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尸体身上的气息
    ,更新快,,免费读!

    “没事吧?”乔江北问。

    我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对着乔江北挥了挥。要是说没有事,那怎么可能,这种情况比我之前见到那女鬼在我面前上演凌迟的感觉都难受。那个起码还好一点,而现在的这个骷髅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我都想象不到这样的尸体在生前究竟是遭遇了什么。

    乔江北推开了我,自己蹲下来查看那一具尸体。我着实佩服他的勇气。这样的尸体我是再也不想触碰第二次了。他把一只手放在了尸体上面,闭着眼开始感受起来。在场的那些工人们自然是看不明白,但是我知道,他又在感受气息了。我身上也没有携带符咒,自然是看不到那些黑气。只是乔江北的眉眼之间透露出了一丝疑惑。这不禁让我感觉到了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他感觉到了疑惑?

    乔江北完事以后,就把他的手收了回来。我强忍着不适走了过去。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小郁,你试试,看看能不能感觉到什么。”乔江北拧着眉头对我说。

    “乔老哥,我什么也感觉不出来。我连符咒都没带,这样的情况我比个瞎子都不如。”我特意把声音压低。

    “没事,你可以声音大点,我的这身本领这些工人也都知道。”乔江北说。

    我看着那些工人很自然的神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

    “小郁,你觉得对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来说,什么样的惩罚是最狠的?”乔江北冷不丁的问了我这个问题。

    在我听到了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在心里一直想。最狠的惩罚估计就是古代的凌迟了吧?千刀万剐的。还不能让这个人死了,一刀一刀的等死,这样的感觉估计是最痛苦了吧?慢着!凌迟?那个女鬼在被乔江北用黑气缠绕住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异样好像就是凌迟!难道说……

    乔江北看到了我思索的模样。

    “你想到了?没错,这个尸体的死法就是凌迟。这个有可能就是那个女鬼的尸体。”乔江北表情怪异的对我说,我有些不太懂他这个表情的意思。

    但紧接着乔江北又开口了。

    “我问你罪大恶极的意思就是这个,可是这个女鬼生前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了?杀人不过头点地,现在又不是古代,有谁会对一个女孩进行凌迟呢?还把这些肉做成了腊肉。”

    我听到乔江北的话以后,后背一阵发凉。是啊,都他大爷的现代了,哪有这些东西啊?杀人案听过不少,但是凌迟这种东西就没有必要了吧?何况一个女孩再天怒人怨,也不应该这样吧?

    这时那个女鬼的样子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在不自觉间竟然有些同情起她来。

    此刻这具尸体也没有了继续看下去的必要。毕竟我们能想到的就这么多,剩下的就交给民警来处理吧。乔江北出了门口打了个电话,但很快就回来了。

    事实上在乔江北刚到学校的时候他就已经安排报警了。算算时间,差不多那些警察也应该过来了。

    就这样,和乔江北以及那些工人们待了一会儿以后,警车终于到了。

    在门口,警车的声音打断了礼堂门口那些学生们的吵闹声。

    随着警察进入礼堂以后,我们也没有了继续待下去的必要。除了那个挖到尸体的小伙子要跟着他们回去录个口供以外,剩下的人基本也都没有什么事了。

    警察过来以后做了一系列繁琐的工作。

    而这时,乔江北却是走到了赵磊他二叔的面前。

    “我刚刚给公司的会计打了个电话,让她往你的卡里面打了三千块钱,这次估计把那孩子吓着了。等完事以后你带着他出去玩两天,放松放松,别因为这事儿落下什么毛病。”

    原来刚才乔江北出去是办这个事情去了。我因此对乔江北又多了一分好感。

    而赵磊的二叔则更加感激。

    我看着赵磊二叔那一张饱含沧桑的脸,不免有一些动容。

    他连连道谢。而乔江北也示意我跟着他离开。

    在离开了以后我就跟着乔江北上了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和你说。那一具尸体上面有着马家仙的气息,并且还有你那种道术的气息。其实这才是最让我感觉到奇怪的地方。”

    “同时有两种气息?什么意思?”我丝毫不懂得这两种气息的同时出现意味着什么。

    “一般来说马家仙和学道术的人都是不会同时插手一件事情的,当然咱们这种情况属于特殊情况了。马家大多都是和马家配合,而道家也是同道家配合,而这样的手段同时出现在了活人(那具尸体)身上时是非常罕见的,而且这些东西大多都是一些害人的邪术,我怀疑那具尸体遭遇到的不仅仅是凌迟那么简单。”乔江北说出了他刚才在礼堂中的发现。

    “邪术?”

