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教我练剑
    天空上的云彩散去,阳光再次洒落在庭院之上,如春日红花,生机勃勃。

    那股恐怖的窒息感回荡在众人心中仅仅不到一个呼吸,就消失不见。

    仿佛从冥界重回人间。

    他们望着莫名其妙便昏倒在地的女子刀圣,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

    苏安重新将古剑收回布囊中,踏步向前走去。

    背负巨大长刀的少女拦在了他的身前。

    苏安停下脚步。

    神情柔弱可爱的少女看了看自家师傅,然后又转过头,可怜兮兮道:“我替我师傅道歉,能不能别杀我师傅呀,我愿意替她再抗一剑,嗯....半剑,半剑好不好?”

    苏安望着她,笑道:“叫什么名字?”

    少女双手背在身后,诚实回答道:“小泪泪。”

    苏安望着她的眼睛,半响后点头评价道:“灿若星辰,天赋异禀,你的眼睛比其他人更好看。”

    身着墨绿色长裙的少女不知为何脸蛋忽地一红,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苏安直接走过了他们,来到了柠欢欢的身边。

    “听蓉蓉说过她有个妹妹,那你想练剑吗?”

    柠欢欢望着眼前这个充满着亲近感的男子,有些愣神。

    苏安想了想,说道:“过些时日剑阁会来东圣洲珀幽郡收徒,你可以去试试。”

    男子笑了笑,弯腰小声说道:“报陆沉的名字就行。”

    柠欢欢眼神一亮,仿佛终于回过神来,小鸡啄米般猛然点头。

    片刻后她突然神情惊慌说道:“神仙,陆沉被那个丑八怪打飞了!”

    苏安点头,笑眯眯说道:“没事,我现在就去找他。”

    来自剑阁的温和男子千里迢迢来此出了一剑,跟柠欢欢说了两句话,然后就在众人的视线里潇洒转身离去。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望过小院中其余人一眼。

    哪怕是那只狐妖。

    ......

    ......

    黄河落日圆。

    女子刀圣睁开眼时,透过高处的窗户,依稀看见外面已经是夕阳落日。

    身旁是马车轮子轱辘作响的声音。

    她缓缓直起腰,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马车的车厢之中。

    马车正行走在河边的官道上。

    暗红的血水已经侵湿了她身上的白袍,血味很浓,看起来极为狼狈不堪。

    紫竹面色漠然,嘴角却流露出一丝苦笑。

    她没有死。

    或者说苏安饶了她一命。

    少女掀开了车帘子的一角,惊喜道:“师傅,你醒啦?”

    紫竹望着远处落日,沉默了很久,问道:“你在....他身上看到了什么?”

    天地之间有很多被上天所眷顾的天之骄子,被赋予各种各样的能力,世上所谓的剑胎,道体就是如此。

    而这种人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叫做天启者。小泪泪长的很是俏丽可爱,但她恰恰也是这种天赋的继承者。

    她的眼睛。

    看透世间万象的眼睛。

    一个读书人表面满腹经纶,内地里实则一股子的男盗女娼。

    一个健壮英气的豪爽汉子,内心里却是一个满身红妆的柔弱女子。

    甚至她还看到过一颗活过千年的柳树之中,竟然藏着着一个人族的幼婴。

    世间万象,千奇百怪。

    少女犹豫了会,脸色有些古怪,最后疑惑说道:“应该是我境界太低,我没有看到东西,似乎他的身上什么都没有。”

    女子刀圣闭上眼睛,眼皮微颤,心里有些不平静。

    半响后,她接着问道:“那你觉得他是什么样的人。”

     

    少女想了想,开心道:“他夸我眼睛好看,是个...温暖的人。”

    紫竹流露出一丝莫名情绪,反问道:“温暖吗?”

    少女不清楚师傅的意思,不确定道:“那...冷漠?”

    高大女子没有说话。

    少女从马车把小脑袋伸进来,好奇道:“师傅你知道吗?”

    落日彻底消逝,暮色真正来袭。

    紫竹望着天边的一抹黑线缓缓吞噬河边的景色,眼神中突然闪现出一丝惧色,摇头道:“不知道最好。”

    ......

    深山野岭的小村庄之中。

    酒铺破天荒半夜都没关门,中年汉子坐在门口的一条长板凳上,右脚抬起踩在板凳另一端,手里还拿着个酒葫芦,正一口一口的喝着。

    小村子里的村民都睡得很早,刚入夜,村路上就是一片漆黑。

    抬头望去,满天星辰璀璨。

    陆沉提着一坛酒出现在了酒铺门口。

    中年汉子翻了个白眼,道:“黄鼠狼来给鸡拜年来了哟。”

    陆沉神色如常,说道:“请你喝酒。”

    中年汉子狐疑的望了陆沉一眼,说道:“忙已经帮了,我跟剑阁仅存的那点情分也算是彻底结束,可别再想从我这里套出什么好处。”

    陆沉将酒随意倒在碗中,突然问道:“灵海已经干枯,命不久矣,但还在疯狂的往体内积攒剑气,除了找死,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言被挑破天机。

    中年汉子眉头微挑,没有回答,反而打趣道:“你不是也一样,积累了一肚子的刀意,下饭吃啊?”

    陆沉面无表情,冷笑一声。

    中年汉子捧腹哈哈大笑。

    陆沉摇头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中年汉子翻了个白眼,无趣道:“剑修存剑气当然是为了杀人。”

    陆沉问道:“谁。”

    中年汉子笑嘻嘻道:“不告诉你。”

    陆沉哦了一声。

    夜色渐深,一片漆黑。

    深夜里,只剩下了两人不停喝酒的声音。

    中年汉子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又主动开口道:“你小子到底想干嘛?”

    陆沉开门见山,平静道:“教我练剑。”

    “噗!”

    中年汉子正在喝酒,突然一碗酒水就从嘴里喷了出来。

    “你说啥?”

    “教我练剑。”

    中年汉子望着陆沉,脸色突然一变。

    在他看来,陆沉自剑阁出世,教树前的那几手就算连他也是赞叹有加,他所说的练剑自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练剑。

    中年汉子突然明白了什么,惊讶道:“好小子,分明在剑道之路上走了很远,结果还想来学我的剑术,道术两者合一,就不怕人心不足蛇吞象?到头来功亏一篑?”

    陆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喝了口酒。

    他在剑道路上已经走了很远很远,而这一世求得便是入世之剑,而对方所学正是符合他如今在剑上的某些追求。

    只是这些事自然不能够说出来。

    陆沉说道:“你觉得三千年前流传的青衫九式如何?”

    中年汉子沉思了会,破天荒认真说道:“虽然为术,但是那是他在剑道之上俯瞰而下所锻造的术,意境磅礴,可是在术法之上却算不得真正的极致。当然了,就算到现在估计也没人打得过他,毕竟世人重道轻术。”

    陆沉点头道:“没错。”

    中年汉子仰躺在板凳上,懒洋洋道:“没兴趣,不教。”

    陆沉嗯了一声。

    中年汉子翘着二郎腿,惊讶道:“不求我了?”

    陆沉摇头说道:“对我而言,无非是时间早晚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