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别扭的小处男
    说着,欧小叶推开司煜南,就想往门口跑,却被司煜南一把拽住了后领:“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做随便我怎么说!”

    司煜南很不解,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轻而易举就能惹得他怒火中烧,明明是她去酒吧玩,却把他说成了一个负心汉?

    欧小叶像拎鸡仔一样被司煜南拎着,气得小脸通红,嘴上还不依不饶地说道:

    “不是嘛!在婚礼上让我出丑,出差让别人笑话了我整整一个月!你回来是不就是想取消婚礼嘛,那你取消啊,还管我做什

    唔——”

    柔软的触感在唇上辗转,温温的,热热的,像果冻一般甜软的,还有那近在咫尺的脸孔——欧小叶瞪圆了眼睛,心里一万

    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咋回事,怎么就亲上了?说好的恐女呢?说好的禁欲总裁呢?

    ......

    司煜南自己都不知道原因,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太吵了,只想快点让她闭嘴,然后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这么近

    了。

    深叹一声,司煜南忠于本能,细细地描绘着欧小叶粉嫩的唇瓣。

    一吻罢,欧小叶感觉自己的灵魂深处都在战栗,她抵着司煜南的肩膀轻轻地小口喘着气,好像呼吸的功能都被司煜南夺走

    了一般。

    魔小樽的声音适时响起,欧小叶一颤反应了过来,麻蛋她是在做任务啊,差点把自己绕进去!

    而司煜南盯着欧小叶头顶的发旋,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

    还是亲了。

    在车上那被中止的无法直视的**,还是继续了。

    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破戒,之前在婚礼上还能说是碍于情面,而这一次——他是真的冲动了。

    粉色的暧昧气泡被戳破以后,就只剩下满满的尴尬。

    欧小叶斟酌着话语,司煜南已经先开口了:

    “今晚我去客房睡,其他的,明天再说。”

    说着,司煜南逃也是的离开,欧小叶在背后翻翻白眼,小处男就是麻烦。

    亲个嘴就害羞成这样了,要是以后真的酿酿酱酱了,不得钻进被子里哭啊!

    魔小樽凉凉地开口:

    欧小叶:路都不会走了,说不定还是初吻呢。还有,我脸红是剧情需要,是为以后触发剧情做铺垫。

    魔小樽很惊讶的样子:

    欧小叶撇撇嘴:老娘好歹是一代影后,肯定是要挖掘人物的,原身花蝴蝶人设另有隐情,我不说你就真以为我不知道了?

    魔小樽:

    一人一系统聊得正嗨呢,那个原本已经走了的小处男又回来了。

    欧小叶秒换害羞脸:“怎、怎么了?”

    司煜南深吸一口气,勉强控制住自己不发脾气:“门被锁了。”

    啥?

    司夫人的声音适时地在外面响起:

    “啊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把门反锁了,又不小心把钥匙扔到了花园里,太晚了没办法去找了今晚上你们就好好相~处~吧!

    ”

    欧小叶:......

    也是够不小心了。

    还有,语气里的兴奋能不能稍微收敛一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