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藏尸地
    ,更新快,,免费读!

    很奇怪,国人有一种特质,那就是爱凑热闹。而且不管这个热闹是不是危险的。这个特质一代又一代的传了下来,直到现在。

    礼堂已经被工队卸下来不少,从外面看的话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可是要是在里面看的话除了那个舞台已经看不出礼堂的面貌了。这一点我倒是特别佩服乔江北的工队。

    可就在这些学生们进来大概五分钟左右的时候他们就被工队里的人轰出去了。我自然也在其中。进入礼堂以后什么都没有看到不说还被工队的人给轰出去了,这样的情况多少让人有些接受不了。也正好赶上这些学生们血气方刚的年纪,被轰出去的那些学生里还有几个骂骂咧咧的。不过即使这样也有很多人在礼堂门口等着。毕竟在大学无聊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能有个热闹凑一下,哪有人说走就走了的?

    但是我此刻处于半懵逼状态,我只是大概知道礼堂出了点什么事情,至于出了事情我压根不知道,在礼堂里面也没有看到什么,对于这样的情况,我只能问问旁边那些看热闹的人了。

    “我也不知道啊,只是宿舍里的人给我打电话和我说有热闹看,我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们。”一个看起来比较清秀的男生和我说。

    之后我又陆续的问了问其他几个人,得到的答案也差不多相同。我到此刻算是明白了。在场的大多数人和我是一样的,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问一个,一个不知道。问两个,两个不知道。那你们匆匆忙忙的过来图个啥?

    就在我心里无限吐槽的时候,我听到了旁边一对儿情侣的对话。

    “听小兰说礼堂重修,但是,好像从里面挖出了一具尸体。挺可怕的,要不咱们回去吧。”女生说。

    “怕什么,有我呢,再说好不容易能看见死人,看一次怎么了?一辈子这样的场面能见到几次呀?”那男生说完狠狠的搂了搂那个女生。

    “可是……”那女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别可是了,咱就等着看吧!”那男生望着女生,脉脉含情。

    哎!不知道死字儿咋写呀!在差不多了解到礼堂的热闹究竟是什么以后我就下了这个结论。还一辈子能看到几次,等你死了的时候你就能看到了。怎么想的,不就是在女朋友面前装一装嘛,谁不能理解似得。

    那帮工人把我们赶出来以后就把礼堂的门从里面锁住了。我们一帮人就这样被困在了礼堂外面。身边一堆人议论。我原本以为这样的情况来凑热闹的大部分是男生,可是我实在没有想到的是,女生都有这么多。

    俗话说的好,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而在这里的女生数目就只能用几千只或者更多来形容了。当这么多鸭子一块儿在你耳朵傍边嘎嘎嘎叫的时候,我觉得,那种痛苦只有体验过的人才能知道。

    为了不让她们再折磨我的耳朵,我往礼堂边上一块比较清净点的地方走去。

    在我快要到了那块地方的时候,我发现那里竟然已经有一个坐着的人了。

    难不成也有人和我一样忍受不了了?

    可是直到我走近了的时候我才发现,情况并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个人一身民工的装扮,但是年纪看起来却只有十七八的样子。感觉比我小很多。他一个人在那里坐着,手里夹着一根大前门,猛的吸一口,这似乎让他感觉轻松了一点。但以我这个角度看来他的手在不停的抖动。我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才向他走了过去。

    “哥们?”

    他没有搭理我,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一样。

    “哥们?”我的声音又大了一点。

    这一次他好像听到了,可我的这一声竟然让他把刚点燃的一支烟掉到了地上。

    “啊?”他回应了我一声。

    看他的样子,我好像猜到了什么。

    “怎么了,礼堂出什么事情了?”我也同他一块坐到了台阶上。

    似乎是我的动作让他感觉到了认同,他的神态也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死人,我挖到了死人。”但他的声音还是有一些颤抖。他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那支烟,又吸了一口。

