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大唐以及书院
    中神洲是天海大陆四洲中最为鼎盛,也是最为热络的大洲,凡人与修行者并存,皆是心心向道。

    一切的原因便是由于这里盘踞着一个最为强大的国家——大唐。

    纵观修仙界的历史长河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凡人国家能够在大陆之上拥有如此之高的权力。

    在曾经的某段岁月之内,国家甚至成为了修行者获取资源法宝的手段,修行者们肆意奴役凡人,而那些所谓的国家君王充其量便是一个比较大的实行者罢了。

    只是这一切在大唐的出现之后便彻底发生了改变,因为大唐成为了这座天下的霸主,更是能够和七大圣地平起平坐的存在,

    广袤无垠的大地,一座颇有年月的斑驳古城墙横跨在地平线之上,从左看去看不到尽头,从右也是如此。

    宛如一条黑线。

    放眼望去,那座漫长的城墙头顶挂着一块显然经历了无数风吹雨淋的匾额,上面刻着三字。

    长安城。

    有两人来到了一道宽阔的城墙外,皆是风尘仆仆,停步驻足。

    长安城象征着大唐。

    而长安城里则有书院。

    所以两人自然便是苏安以及陆沉。

    中神州之内不得随意御空而行打扰凡人生活,这是书院定制的颇为重要的一条规矩。

    众所周知,书院最喜欢立规矩,而他们的规矩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之圣旨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自然没有谁敢随意破禁。

    苏安和陆沉作为剑阁弟子,虽然不会被这些所谓规定所干扰,但是为了代表诚意依然是缓慢步行。

    所以一走,便又是数月。

    “终于到了。”陆沉负后而立,微微感慨道。

    这些时日他体内的那股诡异的能量规则已经稳定到一个很平静的程度,但是他的神情却说不上如何喜悦。

    由于在这段时间之内他根本无法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别说修行,甚至他的境界都隐隐在缓慢的消退。

    那股缠绕在他周身的力量仿佛一个漏斗,他站在漏斗上方,灵气通过那股力量流向另外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永远消失不见。

    苏安望向远处城墙,眼神中隐约有一抹回忆神情,片刻后他说道:“走把。”

    陆沉点头,同时踏步向城墙内走去。

    两人的气质极为出尘,照理来说极为引人注目,但是负责在城墙门口巡视的士兵却是没有太过于在意。

    作为天下脚下办事的人,无论官位高低,身份大小,看待外来人都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无关于任何东西,仅仅是这座城墙给予的自信而已。

    不过虽然如此,负责巡查关卡的士兵言语上倒是极为坦然平静,没有流露出丝毫轻视或者高人一等的感觉,神情温和,听闻陆沉两人要去往书院,甚至还仔细指了指路。

    两人透过城墙走在大街之上,陆沉平静道:“不错。”

    苏安饶有兴致望着两方汹涌的人群,笑问道:“哪里不错?”

    陆沉平静道:“人不可卑尽,卑尽少骨,这座城池给予了他们很强大的荣耀以及安全感,作为一个部落或者国家,自然很不错。”

    先前那名士兵只是一个凡人,知晓两人从剑阁而来,神色没有丝毫改变,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苏安笑道:“大唐能兴盛这么多年,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

    陆沉顿了顿,说道:“书院做的很是不错。”

    这又是另外一层意思,随便一个寻常士兵都能知晓书院的所在地,所以陆沉觉得很不错。

    就像三千年前他对那位当年的书院圣人所说的话一般,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本来就是要扎根于凡俗,非要弄的高高在上,仰望不可及有个屁用。

    苏安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但突然望向远方某处,感慨道:“其实那位宫中的皇帝陛下才是真正的不错。”

    ......

    大唐当今那位天下被民间被誉为千古一帝,极受天下人的喜爱。

    但苏安说的却是另一层意思。

    无论书院如何强大,如何受万民爱戴,但是能够让众人面对中神洲的第一印象是大唐,而不是书院,就能证明那位皇帝陛下的能力。

    只是这一切对现在的陆沉来说却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地方。

    两人朝着目的地缓缓走去。

    时间逐渐到了正午,云层散开,温煦的阳光照在城内的大街小巷之上,散发着金黄色的光彩。

    两人停下脚步向前望去。

    一栋栋青葱的树林出现在两端,一条笔直的宽阔街道延伸在视线尽头。

    到了这里,先前大街之上的吆喝声仿佛瞬间嘎然而止,再没有丝毫杂乱声音传了出来,显然有某种阵法运转存在。

    微风拂来,携带着清香的气味,伴随着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的读书声,情不自禁便让人身心舒畅起来。

    陆沉望向街道最上方的一块牌匾,公正利落,还刻着四字。

    读书明理。

    空气之中,前方一栋私塾模样的屋子里传出来一道温和的醇厚嗓音,“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进道矣。”

    紧接着又有无数道稚嫩的嗓音同时响起,“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进道矣。”

    陆沉停步在窗户旁,向里望去,一个面容如嗓音般同样温和的中年男人手握一本半开古卷,身上穿着一道灰黑色长袍,透露着一股平易近人的气息。

    中年男人似有所悟,转过头打量陆沉片刻,微微一笑。

    紧接着中年男人又望向苏安,摇了摇头。

    苏安示意明白,转身离去。

    两人继续越向前走去,越来越多的学屋汇聚并排而立,先生不教道法,只教典籍。

    苏安再次询问道:“感觉如何?”

    陆沉还是那两个字,“不错。”

    不错,在陆沉的意思里便是满意。

    七大圣地之中,以书院所在之地最没有丝毫隐蔽可言,所有懵懂稚童,无论身份高低,在课堂之上皆是平等。

    更重要的是,谁又能想到随意遇见一位教书先生,便是一位境界深不可测的儒家圣人?

    苏安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剑阁弟子向来生性果断,对书院的一些看似迂腐墨迹的做法很是不屑,所以两教之人只有敬重,可没有其余的惺惺相惜的情绪。

    苏安缓缓说道:“那位先生在外生命不显,但却是难得的一位儒家高人,平日里不像其余人喜爱钻研儒家经典,倒是喜欢教书育人。”

    苏安突然叹了口气,“这位先生本领极大,本来想让他先看你的问题,但是刚才的情形看来,他似乎也无可奈何。”

    陆沉突然抬头望天,笑道;“那该如何?”

    苏安认真道:“书院本领最大的,自然还是院长。”

    陆沉问道:“那位圣人现在就在书院?”

    苏安诚实道:“不知道,他平日里喜爱云游天下,想要见到他,其实很难。”

    陆沉微微挑眉,突然道:“书院有后门?”

    苏安笑眯眯道:“书院有后门,但书院却从来不让人走后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