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宿舍鬼话
    ,更新快,,免费读!

    吃罢饭回到宿舍已经快晚上八点了,睡了一天,感觉莫名的困倦。当然是睡多了。手机充上电。然后迎接一天中最无聊也最轻松的时刻。

    “老哥,来上路支援我一波好吧!”我用哀求的语气和我的打野说道。

    我的打野似乎打算放弃我这一路转而去帮其他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的命运也就注定了。一次,两次,三次。接连三次被人家单杀,我这一路也就陷入了崩盘状态。

    作为一个宿舍的兄弟,这个时候再不来帮我,我的心态也就炸没了。出于这个原因,我的打野兄弟终于来帮了我一次。

    我做出一副软弱的样子尝试着让对面越塔杀我,不负众望,对面也确实越我塔了,我的打野也确实赶了过来。然后,双杀!没有什么悬念。

    “哇!”随着我队友的一声‘哇’!我的心态也宣告蹦盘。

    “郁哥!你太菜了吧!”

    是,是我菜!我对不起人民,我对不起国家,我对不起天,对不起地。

    就在我进行深刻自我演讲自我批评的时候我却发现,好像!宿舍又停电了。

    老宛先是一愣随后便是要爆发的节奏。无良宿管,你还我的电!对于老宛来说,你可以什么都没有,就是唯独不能没有电。正好赶上一盘崩盘的局,心情本来就不好,这时候还断电了,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就在老宛准备继续温酒斩宿管的时候我们发现,整个一层楼都没有电。宿舍外面也是如此。连路灯都灭掉了。

    “检修电路?晚上八点开始检修电路,神经病吧!”从宿管哪里赶回来的老宛怒气冲冲的说道。

    既然晚上注定玩不了游戏,还不如早点躺在床上休息。这是我来到这个大学以后总结出来的。当然仅限于我们学校,我们宿舍。毕竟有谁听说过大学天天停电的?

    躺在床上,也睡不着。这让我不由得琢磨起白天做的那个梦来。在梦中我变成了老鼠,还被一只狐狸叼着跑。怎么想怎么荒诞。

    但就这么一琢磨我还觉得这个梦挺真实的。从小到大我做过的梦都是梦一遍,没一会功夫就忘记了。但唯独这一次,这一次的梦境就好像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这么早躺下,大家都睡不着,索性我直接把我做的这个梦告诉了我的舍友。开一次卧谈会!

    “郁哥!你鬼压床了吧你!”老宛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对我说!

    “拉倒吧你,啥鬼压床。看《咒怨》看多了你。”我没好气的对老宛说。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你为什么会变成一只老鼠!”赵愿说。

    听着赵愿说的话,我特别想一巴掌糊上去!但仔细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为啥我会变成一只老鼠。还被一只狐狸叼走了。

    “其实,郁哥。做梦这个东西吧,有时候你还真解释不了。”老宛接过话来。

    “怎么说?”

    “我小时候,我也不记得是几岁了。但这个事儿我记得特清楚。是我们家邻居办白事,死的是他爸。要说他爸吧其实也挺可怜的,平时特喜欢逗我们这些个小孩玩,自己有了啥好吃的也会给我们这些小孩儿吃。但我们家这邻居对他爸就不是很好!你也知道这人老了以后身上就容易脏,也有味儿。这邻居就嫌弃他爸,爱搭不理的,想起来了给顿饭,想不起来就只能饿着。我们这些邻居吧有的没得也会给老人一些饭。可毕竟人家才是一家人其他这些做邻居的又能说什么。就这样老人估计也是活的累了,就去了!这葬礼啊还办的格外风光!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生前破屋破窗,死后风光大葬。是这么说的吧?然后就是那两天我梦见那老人一直拉着他儿子的腿。那时候也小,啥都不懂,再后来就是出殡的那天,你说巧不巧那棺材的绳子断了,正好砸在他儿子的腿上。给砸断了”

    “那巧合吧!”听完老宛说的事情以后我扭过头说着。

    “不是,那有这么巧的事儿!正好我梦见了,就砸着他腿了?”老宛说。

    赵愿:“兄弟,你那时候才多大呀!不会是人家先砸断以后你潜意识脑补的画面吧?”

