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即将开始的勤奋努力
    ,更新快,,免费读!

    乔江北将我们送出了公司,并且安排人送我们回去。

    在路上我细细回想着我所背下来的各种东西。但是一些东西想要理解却不是那么简单,甚至还有一些符咒是我现在画不出来的。我现在唯一能画出来的符就是太清寅火破煞符,至于那个六丁六甲开路符我还没有画过,但是理论上是能够画出来的,虽然效果不能保证吧。

    “依依,你今天就要回去?”我问。

    “明天吧,不过今天晚上我估计要去找小六子,和他一块回去。”胡依依靠着车窗,头也不回的和我说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虽然说认识胡依依也就短短的一天时间,但是她却给了我一种说不出来的信任感。这种感觉就好比,好比。那个,你听说过一见钟情吗?咳咳,大体是类似的那种感觉。

    “应该快吧,这次回家估计就是开开什么家庭会议什么的。”

    “哦,那还有,你让我学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啊?”我考虑过很多胡依依让我学习这些东西的目的,不过一切都是我的瞎想,而此刻要是能从她口中听到确切的目的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嗯,其实也不是我让你学的。你有没有听过一种东西啊?”

    胡依依说。

    “什么?”

    “命!”

    “命?”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但是以前从没有出过差错。所以!努力吧,骚年!”胡依依此刻冲我竖了个大拇指。那形象就如同火影忍者中的小李一样,怎么看怎么扎眼。

    我连忙抹去了脑海中的乱想法。

    “好吧!那我是不是还得回去多加练习?”

    “嗯嗯!其他的符就先不用练了,我觉得你先把那两张练一练就行了。那两张符是针对鬼魂的,以你现在的情况,最多就是遇见鬼。其他的妖怪我估计你也遇不上。”

    我答应了下来。心中却是想法不断。什么叫遇到鬼怪。哪有人天天遇到鬼怪的,我在心里偷偷的画了个圈圈,想要诅咒她。但之后我所遇到的事情却是得感谢胡依依,可这样不也正好证明了这货是个乌鸦嘴吗?这货不是狐狸!是个乌鸦!

    汽车在学校门口停了下来,我和胡依依下了车,并且我还得抱着那一堆黄纸!我的天老爷啊!

    分别之前胡依依给我留下了她的手机号码!我看着她的手机号码,啧啧称奇。哎!不愧是21世纪的野仙啊!

    与胡依依分别之后我就抱着一堆黄纸,顶着路上学生们的异样眼光向宿舍走去。遇到认识我的,好歹还打个招呼问问我在干什么,遇到不认识的估计直接就把我当成神棍了。屈原,韩信,岳飞,以及一系列在历史上含冤而死的人从我的脑海中飘过。

    终于走进了我们宿舍的门,将手中的黄纸往桌子上一扔,顿时感觉到无比的轻松。

    宿舍中只有赵愿在,老宛和其他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回来了?老伙计!你这一天去哪了?医务室也看不见你人。”赵愿扔给我一支烟后对我说道。

    “你们一走我发现我的病就好了!出去溜达了!”我拿起一瓶水猛灌。

    “那你这病可够神奇的。说好就好啊?”

    “那谁说的准?”我说。

    赵愿见我没什么事了也就没有多问我。可是当他看见我搬回来的那一堆黄纸的时候他就用一种贼吃惊的语气说:“我靠!老哥!你这是要干啥?弄这些黄纸干啥?你要在学校开佛堂啊?”

    “开个屁的佛堂,别人送的!”我说。

    “得了吧!老哥!谁会送人黄纸啊!”

    我的脑门上出现了黑线。就在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这堆黄纸的来源问题时。老宛回来了。

    “牛逼啊郁哥!哪里找了个那么漂亮的妹子?”老宛一回到宿舍便大声呼喊了起来。

    啥?漂亮妹子?胡依依?老宛怎么看见的?

