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祸患吗
    胡依依最终还是把我给整到了床上。

    “哎呦哎呦,你轻点,姐姐,腰断了。”我挣扎着。

    就在这个时候胡依依却是露出了一种特别不高兴的样子。

    “哎呦哎呦,你能不能有点骨气?”胡依依说道。

    我半天没说话,但是我在心里面可不是这么想的。

    这疼的又不是你,我上哪儿去弄到你这么好的身体素质去?我叹了一口气。

    这些话虽然胡依依没有说,但是我知道她是能看到的,只是让我意外的是她根本就没有对我说什么。

    我的天,难不成是这是在这个时候放我一马?

    我怀着一种特别感激的心情看了这个家伙一眼。

    “你看你,你刚才整出来的这些东西差点把这个医院给拆了,你自己还好不会面对这些东西,到时候要赔偿的估计就是乔江北了。”我无奈了叹了一口气。

    胡依依的反应让我猝不及防。

    “什么呀。我怎么可能把这个医院给拆了?到时候的话咱们可以一块赔偿,为什么老让人家花钱?”胡依依没好气的看着我。

    我睁大了眼睛。

    “姐姐,你可真的是不食人间烟火呀你。你知道那些东西有多贵吗?你以为咱们两个人赔得起呀?姐姐我估计到时候就得卖血去了!”我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在这个时候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呢,这时候的我恐怕去把这一身的血都给卖掉都不够呀。

    “哼!”胡依依冷哼了一声。

    “哎,你不觉得奇怪吗?死鱼刚才回去的时候直接就这样回去了,这他大爷的也太科幻了吧?我怎么感觉这个东西我师叔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呢?”我楞楞的说道。

    胡依依在这个时候摇了摇头。

    “你说的才科幻呢。这东西也是一种法术,只不过限制很大,而且对学习者的要求也很高。你不知道,你师叔也没对你提过,这并不意外好不好?”胡依依看着我说道。

    我叹了一口气,行吧。

    这个世界中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呢,所以这个时候的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

    “行了,你也别跟我说这些了反正我也不懂,等我醒了以后直接去问我师叔吧。”我无奈的说道。

    胡依依点了点头。

    之前的时候胡依依这边还算是好的,之前没有把我之前在这边放着的水果给弄坏了。不然的话胡依依在这个时候也不会在一旁悠然的剥着桔子。

    “对了,你不是去把莹莹送走了吗?这个时候怎么样了?那边的情况还好吗?”我楞楞的问道。

    胡依依连头都没有抬。

    “白爷爷说这情况有些特殊。还不知道能不能让莹莹顺利的进入那种睡眠状态呢。”胡依依说道。

    “情况特殊?之前的时候白爷爷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吗?”我楞楞的说。

    “废话,你以为一个记忆与生命连接在一块的人那么容易吗?”胡依依说道。

    “难道,这样的情况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我问道。

    胡依依点了点头,很肯定的回答我。

    “没有,以前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胡依依说。

    我皱了下眉头。

    “你们活了这么长时间就没见过这样的事情?”我皱着眉头问。

    胡依依也是丝毫不示弱,在这个时候能给我一丝回旋的余地吗。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人也好,我们也好。所谓的能力基本上都是有一个限度的,人遇到自己不能解决的事情上总会把这些事情往我们身上往鬼神身上扯。但是我们呢?活的时间越长就越是能感觉到命运的存在,感觉到命运的存在时就只能把自己也解决不了的事情归结到命运哪里,说到这里,我们跟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胡依依的苦笑让我愣住了。

    是啊,胡依依如果是站在这个角度来说的话那它们跟我们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看来,人有人的烦恼,你们也有你们的烦恼呀。”我说道。

    胡依依点着头,表示同意。

    其实胡依依说的这个问题也是有毛病的。因为人和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东西,人就算是再聪明,就算是再想知道它们身上发生的东西也是想不到的。

    当然我这里等的人是普通人,像老头那样的人我是知道的其实在某些时刻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把老头当成人一个人来看待了。

    普通人看胡依依这样之外传说里才会出现的东西时他们肯定也会紧张。

    就好像是之前听说过的东西一样。

    在一块庄稼地里,两个农夫吃着家里送来的吃食开始幻想皇上在皇宫里是不是也是吃着葱油饼。

    这种想法看上去朴实,但是又有些好笑。你不能说农夫错了,也不能说皇上就不吃这些东西,你只能说正常情况下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但是这二身份地位的不同就造就了这样的情况出现。

    真是他大爷的。

    胡依依现在的情况不就是这样子吗?

    “行了行了,依依,你也不要多想,莹莹这边我们得处理得当,不然的话到后面又是一场灾难。”我说道。

    当然了这灾难可不是说别人,而是说自己。

    对于莹莹的灾难。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到时候现实是不是这样的就说不明白了。”胡依依说。

    我们两个人之前的时候可能也是有一种自私的情况在里面的,但是吧,在这个时候的我却是真正的想对莹莹补偿些什么。

    女鬼跟那个死孩子被难离消灭的样子我还记在心里。这时候可不是说一点点刺激就能够忘却的东西,这是实打实的,让我考虑不清楚的东西。

    因为它们的死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

    “依依,你说我之前是不是不应该杀掉那两个家伙呀?”我说道。

    胡依依的读心术至少有一种比较好的功能。

    那就是我说话说一半胡依依都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你错了,但是并不是因为杀掉它们。而是你留下了一个祸患,那就是莹莹。”胡依依说道。

    我愣了一下。

    “祸患?莹莹?为什么?”我连续发问,因为我不了解。

    “莹莹现在被我们这样控制着几乎是生不如死,但是我们又不会给她选择的权利,你觉得这样还不是祸患吗?”胡依依的表情十分的认真让我有些无话可说的样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