    “嗯,在仙家中有一些是心肠歹毒,害人的。而在道家中那些有本事却心术不正的人就更多了。这些邪术可能是他们为了求财或者单纯的作恶才做的。可能你以后也会遇到这一类的事情。我给你的建议是,遇到这些人,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能杀掉就直接杀掉。”

    我被乔江北的话吓了一跳,杀,杀人?这他丫的是二十一世纪啊,我要真杀了人还不得给我关进去给我药死啊?

    乔江北看着我丰富多彩的表情,悠悠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咱们直接去警局吧。”

    我看着乔江北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自然,就好像刚才他和我说的是幻觉一样。

    我情不自禁的呼了一口气。

    “咱们现在去警局干什么?警察不是还没有走呢吗?”我疑问到。

    “对啊,正是因为他们没有走我们才要过去啊!咱们先过去打好招呼,这样才能把打听一下我们想要的事情啊。怎么?你以为警方要验这具尸体是一天就能够完事儿的?你真以为他们的工作效率能有这么高吗?顺便再领你去见一个人。”乔江北说。

    “谁?”

    “去了就知道了。”

    汽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以后到了警察局。这些警局里的人似乎都认识乔江北一样,在局里还有不少人给他打着招呼。

    “你们谁知道江燕现在在哪里?”乔江北问了好几个人这个问题。可是别人一听见江燕这两个字顿时就有些尴尬,似乎还有点儿惧怕的感觉。

    终于有人告诉了我们江燕现在的位置。在路上我就在不停的问询乔江北。既然乔江北知道这个人,那为什么不直接给她打电话呢?

    “别想了,她从来不用电话。”乔江北回答道。

    “什么?不用电话?那她怎么和别人联系?”我惊的将嘴都张大了。

    “她说她不喜欢和别人联系。不过我倒是经常来找她。也是这样知道了她不用手机的情况。”乔江北说。

    “这是什么奇葩,还不用电话,她怎么生活的。额对了,你为什么一直来找人家?不会是………”我好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会这个叫江燕的是乔江北的情人吧?

    “别胡说,这孩子在大学的时候,是我一直资助的。”乔江北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波澜。

    难道是我想的污了吗?

    “那这个女孩性格怎么样?”我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呵呵!”

    “啥意思啊?乔老哥你给我回一个呵呵是什么意思?”

    乔江北没有搭理我。我们进了警局的电梯。我见乔江北按了地下二层。

    门开了。

    这里的温度和外面相比是凉快了不少,从外面的炎热突然转变成了这样的凉爽让我有点转变不过来。

    “这里是?”我问。

    “太平间。”乔江北平淡的回复着。

    什么玩意儿?警局的地下二层有太平间?这不会是医院吧?

    “乔老哥,刚才那个人和你说的老地方就是这个太平间啊?”

    “对啊,江燕平时在这里待的最多。可今天她应该不上班,所以我不太清楚她到底在不在。”

    在听完了乔江北的话以后我感觉特别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妖怪?不用手机,天天呆在太平间,而且还是个女孩儿。这样的女生估计在学校里都是巨丑的人,没有办法干别的,只能够学习,然后学着学着就变成学霸了!

    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讲,就是这样没错!

    我和乔江北走到了一间标着太平间的房间门口。

    乔江北敲了敲门。

    而就在乔江北敲门的时候我竟忍不住想,如果一个女生在太平间里一直待着,而这时候又从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那样的情景光是让我想想我就感觉到头皮发麻。我现在虽然没有见到过江燕,但是她毕竟是个女生,我还是忍不住生出佩服的情绪来。

    “门没锁。”在太平间里面传出来一声宛若黄鹂的声音。

    这江燕的声音这么好听?

    声音好听的长得都丑,我脑海中浮现出这一句话来。

    没错肯定是这样!

    我将脑海中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全都抹去。随着乔江北一起推开了太平间的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