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女鬼的异样(下)
    ,更新快,,免费读!

    这样鲜血淋漓的场面,哪怕是在电视上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视觉冲击力可想而知。连杀鸡都没有见到过的我在此刻正面临着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刑法之一,——凌迟!

    这也多亏了她是个女鬼,如果说此刻的场景被一个普通人看了过去的话,他的心神肯定要承受巨大的冲击。不要将这种刑罚想象成美好的,世界上一切的刑罚都是黑暗的,都是残忍的!他大爷的,为什么历史上总有人发明这些刑罚呢?

    女鬼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已经是不可见的了,可是她此刻的状态就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存在一直在剐她的肉一般。而原本表情僵硬的女鬼脸上竟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和乔江北在一旁无话可说。乔江北表示如果不是因为在礼堂的时候见过这个女鬼,他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最低级的小鬼在自残解闷儿。

    女鬼身上的肉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只有一颗头颅是完整的。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女鬼似乎恢复了意识,她对于自己现在的状态丝毫不奇怪,她的身体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不过由于黑气的束缚不能够移动罢了。

    “你刚才那种状态是什么?”我问。

    那女鬼也不爱的搭理我。

    而乔江北却是同我说了。

    原来这女鬼的意识也不是时刻都有的,只要刚才那种情况一出现,她就会失去意识。并且还有个更应该关注的地方,那就是当黑气覆盖在女鬼身上的时候才会出现刚才那种状况。在女鬼被乔江北带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确认过这个情况了。

    可现在那女鬼慢慢的恢复实力,不这样拿黑气锁着她还不行,可是一旦锁着吧,就会给你演一遍凌迟。这就是最尴尬的地方了。

    “乔老哥,这个女鬼是不是装的?”

    “不是!被我的黑气锁住以后,她就是有其他手段也用不出来,更别说她没有别的手段了。”

    在听到乔江北确切的答复以后,我思考了起来。

    咳咳!李尔摩斯要开始推理了!

    首先咱们来将事件整理一下,学校要开校庆,所以很多人都回来了,在礼堂活动的时候天花板却掉了下来,还砸到了一位倒霉的谢顶大叔。随后乔江北就告诉我礼堂刚才是有鬼的,再然后我们去了礼堂抓到了这个女鬼。而现在那女鬼就是不开口,我们都没有严刑逼供她,她反而是给我们一遍又一遍的上演凌迟大戏。这他大爷,上哪里去找这样的囚犯去?这他大爷的我们去找谁说理去!

    那女鬼我们先放在一边不谈,因为这时候胡依依似乎是有信号了,一个劲儿的给我发自拍。我突然想到,都是雌性生物,她们两个交谈一下会不会产生一些正面效果。

    “啥?你爷爷的,我都回家了你还有事情。”胡依依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过来。

    “就是说现在遇到了乔老哥也没有遇到过的事情!”我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

    “那好吧,你给我说说是个什么情况。”胡依依说。

    我把事情尽可能详细的和胡依依说了。随后胡依依就让我们离开,把手机给那女鬼留下。我听从了胡依依的安排,将手机开了免提,放在那女鬼身边。然后就和乔江北出去了。

    在公司顶层的楼道里,乔江北递给我一只烟,我接了过来,就这样和乔江北在这么“洁白”的环境里旁若无人的抽了起来,反正是他的公司。

    “乔老哥,你平时这样的事情经常做吗?”

    “什么?抽烟?”乔江北问我。

    “不是不是,我是说处理这方面的事情,你毕竟有这么大一个公司。”

    “哦,只要遇到了一般都会去做的吧。而且你也别看我有这么大一个公司,其实真正等一个公司运转起来了,我也就没必要事必躬亲了。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行,我把握方向就可以了,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忙。”乔江北说。

    我听完以后轻轻点了点头。看着楼下的风景。一阵眩晕感传来,我他大爷的恐高啊!刚从乔江北的办公室出来,还以为是平地呢,忽略了这是顶楼的事实。往楼下一看,差点给我吓着。

    我的表现被乔江北看到了,他笑着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乔江北在外面听到了女鬼的声音,就叫我赶紧进去。我随着乔江北进去以后却发现那女鬼消失了。

    “乔老哥!那女鬼呢?”我眉头一紧。

    “女鬼?不是在哪儿嘛。”乔江北满是疑惑。

    啥?在哪里?我为什么看不见?这时候我贴的那张六丁六甲开路符已经掉下来了。原来是这张符已经失效了,可我现在身上也没有符,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这么尴尬的吗?

    乔江北看着我手上那张失效的符,也明白了我的窘状,随后他用着左手在我的肩头两边各点了一下,这一下,倒是能够看到了,只不过这样的效果不好。其中的差距差不多是从蓝光掉到了标清。不过好歹是能看见了。

    这让我不得不重新认识我的符咒了。

    此刻我的肩上萦绕着两团黑气,左右各有一团。

    这两团黑气将我肩上的两团火暂且熄灭,这才让我看到了。

    那女鬼模模糊糊的(在我的感官里)。

    “你们把我放开吧,我把事情和你们说一说。”那女鬼依旧用着那种嘶哑的声音和我们说着。

    “哈?你刚才不是死也不开口吗?胡依依和你说什么了?”我大惑不解的问。

    那女鬼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

    “刚才和我打电话的那个人说,如果你要是问的话就打死你。”

    吓得我赶紧将嘴闭了起来。胡依依,你大爷的,到底说了什么,你告诉一下会死呀!

    乔江北倒是比较冷静,直直的问着那个女鬼。

    “那你说说吧,我也不知道该问你什么,你就讲一讲你知道的,以及你现在这个状态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候我拿起了手机,胡依依早早的将手机挂断了。在微信上还给我发了个凶神恶煞的表情。并且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给我发的照片里,她身边好像站着一只野生的,大狗熊?你大爷的红果果的威胁啊!

    在我瞎想的时候,那个女鬼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