆沉说道:“起。”

    风平浪静,没有丝毫动静。

    只是张天南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半空中惊骇转过头,却再也来不及回身。

    只见一柄三寸有余的雪白长剑从张一天脚下的地砖里迸发而出,像是一条雪白的银线。

    噗嗤。

    长剑穿透血肉的声音传来。

    下一刻,张一天捂住了自己的喉咙,滚滚鲜血不停从里面流出,眼神中充满着迷茫。

    他微微向前走了几步,随后重重倒地,到死嘴巴也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柠欢欢瞪大了圆滚滚的大眼睛。

    空气中一片死寂。

    无数道充满着惊疑的视线纷纷望向陆沉。

    没有人相信他真的敢杀了张一天,难道他就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我要杀的人,神都拦不住。”

    陆沉望着呆滞的张天南,说道:“何况是你?”

    寒风从云海吹来,无数人看向高台最上方那个黑衫身影,只觉得通体微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