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我都躺平任亲了!
    坐进司煜南的豪华迈巴赫的时候,欧小叶在心里喊了一句万恶的资本主义!

    魔小樽无语:

    欧小叶:安啦安……魔小樽暴躁打断。

    欧小叶严重怀疑魔小樽是不是更年期到了。

    司煜南坐在一旁,目光总是不自觉地瞟到蜷缩在角落里睡着了的欧小叶身上,从她被头发遮挡住只露出秀丽下巴的面庞,

    到她随着呼吸起伏的胸口,再到她蜷缩着的,无处安放的白皙的长腿之上。

    欧小叶一边装睡一边逗魔小樽,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打量了个遍,魔小樽终于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句,欧小叶却满不在

    乎——看就看呗,反正这具身体迟早要跟司煜南酿酿酱酱的!

    魔小樽:

    欧小叶冷笑:秒懂的人没资格说我。

    就在这时,车子一个急转弯,欧小叶不负众望地随着惯性滚到了……司煜南的身边。

    然后欧小叶顺势把头枕在了司煜南的腿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而司煜南整个人都僵了一下,欧小叶冷笑一声—

    —这就是男人!

    然后下一秒,欧小叶就被打脸了。

    “把你的头挪开。”

    司煜南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头发掩盖下的欧小叶震惊脸——不会真不举吧!

    她都这么主动了!

    魔小樽冷笑着说风凉话:

    欧小叶懒得理他,继续装睡,还不怕死地嘟囔着“继续喝”往司煜南的大腿蹭了又蹭,然后就听司煜南从胸膛发出一声闷哼

    ,欧小叶头顶的某个地方,灼温热浪袭来。

    欧小叶一僵,然后猛地坐直了身体——

    妈耶,来真的啊!

    她只是试试他是不是真的恐女症到不举!

    不是真的要和他酿酿酱酱啊!

    而此时,司煜南也很慌,沉寂了二十多年的身体,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反应,还是对一个他厌恶到极点的不知洁身自

    好为何物的女人!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就在这时,司煜南脑海中闪过一句把他气到头疼的话:

    “勾引?司少,你未免太自恋了一点。且不说我是不是真的和很多男人有染,但司少因恐女而不举,确是不争的事实吧。”

    说话人当时的表情,都还历历在目。

    于是司煜南右手捏住欧小叶的后颈,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到自己跟前,让她仰着头看自己,两人四目相对,空气里满是酒

    精挥发的气息,暧昧而黏腻。

    “司少因恐女而不举——现在还是事实吗?”

    司煜南盯着欧小叶如樱花般粉嫩的唇瓣,从身体深处升起一股渴望,喉咙干涸,急需水分滋润。于是,司煜南遵从本能,

    将自己的唇缓缓下压——

    魔小樽激动到破音!

    ——纳尼?老娘都躺平任亲了就只涨了一个好感度?!

    那还亲个屁呀!

    欧小叶挣脱司煜南的禁锢,举起右手作出握瓶的姿势,深吸一口气大喊道:

    “喝!继续,喝!”

    接着,欧小叶的小脑瓜因为惯性猛地往上撞了一下,准确无误地撞在了司煜南的鼻子上,只听司煜南捂住鼻子一声闷哼,

    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地从司煜南的指缝中流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