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第一夜
    果然子梦拿着被褥走了进来,看着一个小姑娘拿着那么多被褥我们几个大老爷们也觉得过意不去。我们赶紧从子梦哪里接过被褥来。

    在子梦和胡依依两个姑娘的帮助下我们几个人终于是铺好了被褥。

    不过我们看着眼前的子梦心中的八卦情绪一直在翻腾。看着族长都那么大一把年纪了,怎么会有子梦这么小的闺女呢?

    “我和姐姐都是被爹爹收养的。听爹爹说是在村口捡到我们的。”

    我们实在是有一些忍不住了于是问出了这个问题。子梦的回答倒是让我感觉到了一丝惊讶。虽然说这样的解释让年龄问题消失了,但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却摆在了我们面前,像宛家岗这么偏僻的地方就连我们都是通过老宛父母所绘制的地图才找到这里来的,在村口捡到两个小孩子的概率也太低了一点儿吧?

    不过看着子梦天真无邪的样子让我实在是拉不起来怀疑她的**。再说了,可能这些所谓的怀疑都是我理所当然的臆想罢了。或许人家本来就是正常的。

    胡依依好像和子梦十分谈得来的样子,两个人往胡依依住的屋子里走去了,也不知道两个人谈的是什么。

    现在屋子里只剩下我和赵愿老宛三个人了。除了地点不同以外剩下的就和在宿舍里是差不多的。

    “咱们把手机关了吧,省点电,我看这村子里也没有什么能充电的地方。”我从刚到了这里的时候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我这么一说,老宛和赵愿两个人也觉得有道理。老宛倒是给父母发了个短信就直接关机了,而赵愿更狠,直接用手机改掉了qq签名,这样一来不管是谁只要看到了他的签名就知道他现在的状态了。

    手机一关我们就相当于远离了人类社会。在这样的山村之中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别的娱乐方式了。由于外面的大雨我们甚至就连出去数星星都做不到。

    “哎,这时候正好那个妹子不在,你给咱们说说你是怎么认识这么漂亮的妹子的?”赵愿说道。

    老宛也在一旁点头附和着。

    他们突如其来的一问让我有一点不知所措。这个问题我怎么回答?难道是得告诉他们我是做了一场梦她才出现在我面前的吗?这个理由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

    我只好故作深沉的摇了摇头并且重复着“不可说”三个字。

    透过蜡烛摇曳的火光我似乎是看到了赵愿脸上弄弄的鄙视之意。

    “社团认识的,社团认识的总行了吧?”

    老宛和赵愿两个人为了清净自在所以在大学之中并没有参加什么社团。所以当我用社团这个理由搪塞他们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去辨别真伪。

    两位老哥,不是我有意要瞒你们的呀!实在是无奈之举。要是我真的告诉你们胡依依是个狐狸精的时候你们不得被吓着,不得颠覆了你们的科学价值观啊?所以这一份苦楚就让我一个人来抗就好了。

    老宛和赵愿在听到了我的解释之后都撇了撇嘴,显然是不相信的。

    “我要走了!明天再来找你们吧!”子梦站在外面和我们打着招呼。

    我们听到子梦的声音以后就连忙出了门,人家好心好意给我们送来被褥这起码的礼节也应该做到啊。

    我们几个人打着伞送了送子梦。看着外面漆烟的天空还有这么大的雨我感觉到了一丝愧疚,这样的天气这小姑娘是怎么抱着那么多被褥过来的?要知道从族长家到这里来可不是一点点路程啊!

    “子梦,路上注意安全啊!”胡依依对着走远的子梦喊到。

    “嗯嗯!你们回去吧,不用送我了!”子梦说。

    随着子梦的离去,我们也都回去了。

    “好困啊!我先去睡觉了。明天见!”胡依依说完也不理会我们的反应,一个人直直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她的生物钟和我们是不太一样的吧。反正我,还有老宛赵愿是感觉不到一丝丝困意。

    “行了,都走远了,还看呢。”赵愿的手在老宛眼前头挥了挥。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老宛一直盯着子梦远去的那个方向。

    “真美啊!”老宛好像陶醉着。

    “咋的,你这娶了姐姐连小姨子都不想放过啊?”我调侃着老宛。

    “去你大爷的!”老宛说。

    “行了行了,别扯犊子了。赶紧回去吧,这么大的雨你要是想在这里面待着就待着吧,我们回去了。”我和赵愿站在了老宛后头,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

    “等等我。”老宛也有一点受不了这雨水了。

    我们三个人回的是正房,还好火车上玩的扑克被我带了出来。不然还真的不知道今天这样的天气应该干什么。

    在正房我们三个人一会地主我就回房睡觉了。

    我在床上躺了下来,拉过了子梦送过来的被子,却是感觉到这一床被子有一些潮潮的。盖上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如果不盖被子的话在这样的天气中还感觉到冷。实在是很纠结。

    最后我还是将被子盖到了身上。但是被子仅仅盖了一半。我心想等天气晴了以后挂在外头晒一晒吧,不然太难受了。

    我躺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困意终于袭来了。来到宛家岗的第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吧。

    虫子,普天盖地的虫子布满了这间屋子。虫子爬行所发出的沙沙声让我头皮发麻。

    可是我偏偏不能动。我只能眼看着虫子爬到了我的身上开始撕咬起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让我不能保持冷静,我特别想发泄却是无力改变这种结局。

    深深的绝望感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对啊!我他大爷的不是在睡觉吗?又做噩梦了?

    这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那个段子了。一个小处男做梦,梦到女鬼追他,但他硬生生的把噩梦做成春梦了。

    这时候我在想,我没道理改变不了我自己的梦境啊!

    我拼命的挣扎。终于,我将那些虫子变消失了。但是就在我放松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那一床被子中竟然爬出更多的虫子来。撕咬又开始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浑身的酸痛感让我感觉到了疲惫。昨天晚上怎么又梦到那些虫子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被子突然动了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