    “哦,什么样的死人?”我尽量把语气放的低一点,好让他别那么紧张。

    “我…我不敢说。”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恐惧。

    “不敢说?”我问。

    “嗯,我…我有点…害怕。”他的目光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

    “没事儿,想点轻松的事情。这样就好点了。”我安慰着他。

    “嗯。”虽然他话是这么说,可他手中的烟一直没有离开过。

    我也知道,他可能是受到了惊吓。于是我就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从他断断续续的回应中我渐渐的了解到了他的事情。他在高考落榜以后就跟着他二叔来到了这个城市打工,因为他年龄小,所以都是挑比较轻松的活儿给他干的。这一次重修礼堂也不例外。他在这一次干的活儿就是和几个年龄比较大的人把礼堂的地板撬起来。但就在清理的时候,他们挖到了这具尸体。那几个年纪比较大的人也就算了,估计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还好点儿。可是他却不一样了,他毕竟年纪小,看到这个的时候给吓了一跳。直到现在了都缓不回来。

    我有些同情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再和他说什么好。就只能陪着他在这里坐着。可我心里不停的在想,这个尸体会不会和那个女鬼有关系?在综合了各种可能以后,我认为这个尸体和那个女鬼绝对有联系,哪怕不是这个女鬼本身,也可能是和她有联系的人。不然为什么那个女鬼有了意识以后就直接出现在了礼堂呢?

    没过一会儿乔江北的电话就打来了。

    “你在不在学校?”乔江北问着我。

    “嗯,在。我现在就在礼堂旁边呢。”我说。

    “嗯,那就好,事情差不多你知道了吧?我很快就过去了。等我过去咱们再说。”乔江北依旧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我在这边又等了一会,乔江北就驾车赶到了。

    “小郁。”乔江北说。

    “乔老哥,你这么快就过来了?”

    “嗯。”乔江北在这个时候注意到了我旁边的这个小伙子。

    “赵磊,我一会找个人先送你回去吧,你先回去休息休息,这几天的活儿也不用干了,你的情况你二叔和我说了。”乔江北对着那个小伙子说道。

    “谢…谢,谢谢老板。”赵磊低了低头对着乔江北说。

    其实我对于乔江北能够记住这个小伙子的名字感觉有点儿惊讶,以乔江北的身份来看记住一个小伙子的名字,我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在赵磊走了以后我向乔江北问出了一个问题。

    他给我的回答是,他可能记不住那些坐在办公室人的名字,但是这些风里来雨里去的工人,他是一定能够记得的。谁不是从那些日子过来的呢?

    我在问完他问题以后就作了沉默状。

    在乔江北过来没多久,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人跑了过来。找到了乔江北。

    “老…老板,刚才我那侄子和几个人清理的地板的时候挖出了个死人,您,您看这咋办?以前也没有出现过这些事情啊。我看呐,给那孩子吓的不轻。”他一过来就把事情给乔江北又汇报了一遍。听他这语气,他好像就是赵磊的二叔。

    乔江北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这一切。

    “你先带我们过去吧,我们看看再说。”乔江北说完以后就指了指我。

    来的那人听完以后紧着往前面带路。

    我们从后门进到了礼堂。在路上倒是不用忍受那帮学生们的抱怨声。

    进入礼堂以后我慢慢打量着周边的环境。那些被拆掉的椅子上甚至还有昨天那女鬼释放煞气凝结了的霜。

    那些工人在后排还没有拆掉的椅子上坐着。

    在见到我和乔江北过来以后他们纷纷站起了身。因为我是和乔江北一同过来的,所以他们这一次也没有轰我。

    “带我去尸体哪里。”乔江北说着。

    带我们过来的那个人点了点头。

    随后我们就被他带到了舞台下一个稍微靠里的角落。在其他地方拆完的地板中我能看到水泥铸成的地面,可在这一块似乎块空心的地面。

    “就是在这里发现这个尸体的。”

    我听完这个人的话,向那个空心地段走了过去。

    我幻想着那个尸体的容貌。可是当我往那个坑洞里看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眼前有一个透明的大型真空包装袋,而它的外表却是覆盖了一层黑色的塑料薄膜。可能是被赵磊撕开了一道口子。

    我这一看不要紧,就是因为这一眼才让我看到了尸体的样子。这哪里是什么尸体,分明就是一具骷髅!

    可能是因为角度的缘故,我总是感觉骷髅的那双眼睛在一直盯着我看。可是当我继续往下看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塑料袋子里不光是有这一具骷髅,甚至还有一条条像腊肉一般的肉条。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急忙退了回来,躲在乔江北后面,努力的克制自己呕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