    “啥?”赵愿此刻一头雾水的听着老宛的说辞。

    “哪有妹子,你想多了吧。”我解释道。

    “得了吧你,别装了,快老实交代。平时也不见你撩妹啊。怎么今天直接勾搭了个妹子。”

    老宛一定是看见我和胡依依从车上下来了。这货怎么看见的?平时放假也不见他出去啊。怎么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正好被他看到?虽然说我心里也有一点儿小虚荣吧。但总归是不好的,咱是有目标有理想的好青年,不能为了眼前的诱惑就出卖自己的灵魂!咳咳!越扯越远了。

    不想和这两个人扯皮,我上了床盘着腿敲起了电脑。直到这一刻我才体会到了胡依依说的后遗症是什么。我盘腿坐下以后浑身的酸痛感瞬间袭来。这一刹那的酸爽让我差点瘫痪。虽然说胡依依的暴力手段让我在最短的时间内记住了那本古书的内容吧,但这后遗症确实有点酸爽。

    一提起那本古书我就觉得神奇,抛去上面记载的那些符咒,光是哪份说明书(古书的第一页)就能让我感到神奇了。

    我不去理会两人的冷嘲热讽,而是在电脑上查询起我在书中所见到的那一段历史来。可不管我怎么去搜索,始终就是找不到关于那段历史的记载。就好像那仅仅是存在于这本古书上的记载一样。可对于“亲眼”目睹了整场事件的我来说,这绝不仅仅故事,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不过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关于这段历史被胜利者抹去了也说不定。我拿出了那本古书观详了起来。

    这本古书我越看越像那名老道身上的那本。最让我感到诧异的是那名老道对我说的话。在那个世界中似乎只有那名老道能够看的见我,其他人对于我的存在是完全不知情的。可老道对我说的“你看懂了吗?”是什么意思?我看懂什么了我就看懂,这他大爷的云里雾里的,越想越头疼。我将古书放到了床头的柜子里,上了锁。寻思着以后再去想吧。

    赵愿和老宛又开始了他们的联盟之旅。在这样的节奏中又度过了一个周末。明天又得开始上课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我接了起来。是班主任打来的。明天是学校六十周年的校庆,班主任让我组织好班级中的各项事宜。

    如果不是班主任打的这个电话我估计都忘了我在大学中还有班长的一个身份。随着毕业季的来临,学校对于我们的集体活动越来越少。我这个班长的作用也就越来越小。我连忙答应了下来,挂掉了手机。

    “明天是咱们学校六十周年的校庆,我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我问着他们两个。

    “这个啊!学校早就发出通知了。大哥!你当班长都没有我们这些小**知道的多吗?”赵愿说。

    “班长咋了,不就是个受苦的命吗!”我凄凉的解释道。

    要说起我能当上班长的话其实也有很大的戏剧性。大一刚入学的时候不是都应该参加体检的吗?就在那个时候我的导员正在发体检表。我为了能够早点拿到就过去和导员直接要了,其实我的本意是拿上我的,顺带再拿上我宿舍的就够了,可天真无邪的导员姐姐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要帮她发。于是把厚厚的一摞都交给我了。就这样我忍痛发完了所有的体检表。也是因为这样才当上的班长。

    别以为大学的班长是一件多么威风的事情,其实就是一件最苦最累的差事。有活儿你干,有锅你背。我估计达康书记在上大学的时候也当过班长,他那无与伦比的背锅能力估计就是在那个时候锻炼出来的。

    自从早上和胡依依吃过饭以后,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过。虽然是在强迫的情况下被胡依依扯出灵魂背了书吧,但是背书也是一件十分消耗体力的事情啊!诸位!有没背过课文!有没有在背完以后感觉到了饿?有没有?有没有?

    我问了下老宛和赵愿,但是他们两个以打联盟为由拒绝了我的吃饭邀请。我只好一个人去了。

    到了食堂以后,食堂的小姐姐给我打了别人近乎一倍的饭菜。胃里空空如也的感觉很不好受,话不多说,随便找了地方吃了起来。

    胡依依在这时也给我发了个短信,告诉我她去找小六子了。回来的时间还不知道,还告诉我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找乔江北,还把乔江北的手机号给我发了过来。

    吃完后我回到了宿舍。在床上拿了张黄纸,还有一点朱砂开始练习画符。

    “呦!郁哥你这是要开始修仙了?”老宛那胖乎乎的脸对着我微笑着。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在他脸上来一下一拳。

    “修你大爷!”

    老宛似乎就是想单纯的嘲讽我,看我没心思,他也将精力投入到了联盟中!

    我将我第一张画好的符放在一旁,甚至产生了把它装裱起来的想法。

    我开始画了,虽然画出来的这几张同样丑。

    但根据那本古书上的记载,画符的时间对符的效果也是有影响的。或许我应该找个对的时间去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