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漫天红色
    死鱼在这个时候好像是想要对我说些什么的样子,但是当它一开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大哥,你这边怎么了?”我问道。

    之前的时候忘了说了,死鱼这个家伙除了尾巴上的那些眼睛之外,在它的头颅上也是有两只眼睛的。

    这两只眼睛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我。我整个人感觉很不舒服,好像死鱼的这么多眼睛有一种特别神奇的魔力一般。

    “你眼睛里的虫子好像变多了。”死鱼突然用手指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愣了一下。这时候如果不是死鱼这么说的话我可能都不会感觉到这一点。

    眼睛中传来了一阵微微发痒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眼睛中进了什么东西一样。这时候你要是不碰它还好,如果你在这时候碰它的话你甚至还感觉挺舒服的。

    我伸出手来就要往眼睛上揉。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死鱼却是阻止了我。

    “你干什么?”死鱼问道。

    “这眼睛有点痒。”我说。

    死鱼在这时候摇了摇头。

    “这些虫子新生的时候是会有这种痒痒的感觉,但是你千万别碰。这时候的虫子实在是脆弱的不像话,你越揉越痒。”死鱼说道。

    我想了想也是,之前的时候虽然不是眼睛,但是咱好歹也是被蚊子咬过的。蚊子咬了之后不就是这种情况吗?越抓越痒,越痒越抓,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行了,大哥你快说你这边的事吧。魔这种东西我实在是不能放心,如果说你之前没有跟它们联系还好,但是最难做的就是你跟它们联系过了。而且还是在你不知情的状况下。我的天,这可就更让我不放心了。”我把话题终归是转了回来。

    这死鱼用自己那大的不像话的手抓着自己的脑袋。

    “如果说,非要满足什么条件的话我不知道。也不清楚,但是如果真的和之前大人说的一样,那我要变成那种状态至少得是杀了人之后才会有的事情。”死鱼说道。

    我愣了愣,杀人之后才会有这样的变化?可是,可是死鱼之前为啥要无缘无故的杀人呀?他也犯不上啊。

    “大哥,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开玩笑了,你不会真的去杀人了吧?为啥呀?”我楞楞的说道。

    死鱼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我发狂的时候自己就好像是看电影一样,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每次当我从这种状态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我都会把之前发生过的事情给忘掉,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状况啊。”死鱼说道。

    我心中大吃一惊。

    “你说,你说什么?”我楞楞的看着这个家伙。

    “每次发狂的时候就跟看电影似得。”死鱼耿直的说道。

    我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

    他大爷的,这,这不会是真的吧?

    我记得每次兽占据我身体控制权的时候我也是有这样的体会啊!只不过我在事后能想起来罢了。

    “大哥,你把这种感觉详细的对我说一下,不要有任何遗漏的地方。”我说道。

    死鱼一看我这么严肃认真,索性自己也就拿出了一种特别严肃的跟我交谈。

    “李郁,这个事情跟我为什么会失去意识有关系吗?”死鱼说道。

    我点了点头,但是这个时候我还不好把话说的太死,毕竟这个家伙现在的状态跟我这边还有些不太一样,而且它身上遭遇的这些东西至少要比我早几辈子吧?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就不相信它没有从里面看出点什么来。

    “关系是有,但是我得先确定一下。”我说。死鱼大哥也不会犹豫,直接在这边把话给我说的明明白白的,但是我听过之后还是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

    也不能说死鱼叙述的不太详细,而是因为死鱼的记忆问题。自己发狂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基本上什么东西都不记得。

    “杀人的那个条件是谁给你总结出来的?”我问道。

    这时候我也开始打算换一个思路。

    “是主人说的。”死鱼说。

    我眉头皱了皱,这个家伙我可不相信它这边只要弄死一个人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我可不知道最后到底是得花多大的经历是时间才能给他解决干净了。

    我觉得死鱼说的只要杀人就会发狂的事情是错误了,可能死鱼太单纯根本就没有往其他地方想,但是我这边就不一样了呀。之前刚接触这方面的时候我觉得这些家伙杀人是不能接受的。但是随后当我越来越了解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的想法才开始转变。

    如果那些被杀的人是好人那么做这样事情的人就是一个标准的坏人。但是如果说被杀的人是一个坏人的话那这一切就好说了,毕竟这些坏人对这个世界的破坏比那些鬼魂什么的严重多了。

    可能有人会说,只有小孩才会看好坏,大人才会看利益。

    但是这样的事情我并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有时候对于好坏来说你还真的就得按照小孩儿的那套来。

    因为有时候好人和坏人的标准就是那样,如果坏人不处理掉的话谁会好人一个存在的机会呢?

    “杀了谁并不重要,你杀那些人的时候,你怎么想的才是关键。”我楞楞的说道。

    死鱼苦笑了一下。

    “我怎么想的不知道啊,但是从见过你之后,我回去睡觉的时候老是做一个特别奇怪的梦。”死鱼说道。

    梦境?

    我环顾了一下死鱼的容貌,都长成这个样子了究竟是怎么做梦的?

    我楞楞的想着。

    “梦到了什么?”我直接把话题的重点跟进到了这个位置,因为之后的话我怕死鱼又把话题扯到什么奇怪的位置。

    “红色。”死鱼说道。

    我下意识的一愣。

    “红色?什么红色。你梦到的是一种颜色?”我张大了嘴巴。

    死鱼先是点了一下头,但是随后的时候还是又摇了一下。

    我眉头轻轻一皱,有点想不明白死鱼现在说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意思,

    “红色的虫子,就是你眼睛中的这些。漫天都是!”死鱼说。

    “你的梦做的够神奇的。”我尴尬的笑了笑。

    兽在我身体计较虽然像是什么都掌控的样子,但是这红色虫子的数量我还是能略知一二的。

    光凭我眼睛中的这些虫子,要等到弄得漫天全是,那可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