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祠堂
    乔江北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的形象顿时秒杀了那些猥琐谢顶大叔。齐齐整整的穿戴。一双皮鞋似乎能够印出人影儿来。

    “乔老哥?你怎么来了?”

    “我?今天校庆啊。我也是从这个学校出来的。”

    我顿时汗颜了,离我们学校没多远就有一个江北地产的售楼处。可我怎么也想象不到乔江北也是从我们学校里出来的。

    “对了,小郁。你们这里是不是有社团来接人的?我今天来的稍微晚了点,不知道赶上了没有。”乔江北问我。

    “乔老哥,你是要去那个社团?”

    “话剧社。”

    不会这么巧吧?乔江北居然是我要接的那个人?再三确认后,我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舒坦啊!虽然你们其他社团的迎接阵容好(辣妹),但你们接的人有我们接的人帅么?嗯?

    其实如果说人的命运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的话。那剩下九十估计都是得看长相了。在这一分钟我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嗯,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

    “走了,两位大哥!咱把那个板儿带回去。”我还得提醒一下那两位憨憨的壮汉才行。

    一进社团所在地,我立马让那两个壮汉把郑峰画的那个东西藏了起来。

    不敢摆出来啊!丢人呐。

    “峰峰啊!你说你画的那都是什么玩意儿。得亏这也就是咱们的老前辈比他们的质量好!不然光人家的阵容就能甩出咱好几条街去。”我见到郑峰就是一顿牢骚,就我们出去的那一小会功夫,郑峰就已经把

    一个小品排出来了。

    “你也别光怨我,我画的不好,我骄傲了吗?你平时也不说过来帮帮忙!你咋好意思说我画的不好?”郑峰说的让我感觉到一点儿惭愧,确实平时没怎么过来帮忙,把这么大一个社团全都甩给他确实让我感觉到了一些愧疚。但是,这货接下来的表现却让我对他的那仅存的一点儿愧疚都荡然无存了。

    “这位,这位就是老前辈吧?哎呀!欢迎欢迎。”郑峰这时候将手伸了出去,脸上笑的都快拧出花来了。

    郑峰啊,郑峰。你丫的节操呢?

    乔江北很有礼貌的握住了郑峰的手。稍微了晃了晃。

    因为那边的小品已经排练完毕了。所以郑峰将此刻在这间屋子的人都集合了过来。

    “来来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在我们话剧社的历史上成就最高的,也是最厉害的一届社长。下面让乔老前辈给我们讲讲话。”

    “不敢不敢。我叫乔江北,很多年前是这个话剧社的社长。这次能够过来………”

    人家不愧是房地产老总,讲话都那么官方。乔江北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当初在社团里的那些趣事。时不时的还能引得一些女生发笑。

    在这个空档,我忍不住拉住了郑峰。

    “哎!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姓乔?你之前要是知道的话早点和我说不行啊?非得让我们三个人在校门口举着你的大板子啊?”我说。

    “哦,咱这附近不就有一个江北地产的售楼处吗?上面就有他的照片啊,想不认识他都难。至于那个大板子,你猜我相不相信你举起来了?”

    我:“…………”

    “那你能不能把你的那种官方式的发言习惯改一改,我听的都别扭。”我说。

    “那我怎么改啊?冲着人多一说话就变成那个样子了。我能咋办?”郑峰无辜的说。

    好吧他这个习惯估计一时半会是改不过来了。可是人家乔江北那种官方式的发言却让人听得特别舒服。我琢磨着这估计就是区别了。

    乔江北洋洋洒洒的讲完了自己那时候的趣事。并且还给我们留下了一笔资金作为演出资金。这是一个好消息。天老爷呀,这算是我们得到的赞助吗?

    乔江北讲完以后,在社团里待了一会就准备走了。因为一会他还得在学院礼堂中作演讲。

    除了他本人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原因以外,很大一部分原因估计就是他有钱!有很多钱!

    现在这个背景之下,大学都给学生们灌输了一种成功即有钱,有钱即成功的思想。谁说有钱就是成功,你们的梦想呢?好吧这个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了。

    就这样,乔江北和我闲聊的时候也表示钱多很烦。当时我心里就有一种冲动!你烦可以给我呀!我不嫌钱多!

