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江燕
    ,更新快,,免费读!

    太平间里白白的一片,并且这里的温度相较于外面要更低。

    几排长长的冰柜占据着本就不大的空间。在这些冰柜旁边有一张铁制的解剖台,无影灯在解剖台上方工作着。在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并且身材高挑的背影。

    这大概就是江燕了,我在心中想着。但是不能光看背影啊。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转回头吓跑各路诸侯的人也不少。咳咳!想那儿去了。

    她丝毫没有在意我们,仍然在解剖台上忙活着什么。

    “乔老哥,这个叫江燕的,我看着怎么那么渗的慌呢?她平时也这样吗?”我问。

    “嘘!”乔江北给我做了一个嘘声的姿势。

    我只能够看着江燕的背影在解剖台上忙活。在太平间里也没有什么坐的地方,我和乔江北站了好久,我只觉得我自己的腿因为站的时间太长,甚至都有点困了。

    而在这个时候,江燕终于转过了身。她把口罩摘了下来。随后我就被惊艳到了。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没错,就是棱角分明,一个女人),还有精致的五官,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她,总之这些神奇的不神奇的五官组合到她的脸上时竟然有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她那修长白皙的手指更像是为了专门弹奏钢琴而生的。我的个子已经不算低了,但我没想到的是她只比我矮了小半头。

    “有事?”江燕问。

    “想让你帮忙做一份验尸报告出来。”乔江北说。

    “很重要?”江燕说。

    随后乔江北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江燕,连一点遗漏的地方都没有。我在一边听着。

    “好。”江燕听完以后就简简单单的回复了一个好字。

    这时我注意到了江燕手里好像还拿着一个东西。

    “那个,江小姐。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我离得有点远,看不太清楚。

    只见江燕扭过头来,面无表情的对我说了句。

    “腰子。”

    啥腰子?总不可能是猪腰子,羊腰子吧?那不成烧烤了?我顺着她看了过去,解剖台上那具刚被解剖完的尸体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似得,她那只没有摘下手套来的手中拿着的就是那具尸体上的腰子,也就是肾。我的天,我此刻有了一种反胃的冲动。虽然我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但是知道归知道,和实际见到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乔江北和江燕说了好一阵话,可是江燕的回答总是很简单。这江燕不会是面瘫吧?和乔江北唠了半天,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那等一会那具尸体过来的时候帮我做个报告,顺便对比一下失踪人口什么的。最好把这个人的信息整明白。”乔江北说。

    江燕点了点头。

    随后乔江北就和我离开了这个太平间,来到这里一共就没有多长时间,再加上江燕和乔江北都算是做事干净利落的人所以在这件事情交代完以后就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

    当然我也有一种猜想,那就是乔江北也忍受不了这个空间的气息了。

    在我们离开太平间以前,我甚至看到了江燕在太平间里面拿起了自己吃剩下一半的汉堡嚼了起来。

    我不免感觉到了一阵恶寒,顿时有了感悟。此女,非人哉。

    在呼吸到外面的空气时,我感觉到了生命的气息。刚才在太平间里头太难受了。总是觉得阴冷,在江燕面前我感觉自己就像个死人一样。这种感觉真他大爷的不舒服。

    乔江北要送我回去,反正现在没有了别的事情。尸检报告最早明天才能出来。我上了车。在路上我问乔江北。

    “江燕也是出马弟子吗?”

    “不是,她就是个普通人,只不过她知道这些东西罢了。”乔江北说。

    “额,我感觉她似乎有点……”

    “奇怪?反常?不像人?”乔江北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

    “对对对,没错。”看来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我给你说说她其他的事情你会更加感觉她不正常的。”乔江北说。

    对于江燕的情况我感到了好奇。我表示想在乔江北这里听下去。

    从乔江北的讲述中我好像认识到了江燕这个人。

    江燕是乔江北几年前认识的。那时候江燕是在上大学。她如同其他故事中的那些学霸一样,成绩优秀。却很贫穷。而且就读的专业是很少有女生报的法医。就这样,这个特殊的女孩就被乔江北记在了心中。

    乔江北在事业有成以后就很喜欢资助那些贫穷的学生。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谁没有穷过呢?乔江北也不求回报。但我却在心中暗暗的想起了一句话——人傻钱多。

    就这样,在乔江北的资助下江燕读完了大学。随后找到了这份对口的工作。

    并且乔江北还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江燕谈起过自己的父母。

    在江燕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因为她的声音以及长相倒是有不少人追求过她。可是后来发现了她的性格,以及那张雷打不动的面瘫脸以后就渐渐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我想最关键的大概是因为江燕常常和尸体呆在一块的原因吧。试想,那个男生能受得了自己的女朋友天天和尸体打交道的?就这样,江燕到现在都一直单着。

    甚至因为这个,局里的人对于江燕都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但是作为局里的唯一一名法医,在一些时候又不得不去找她。所以这样的情况导致了很多人的尴尬态度。

    要说起江燕最为恐怖的事迹大概就是在局里流传甚广的“割脑袋”了。

    那是江燕刚来到这里一年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那天夜里有人给警局打了报警电话。说自家的水窖中发现死了人了。那尸体就在水窖中。

    那天夜里值班的民警也不多,所以江燕也就跟着去了。等赶到那户人家的时候就已经是半夜了。最为凑巧的是,那天晚上还没有月亮。

    到了以后,才发现那水窖的口很窄,男人根本下不去。在场的只有江燕可以通过水窖口下去。

    其实在场的那些人中有很多人是有种恐惧的情绪在里面的。那户人家的院子里只有昏黄的灯光。这样的灯光再配合水窖里的尸体,我相信没有几个人是不打退堂鼓的。

    可江燕却自告奋勇的要求下去。

    就这样,他们用绳子吊着江燕,把她吊下了水窖中。

    可是光这样下去的话,也不能把尸体带上来。不能带上来的话也就没有办法确认死者的身份。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

    上面的人听到了江燕的声音。他们就开始往上拉。可是这样拉着却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放下江燕的时候就是这个重量。而把江燕往上拉的时候应该更沉才对。本来商量好的是让江燕把尸体绑在自己身体上面然后将她们一块拉上来然后再想办法。可是这样的情况却是让上面的人有些诧异。

    没一会江燕的手先伸上来了,可她的手里还有一团黑黑的东西。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下也看不太清楚。可当他们打着手电筒看向那个东西的时候,才发现,那个东西竟然是一个人的头颅!

    原来,江燕是把那个人的头颅给割了下来。

    在场的好些男人也被吓了一跳。

    毕竟那里有那么多死人让你看,而且还是被割下来的脑袋的。

    后来那个人的身份虽然是查清楚了,但是江燕在局里却是有了这个传闻。

    本来追求她的人就少了很多,有了这个事情做铺垫以后,追求她的人就更少了。

    我一边听的有些震惊。胆子这么大?

    乔江北讲到这里以后就没有再讲了。他还和我说,等以后和她相处的时间久一点会发现越来越多类似的情况的。

    等乔江北把我送到学校以后他也离开了。说是回去和那个女鬼谈一下这个事情。

    而我却是在心里膜拜着这个叫做江燕的女生。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我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胡依依。别看她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是个莫测高深的高人形象。可相处了这几天以后我已经发现她是个逗比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突然想给胡依依打个电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