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酿酿酱酱成就get!
    到家喝完汤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司煜南去洗澡,欧小叶便在房间里无聊地玩手机。

    自从上次两人被迫裸裎相对以后,司煜南就彻底改掉了在房间脱衣服的习惯,甚至洗完还要穿戴整齐了才会出浴室。

    欧小叶表示:你个小处男总有一天我会扒了你的禁欲之皮!

    魔小樽突然开口道:

    欧小叶玩2048玩的正嗨呢,不屑地撇撇嘴:咋地,她还能杀了我啊。

    魔小樽翻白眼:

    欧小叶阴森微笑道:能欺负我的人,都是被我放在心尖上的人,而她,是被我放在刀尖上的人。

    魔小樽打了个冷颤,突然有点冷。

    就在这时,司煜南洗好澡出来了,并且非常奔放地只围了一件浴巾,欧小叶听到动静往司煜南那边一看,就移不开眼睛了

    。

    黑色的短发湿嗒嗒地贴在司煜南的额角,让他轮廓分明得有点凌厉的五官比平时柔和不少,再向下,是精壮的上半身,古

    铜色的肌肤上,鼓起一块一块真材实料的肌肉,胸肌腹肌应有尽有。司煜南身材很好,是那种不怎么夸张的,看起来非常舒服

    的好身材。

    虽然上次已经看过了,但只是匆匆一眼,今天仔细一看,果然有料!

    “你发什么呆?”

    “呃……啊?!”司煜南的叫唤叫醒了沉迷男色的欧小叶,司煜南看着欧小叶红着的小脸,自己的耳尖也微微泛红,不自在

    地清了清嗓子,指指欧小叶旁边的衣柜说道:“我说,我忘记拿衣服和毛巾了,帮我拿一下。”

    “哦好。”欧小叶连忙“哒哒哒”跑去拿过来,然后眼巴巴地瞅着司煜南穿好睡衣,毛巾却没有递给司煜南。

    司煜南红着脸重复了一遍“毛巾”,欧小叶摇摇头,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我帮你擦头发啊。”

    拒绝无效,司煜南背部挺直着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搭在膝盖,简直就是军营里接受训练的新兵蛋子!欧小叶跪在他身后,

    然后狠狠把毛巾往司煜南头上一盖。

    司煜南:......

    欧小叶隔着毛巾抱住司煜南,把他往自己怀里一带,然后在他耳边吹气:“007号服务生为您服务哦~”

    司煜南表示:能退货吗?

    欧小叶开始给他擦头发,令她惊讶的是司煜南的头发还挺软的,还很细,一缕缕发丝从欧小叶指缝穿过,有种酥酥麻麻的

    感觉。

    而这种感觉,在司煜南看来也很奇妙。

    今天一天他都不太对劲,先是放任欧小叶保护自己,然后又将自己的头发交给了欧小叶。

    欧小叶真的,总能让他变得不像自己。

    “你头发......挺软的。”欧小叶轻声说道,这个气氛让她格外放松,好像很适合说些什么亲近的话,或是做些什么……亲近的事

    。

    司煜南刚刚还很拒绝欧小叶给他擦头发,此刻却舒服地眯着眼睛,像一头餍足的狮子一样,慵慵懒懒地虚靠在欧小叶身上

    。闻言,司煜南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妈也说过。”

    “那司夫人是不是还说过你脾气差啊?”

    “你怎么知道?”

    “因为头发软脾气差,老祖宗说的。”

    司煜南坐直了身体扭头看欧小叶,牙齿咬的咯咯响:“欧小叶,你以为我听不出你在变相说我坏话吗?”

    欧小叶把司煜南重新揽回自己怀里,从背后捏捏司煜南耳垂,坏笑道:“我知道啊,但是我没有变相,我就是直说啊。”

    司煜南被欧小叶底气十足的态度给气笑了,居然一把搂住欧小叶的腰,双手就往欧小叶腰间挠去。

    欧小叶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司煜南力气奇大,被抓到弱点的欧小叶根本没有还击之力,只有一边笑一边求饶,眼睛都红了

    。

    “好了好了放过你,去洗澡吧。”司煜南突然放开手,眼泪都笑出来了的欧小叶有点懵。

    随即,她就懂了。

    司煜南他,又……

    在刚刚玩闹的过程中,欧小叶的柔软无意识蹭到了司煜南好几次,这比以前的无数次诱惑都要来的强烈。

    司煜南推开欧小叶,想要自己冷静一下,谁知欧小叶非但没有像前几次那样乖乖离开,反而伸出右手,大胆地向下探去。

    司煜南“唔”了一声,喉咙猛地发紧,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欧——小——叶——!”

    司煜南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欧小叶,眼神凶狠地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一般,欧小叶却笑得千娇百媚,魅惑众生:

    “怎么啦?”

    然后,不知恐惧为何物的欧小叶又主动凑上前亲了他一下,司煜南的脸越来越红,欧小叶伸手在司煜南的脸上戳了一下,

    轻轻地说了一句:“红得...要破了。”

    司煜南猛地把欧小叶推倒在床上,由餍足的狮子化身为掠夺的狼,他的脆弱点还掌握在欧小叶手里,但他却凶猛地占据着

    主动权。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声音沙哑,即将要被**抢占上风。

    欧小叶环住司煜南的脖子把他压向自己,然后含住他的唇,模糊地说道:

    “我当然知道,司煜南,我已经准备好了。”

    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番话,都会瞬间眼睛发绿,直接把人扑倒。

    司煜南叼住欧小叶的唇,凶狠地辗转,两人唇舌交缠,偶有分离也是津液丝连,欧小叶低低地喘息,司煜南却突然停了下

    来。

    所有的暧昧瞬间轰然而散,欧小叶僵硬着身体躺在床上,脸上红潮褪去,逐渐发白。

    “司煜南,你认真的?”

    欧小叶强忍着羞耻感开口道。

    司煜南微叹一口气,低头寻她的唇,被欧小叶避开。

    欧小叶身体微微颤抖,眼角发红:“一次可以理解,两次能忍,第三次……司煜南,你拒绝了我三次!你到底……喜不喜欢

    我……”

    “你想什么呢。”司煜南叹了口气,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欧小叶别过脸,眼角有泪光闪烁。

    司煜南低下头,用唇啜去了她眼角的泪珠,呢喃细语着:

    “我们还没有结婚……”

    欧小叶都被气笑了:“结婚不是迟早的事嘛!”

    司煜南轻轻啜住欧小叶的唇,这次欧小叶没有躲,但不肯张唇迎合,于是司煜南用舌尖轻轻地描绘着欧小叶的唇形:

    “你不会后悔吗?”

    欧小叶觉得唇上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

    “不会后悔,我也不会给你机会让你后悔。”

    然后欧小叶张唇,回应了司煜南的吻,听到欧小叶这么说了之后,司煜南便毫无顾忌了。

    ……整整一夜,欧小叶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叶不受控的扁舟,在由司煜南制造的波浪中起伏浮沉。她时而置身火海时而置身

    冰川,骨子里都被打上了名为“司煜南”的烙印。

    最后天亮的时候,欧小叶的嗓子都哑了,司煜南才终于放她去休息,在昏睡过去前,欧小叶感觉有吻轻轻落在自己眼睛上

    ,然后是温柔得可以化出水的声音:

    “傻瓜,我怎么忍得住不喜欢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