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封存
    不过死鱼说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这种漫天全是虫子的梦境我也做过,而且其中还有两个人呢。

    只不过那个时候一半是红色的虫子一半是白色的虫子。这两个梦虽然不能直接联系起来,但是我们两个人好像都能控制虫子,我们两个人也都做过这样类似的梦境,这二者之间是不是存在着什么联系呢?

    我皱着眉头想到。

    “你在想什么?”死鱼问。

    死鱼的这一声把我的思绪打断了。

    “哦,没什么,随便想想。”我说。

    死鱼看着我,半天不说话。

    “那,我这边的情况你有什么线索了吗?”死鱼问道我。

    我皱着眉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没有。看来想从你这边弄清楚这个事情还真不太容易。对了,你每次发狂都是这个样子对不对?只要有红色的虫子刺激到你就会没事了。”我说道。

    死鱼点了点头,那硕大的脑袋点起来竟然有一种滑稽的味道。

    “我师叔那边估计也在给你想办法呢,你应该知道这一点。对了,你是怎么到我师叔手底下的呢?”我不解的问道。

    老头之前的言语中隐隐约约的也透露出自己跟这个死鱼有关系,最重要是跟我师叔的那些过去。

    老头不说明白,所以也不好去了解。但是这个死鱼也是当事人啊,直接问它的话可能情况还会好一些。

    “主人封存了我这方面的记忆。”死鱼尴尬的说道。

    “啊?”我不解的看着这个家伙。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死鱼身下的椅子露出了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样子来,好像随时都会被死鱼压垮一样。刚才的时候只顾说话却忽略了死鱼身下的椅子,这不得不说是我的失误。

    “主人的确是将我的那些记忆封存了。虽然不知道主人的目的,但是主人就是主人,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死鱼的话语就像是一只忠诚的猎犬一般,虽然回答的耿直,但是却让人心酸。

    随后我的心里也不是说就对这件事没有疑惑了。

    现在我知道的事情就是婉怜将死鱼之前的记忆封存了起来,并且死鱼发狂之后也会失忆。

    这二者之间难道就没有什么联系吗?

    我不相信。就在这时,我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之前死鱼发狂的时候都是由婉怜喂给它红色的虫子的。在那个时候婉怜会不会就将它的记忆再次封存一次?

    这婉怜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这样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可能啊?

    但是婉怜究竟是在避免什么呢?这死鱼如果说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话又会怎么样呢?我不明白。

    之前发狂状态的死鱼我是见过的,并且印象极其深刻。那个时候的死鱼好像并没有把婉怜这个主人放在眼里,似乎在它的意识中叫婉怜主人只是一个习惯而已,其他的东西全部都是没有的。

    我心中对这个事情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但是当着死鱼的面我还是不会把这个事情说透的。

    婉怜那边的顾虑应该是从全局进行考虑的,这时候的我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疑惑坏了这个事情。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问了。大哥,说真的,你现在坐在我面前我心里还是挺怕的。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来看我了。”我对着死鱼说道。

    其实这时候我就已经想让死鱼走了,这句话对于一般的人来说早就可以领略到其中的内涵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大哥能不能体会到其中的意思。

    “早就说过了,咱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多的话。”那个家伙说道。

    我心里那个着急呀。按照胡依依的速度来说,这时候应该要回来了,但是偏偏这个家伙还不走,我倒不是怕其他的就怕胡依依看到这个家伙的时候打起来。这情况可不是由我说了算的。

    “大哥,那个,您一会还有事吗?”我对这个家伙现在可以说是有了一个了解,它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凶残,但是这个家伙吧,就是太耿直了一些。

    “没啥事!”死鱼笑着说道,我都不知道它竟然还能发出这样爽朗的笑声来。

    我都这样说话了它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是,大哥现在是这样的。我这边一会可能有点事情,所以大哥你能不能?”我把话说道这里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你还别说这个时候的死鱼还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是这样啊,那你早说就可以了。我这边没啥事,那我先走了。”死鱼在这个时候对我说道。

    我感激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死鱼是怎么过来的,但是从它之前过来的手段来看它要走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大哥,之后的话如果你那边有什么事情或者说师叔那边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跟我说一下。”我说道。

    之前婉怜那边都是她在联系的我,这让我感觉挺被动的。这时候多了一个死鱼,最起码我多拓宽了我一条联系婉怜的方法呀。

    这个师叔虽然挺便宜的,但是吧最起码有一个好的点,那就是特别的照顾我的意思。就这一点来说至少比我那个没有见过的师父强多了。

    “大哥你慢走啊。”我说道。

    这个时候死鱼就冲着我挥了挥手。

    “李郁!”突然,这时候从门外传出来一个声音。

    我一愣,这声音不正是胡依依的吗?

    “依依?”我叫了一声。

    但是时间根本就不够,因为这个时候胡依依直接推开门进来了。

    “你在干嘛呀?”我楞楞的说道。

    胡依依的眼睛一下子就转到了死鱼那边。

    死鱼还没有走出去,所以这时候两个人就这样看在了一起。

    “这就是之前对你动手的那一个人吧?”胡依依之前的时候是听过我对死鱼的描述的,所以这时候的胡依依直接把锤子拿出来了。

    我眼看势头不对想要阻拦,但是无奈胡依依的动作比我快多了。

    那大锤子眼看着就要打上去。

    我愣了愣,这时候如果胡依依把锤子打上去的话那可就不好了。

    我说依依呀,咱平时的时候不是挺聪明的吗?为啥这个时候就不能先冷静一下呢?

    胡依依的动作很快,但是死鱼的反应也不慢,在这个时候躲开了胡依依的攻击。

    “你给我去死!”胡依依甩着锤子说道。

    “不,不是你以为的这个样子啊!”我楞楞的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