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中年邋遢汉子教了树前一套剑法,在少年的眼中看起来只要一句简单的话就能形容。

    六个字。

    帅到没有朋友。

    平日里向来游手好闲的汉字握起木剑,就宛如妙笔生花,如鱼得水,看的树前瞠目结舌,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原来剑可以这样玩啊?”

    看着眼前不停挥舞的木剑,树前有些担忧,道:“我就怕我学不来。”

    中年汉子懒洋洋道:“无所谓,记住招式,不求意似,形似两三成便足够了。”

    树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第二日。

    天还蒙蒙亮,陆沉刚刚推开房门,树前就已经安静的等在了小篱笆外。

    呼啸破空声响起。

    来来往往早起的村民看了两三眼便离去,没有看出啥名头。

    陆沉坐在靠院墙的一个小板凳上,神色平淡。

    树前有些紧张,还有些手生,一手木剑刷的不伦不类,没了昨日的潇洒飘逸,半途忘记了招式还刻意停住想了想。

    陆沉没有丝毫不耐,默默的看着。

    “木剑给我。”

    陆沉突然打断了对方。

    树前微微一愣,将木剑递了出去。

    陆沉握住木剑,随后在院子里开始缓缓施展起来。

    剑招缓慢,剑尖在空气中缓缓画圆。

    在树前的眼中,这位年轻神仙不同于酒铺大叔的飘逸潇洒,但却极为舒服。

    仿佛细水绵长,冬日阳光。

    陆沉将木剑丢了过去,“每天早晚练一遍,坚持三年。”

    树前下意识点了点头。

    “回去。”

    陆沉接着道:“然后给他看。”

    他,自然是那个酒铺汉子。

    陆沉先前借树前之口告诉了那个汉子他对于剑术的理解,后者紧接着表明了态度。

    那就是教树前练剑,然后用实际行动来说话。

    所以陆沉此刻也做出了回应。

    树前挠了挠头,再次重复道:“有点难,我怕我学不来。”

    陆沉沉默了会,说道:“无所谓,记住招式,不求意似,形似两三成便足够了。”

    树前离开了屋子,脸色古怪,心里这两个神仙倒是真的让人看不懂,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

    接下来的日子,树前就如同两人之间的使者,奔波来奔波去,异常忙碌。

    陆沉闲暇时教导树前练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目养神,当然,更重要的是疗伤。

    大山偏僻荒芜,外界的消息传不进来。

    所以陆沉近段时间有些烦躁。

    当初在汝阳城高台之上被那位女子刀圣隔空打飞三千里,但是他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

    柠家父母还在城中,并且张天南还没有死。

    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陆沉望着天边皱了皱眉,心想当初就应该扛着那一刀硬杀了张天南,这样总不会留下麻烦。

    “神仙,你在想什么?”

    熟悉的稚嫩嗓音再次响起。

    陆沉转过头,说道:“这次这么快?”

    树前笑道:“没有,大叔说想见您,请神仙去酒铺喝酒。”

    陆沉沉默。

    树前愣了愣,不确定道:“神仙不方便?”

    陆沉又望了望对方手中的木剑,说道:“带路。”

    ......

    酒店铺子很小,只有一个单间。

    四周的酒坛上面布满着灰尘,地面还有几坛零零散散的酒罐,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陆沉踏过了低矮的木坎,然后就看到了那名中年男子。

    满脸胡茬,粗布麻衣,脸色眯起,昏昏欲睡。

    树前站在两人中间,正准备介绍两句,却突然两眼一翻,昏睡了过去。

    陆沉神色如常,将树前接下,然后放在一旁的木椅之上。

    “我听说剑阁出了个百年难遇的沈墨凰,不过是名女子。”

    中年汉子眉毛一挑,说道:“没想到剑阁这些年教出的弟子都这么恐怖,看起来这些年六只羊混的挺不错”

    陆沉没有问对方如何知道自己来自剑阁,只是平静道:“我也没想到,区区一个深山小镇之中就有两位天生剑胎。”

    中年汉子玩味道:“加上你不就是三个?”

    陆沉望着昏睡的少年,说道:“既然知道,那为何刻意如此。”

    陆沉的话很难理解,但也只有中年汉子才能听懂。

    他曾经送了树前一把木剑。

    木剑之上拥有者充沛的剑意,但还有曾经沾染上的无穷阴魂戾气。

    对于剑道大成的他自然没有影响,但对于树前来说则极为不妥,哪怕他是天生剑胎。

    所以日子久了,潜移默化之下心智都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

    后来陆沉主动教剑。

    汉子教剑,教之剑术变化。

    陆沉授剑,则是正剑心,去污秽。

    前者在身,后者在心。

    中年汉子不置可否,冷淡道:“要是连这点东西都克服不了,练剑干什么,死了算数。”

    陆沉没有反驳,只是默默的打量着那柄木剑。

    中年汉子笑道:“看上啦?”

    陆沉开口道:“木剑之上的戾气与怨气不强,但是很密,量变到质变,已经扎根。”

    “所以?”

    “所以你应该杀了很多人。”

    陆沉沉默了会,说道:“比如十万人。”

    .......

    陆沉的意思很隐晦,但每一句恰恰中年汉子都能听懂。

    当年酆都鬼城死了十万人,被一位强大剑修所杀,剑气与血光染红了整座天空。

    举世皆知。

    中年汉子神情不变,随手拿起酒坛灌了一口,说道:“世界上剑术高的这么多,怎么觉得是我?”

    “你跟剑阁有关系,而很多人都知道那位强大的剑修只能来自剑阁,只是没有证据。”

    陆沉回答道:“并且既然我也是天生剑胎,那柄木剑我自然能看出更多东西来。”

    “

    中年汉子挑眉,说道:“谁告诉你我跟剑阁有关系。”

    “你说了六只羊。”

    陆沉平静道:“我记得当今剑阁掌教就叫刘紫阳。”

    中年汉子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的爽朗大笑,笑声传遍了整座村子,诡异的是似乎没有任何人发现。

    陆沉说道:“看来你真的来自剑阁。”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老子现在跟那里可没有关系。”

    中年汉子撇嘴道:“说把,找我有事?是不是在外面被人打了,体内的刀气我看着都有些瘆人,难为你还没有叫出声来。”

    陆沉开门见山道:“过几天应该会有人来找我,我需要你拦下来。”

    汉子摩擦着下巴,玩味道:“如果我不答应?”

    陆沉平静道:“那我就去书院揭发你。”

    汉子瞪大了眼睛,说道:“好歹咱们也算一个地方出来的,剑阁现在是要大义灭亲?咋,还讲不讲道义?”

    陆沉淡淡道:“关老子屁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