    “小郁,毕业以后打算干什么?”乔江北和我说。

    “没想好呢。”

    “十四小姐也和我说过你的事情,你也是刚刚接触那个领域。如果以后真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也可以找我。”我不知道胡依依和他说了什么,但是我很激动。他大爷的,一个房地产老总和你说这样的话。我感觉以后的人生都是光明的。

    我和乔江北一同到了礼堂。他因为一会要上台作演讲,所以他就先去准备了。而我则是在礼堂寻找着我的室友们。

    找了一会,在礼堂最角落的位置找到了他们。

    赵愿和老宛都是在玩手机,对于我的出现全然没有感觉到。我也没有打扰他们。掏出手机逛贴吧,看小说。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也不知道看了多少个帖子,看了多少章小说后。终于今天校庆的重头戏来了。

    首先是台上的校领导们开始发言。然后是主持人感谢谁谁谁。对于这样的模式我相信大家都能有所体会。

    其实在我小的时候我就特别痛恨这些校领导的发言。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在台上说话。并且说起来就没完了。这天花板咋不掉下来砸到你们呢。

    我记得那是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过个六一儿童节,校长非得在台上发言。说了也不知道有多久。反正我记得我买的那个冰激凌都化成水了也没敢吃。从此我就开始记恨上了那些在台上发言的领导们。

    领导们发言结束后,就轮到那些回归的老前辈们发言了。过了一会乔江北就在台上发言了。虽然这个房地产老板很有亲切感,但是对于这样的官方发言我还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

    好不容易熬到发言结束,又迎来了节目演出。我们社团的节目自然也在场。不过除了这个节目我礼节性的给了点掌声以外,其他的节目却是连看下去的**都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看看四年谁都会觉得无聊的。

    老宛和赵愿也是在呼吁着早点结束,好回去打英雄联盟。

    但是就是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在礼堂的前方传来了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人的惨叫。

    我靠!发生了什么?我赶忙将手机收了起来。在礼堂的前面出现了一阵骚乱。并且在舞台上表演的节目也停止了。

    我望向礼堂靠近舞台的一面,惊讶的发现。那上面的天花板竟然少了一块!

    不是吧?大佬!我说说而已的,不会真砸到人了吧?

    “快叫救护车。”在礼堂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赵愿和老宛也在问我发生了什么,估计他们没有注意到少了块天花板的事实。我将我推测的结果告诉了他们。当然,我把我希望那些校领导被天花板砸的这一段省略了。

    “我滴个乖乖!天花板砸到人了?”赵愿十分惊讶!

    这时在礼堂维护秩序的人将我们疏散了出去。说是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事故。

    没一会救护车就来了。看着担架上那个猥琐的,满头是血的谢顶大叔我就替他感到悲哀。都这样了还被天花板砸。

    赵愿和老宛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他们二人直接回宿舍了。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态度我觉得我应该学习学习。

    我在外面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我们社团的人。

    当我问起刚才的情况时,他们是这样和我说的。

    “当时在后台看到了一块天花板直直的掉下来,然后就砸到那个人的脑袋了。咱们社团的那个前辈在天花板掉下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去了。”

    不会吧?难不成真的是我乌鸦嘴了?不过他说的,乔江北在天花板掉下来的时候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乔江北发言完以后我记得是一直坐在第一排的呀。如果按照他们在后台的说法,他们应该在第一时间就能够发现乔江北的去向才对。

    我在外面找了找,似乎也没能够找到乔江北的踪迹。我让社团其他的人先回去,我决定再等等他。

    可左等右等也不见乔江北出来,索性我就放弃了等他的想法。本来还想问问他胡依依的事情来着。可既然等不到他就算了。或许他早就出去了,而其他人没有看见罢了。

    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校门口,却是看到的属于乔江北的那辆豪车依旧在学校门口停着。我心中不觉产生了一点疑惑。难不成乔江北没有走?

    我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小郁。”电话那头传来的正是乔江北的声音。

    “喂?乔老哥啊。你去那了?”

    “我出来了,你也别问这些了。刚才在礼堂里好像有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