    老宛:“肯定不是!我记得真真的。”

    我一听他们讲这个我也想起来在老家发生过的一件事。

    “老宛!愿儿!说起这个来,我这边也有一件事儿,是发生在我们那边的。”

    老宛和赵愿一听也来了兴致示意我接着说下去。

    “我们那边有个加油站,正好在七月十五,也就是中元节那天发生的事情。这天夜里,整个加油站就一个上班的,也不是什么大的加油站。而且那天正好中元节,哪有人大半夜的过来加油的!这么说来这个人只要等一等,然后睡个觉那么一晚上也就这么过去了。可就在他准备睡觉的时候有人过来加油了!那人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就露出个眼睛来。一开始在加油站工作的这个人还以为是来了什么江洋大盗呢!毕竟新闻也报道过类似的事情。但来的这人好像仅仅就是加油而已。‘加多少油啊?’工作人员问了问,但那头的人毫无反应。只是一直举着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加一百的?’这一次那人终于有了一点反应,缓缓的点了点头。工作人员加满了一百块钱的油以后,那人进了车,但那个人走路的样子又十分怪异,就好像是,就好像是。”

    “好像什么呀!”老宛问。

    “就好像是漂着走的!那工作人员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一想起今天是中元节,就被吓得冷汗直冒,不会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他揉了揉眼睛想要看个仔细,但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人已经开车走远了。自那个人走了以后,加油站一晚上也没来一个加油的人。但在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这个工作人员发现了昨天晚上收到的那张钞票。赫然已经变成冥币!”

    “这就完了?估计是拿假钱加油吧?”赵愿对我说。

    “你听我说完啊!这个工作人员看到这张冥币的时候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赶紧去查看监控,昨天晚上就只有那一个人来加油。监控中首先出现了他,但很奇怪的是在监控中的他似乎没有感觉出异常来。此刻,在他面前要他加油的哪里是什么活人啊,那不就是纸人吗,还有那辆汽车。也是纸糊的,但是当他把油加进去的时候地上却没有滴落一滴油。紧接着,最诡异的一幕来了,监控中的他,在接过纸人递过来的冥钞的时候,去对着监控笑了起来,是那种特别诡异的笑,有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这个工作人员直接就晕过去了。之后就得了一场大病。然后我的故事也就讲完了。”

    “是真的吗?你说的咋那么悬乎呢?”

    “是真的啊!那个加油站就在我们那儿啊!而且监控还拍到了那个纸人这怎么作假?”我反驳道。

    “这种事谁知道真假啊?又不是亲身经历的。你要说这种事情咱们这一栋楼里就有这样的说法。你知道为啥就咱们三楼的宿舍这么少吗?”老宛神秘兮兮地说。

    听老宛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们这一栋宿舍楼里还真的就只有我们三层少了几间宿舍。在其他楼层里原本是宿舍的地方,在我们这一层楼里只有墙壁。一开始我对这一点也没注意。但要仔细一想也是感觉怪怪的。

    “说说!”反正停电了也没事儿干,正好可以听听故事!

    “你们也知道吧!咱们这学校以前就是个中专,后来才升上去的。中专里面有多乱你们也能想象的到吧。一帮人整天也不学习,有事没事就老打架。反正咱学校以前吧,还挺乱的。”

    这倒是有所耳闻,我们这个学校以前确实是个中专,但之后不知道怎么升上去的。

    老宛顿了顿接着说道:“光是这样的话也就罢了,咱们这栋宿舍楼是以前的老楼。自从这学校升了本科以后这招的人也多了,虽然也建了不少新楼,但是更多的还是老楼,而咱们这栋楼正好就是以前的老楼之一。而这栋楼的三层好像还发生过命案,说是之前有两个学生为了抢一个女生竟然拿着砍刀砍了起来,就是在咱们这栋楼的宿舍里。据说一共死了五个人。那场面,啧啧。而那几个人也就死在那几间宿舍里面。后来学校也不知道付出多少代价吧总之是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了。但这宿舍吧也没办法住人了。因为之后住进来的人老是能听见砍人的声音,还有惨叫啥的。后来学校好像请了个什么大师做了个法,然后用水泥把那几间宿舍填干净了才作罢。当时正好赶着这学校要升本,不然我估计这学校不会费这么大的力气。”老宛说完之后点了一支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他大爷的,大半夜的说这个。说别的故事也就算了。就在这一层,砍死了五个人,就不论说的是真是假也感觉够晦气的啊!

    本来想和他们贫两句,可是这肚子却突然疼了起来。

    和他们两人说了一声以后我就一个人出了宿舍门。

    要说这人,火气弱的时候就容易被一些东西缠上。古人诚不欺我啊。喝酒一宿的酒还做了那样一个梦。正是火气弱时运低的时候。就在我出门后的不久好巧不巧的让我赶上了一出惊魂大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