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早晨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几乎想都没想就把被子踢开了。刚梦到了那么多虫子从被子里怕了出来就有了这么一出。吓死我了。

    就在我把被子踢开的那一瞬间我似乎是听到了一声尖叫。

    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像胡依依?

    我坐起来看了一眼,果不其然胡依依就蹲在我的床前面。

    “你怎么把被子都踢了。”胡依依背对着我说。

    还好意思问我怎么把被子踢了呢。你做个这样的梦试试!你也踢。这货准是想在早晨吓我一跳呢。叫你作死,尴尬了吧?

    我迅速的穿好了衣服,这是为了避免胡依依不敢转回头的尴尬局面。待我起床之后我就想把被子什么的拿出去晒一晒。昨天晚上做的噩梦估计就和这潮湿的被子有关系。

    “哎?还下雨呢?”我看着外面的大雨惊讶的说。

    这个时候胡依依终于是可以转过头来了。

    “对啊,昨天晚上到现在了。这雨一直就没有停过。”胡依依说。

    我一阵无语,这么大的雨也没办法出去晒被子啊。怎么这么巧呢?雷雨下完以后就是大雨。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这村子里的村民平时里想晒个被子也是这样的吗?我不自觉的在心中嘀咕起来。

    “你起床的动静儿真大!”胡依依撇撇嘴。

    “你以后有事儿没事别老在我起床的时候吓唬我啊!我告诉你万一那天我啥都不穿的时候你说你得有多尴尬。”我不怀好意的说道。

    胡依依只是给了我一个白眼儿。

    我和胡依依两个人是起的最早的。老宛和赵愿两个人还在正房里头呼呼大睡呢。我也没有叫他们。但是这个时候一个问题却是摆在了我的面前。

    那就是起的最早的我们,饿了!

    我们这一次来的时候只是带了一些零食。可是这些零食毕竟不能当饭吃啊。如果这个时候再去族长家找子梦蹭饭吃的话我实在是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还有一些生活必需品我们都没有带齐。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个村子有这么偏僻的呀!这样的村子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卖东西的地方。

    要不等这雨停了,我们去下车的那个地方买一些生活必需品等着老宛的婚礼结束?

    眼下也只能这么办了。

    我和胡依依将就的吃了一些零食。这样的早饭就算是对付过去了。

    老宛和赵愿依旧呼呼大睡。我因为实在是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所以我干脆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我房间门口看着外面下雨。

    胡依依也跟我一块坐了出来。只不过她并没有像我一样看下雨。而是拿着手机看起了电影。

    “你这手机咋还有电呢?你这样看不浪费电啊?我跟你说,没电了可没地方充去。!”我对她说。

    胡依依也不搭理我,她只是把自己一直拿着的那个包扔给我让我看,

    我把包打开的时候,我的眼睛仿佛是被刺瞎了一般。

    我靠!满满一包的充电宝!

    “你卖充电宝的啊!”我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

    “也行!两百一个!”胡依依扭过头来对我嘿嘿一笑。

    “你咋不去抢呢!”

    “就因为这样比抢方便啊!”胡依依闪烁着她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

    “你让我用用呗!大不了回去请你吃饭。”

    “那,用一次请我吃两顿饭!”胡依依用手指比了个‘二’。

    “好好好!”我这个时候也不去管其他的了。手机有电比什么都强啊!至于请她吃饭的事情嘛!回去再说。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手机。并且打开了下载好的电影看了起来。

    就在我们两个人沉浸在电影世界中的时候,远处一把红色的雨伞向我们住的地方靠了过来。

    “是我,我是子梦!”大门外头传来了子梦的声音。

    嗯?子梦过来有什么事儿吗?

    我不去细想,从屋子里拿了一把雨伞之后就走到了大门前头给子梦开门。

    “哎?依依姐呢?”子梦看到开门的是我。

    “在里面看电影呢!”我说。

    “电影?”子梦开口说道。

    “别动!”胡依依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和子梦都是一楞神。

    我看到胡依依摆弄手机的样子我就知道她实在拍照了。

    “子梦,你过来看。我给你拍了个照片。”胡依依对着子梦说道。

    子梦一听,欢喜的跑了过去。我把门关上之后也走了过去。

    “为啥照片上没有我?”我问道。

    “压根也就没打算照你。”胡依依对我冷嘲热讽。

    …………

    “这是手机吧?我见别人用过。”子梦看着照片中的自己说道。

    “啊?你没有吗?”胡依依说。

    子梦摇了摇头。

    果然闭塞的地方是有严重缺点的啊!随便一个城市中的年轻人在这个年龄段多少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手机了吧?可是在这个村子里的子梦却是没有。

    “子梦,你来这么早有什么事情吗?”我问道。

    “这次主要是来找我姐夫的。爹爹说要他下午的时候去一趟祠堂。抓紧点时间把这桩婚事给办了就好了。”子梦说着。

    子梦口中的姐夫就是老宛了,可是她估计还不知道他姐夫睡的正香呢!

    “行,一会我告诉他。”我说。

    “嗯嗯,那我下午的时候再来找你们吧。”子梦说。

    她说完之后就撑起了她那一把红雨伞。

    这个时候胡依依却叫住了子梦。

    “子梦,这村子里有什么地方是卖东西的吗?我们这次来什么都没有带,而且这还下着这么大的雨。”胡依依说。

    “村头有个小卖部啊!你们去哪里买东西就可以了。”子梦和我们说。

    “这村子里还有小卖部?”我问道!

    “有啊!以前的时候是货郎,现在的话村头开了一间小卖部的呀!我以为你们一进来就看见了呢。”子梦说。

    “好吧!我们知道了,你路上小心一点。”胡依依对子梦说道。

    没过一会儿,子梦就走远了。

    我和胡依依商量着一块去小卖部买点东西回来。

    “你觉不觉得这村子古怪?”我问。

    “古怪?除了一些地方让我不舒服以外我没有感觉到什么古怪的地方啊。”胡依依扭过头来对我解释道。

    “好吧,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

    我和胡依依出来的时候一个人打了一把雨伞。轻轻的关上了门,我们就朝着村口走了过去。

    果然,不管你再怎么封闭你也得和外界交流才行。

    面前用油漆刷成的小卖部三个大字向我们诉说了这样的感慨。

    当我们两个人把伞放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店的店主正是我们昨天晚上问路的那个老太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